一些著名的学校已经取得了这一成果

  走出退学的困境
  如何取得“高质量”的教育,消除吸毒、帮派和暴力
  究竟有没有可能让所有的高中学生都顺利毕业?
  有没有一些可靠的方法使那些十几岁的孩子都学有所成,免遭毒品、帮派和暴力的毒害?有没有方法尽可能地减少学生的退学率?有没有可能让每个孩子都爱上自己的学校?所幸的是:我们调查的结果是“有”。通过运用下面的方法,一些著名的学校已经取得了这一成果:
  *介绍世界各地最优秀企业使用的常识性做法;
  *运用富有感染力的方法,培养对学校的感情;
  *把大学的突破性研究成果与有能力的高中教师和新技术合理地结合起来;
  *采用新的团体学习技术,提高考核优秀率;
  *集中注意那些该为学生做的事件,而不是我们不想做的事情;
  *开设短期课程,使每个人在任何年龄都可以取得逐步的成功;
  *发展可以适合各人不同学习类型的新的教学技巧。
  关于青少年走向成功的典型,我们选择了阿拉斯加东南部地区,有着惊人美丽的新西兰国家公园以及现在已经从加利福尼亚州传播到俄国的超级营地。

  1.运用日本的商业方法来改进学校

  如果你想在美国提名一个州作为高中改革的先驱,大概无人会将阿拉斯加排在榜首。虽然从面积上来说它是全美50个州中最大的一个——相当于2个德克萨斯,然而,它的人口却倒数第二:只有约50万人。唯一的大城市安克雷奇(Anchorage)也仅拥有20万人口,它的本地居民多种多样,有高加索人、爱斯基摩人、阿留申人和很多其他美洲印地安人士著。那儿的人多数集居于很小的小镇,通常只有150—200人,常年生活在冬天可以达到华氏零下17度或摄氏零下20度的寒冷气候中,收入非常低,是一个很难在教育上有重大成就的地方。
  然而阿拉斯加却有一个能堪称世界之最的学校。它同时证明了好的主意可以来自于其他领域,例如,最早受美国人w·爱德华·德明(w·EdwardsDeming)启发而出现的日本质量革命。TQM(全面质量管理的简称)和CIP(不断改进工程的简称)是使日本从一个破碎荒废的战败国在40年内转变为世界经济强国的主要因素。
  现在阿拉斯加锡特卡镇的埃吉空已山区高中(Mt.EdgecumbeHighSchool)首先在教育上运用了与之相似的方法(1)。埃吉空巴山区高中是一个只有210个学生和13个教师的公立寄宿学校,85%的学生来自小村庄,大多数是本地的美洲人、特林基特人、海达人以及爱斯基摩人和阿留申人等的后裔,学生中的40%是其他学校中学习困难的学生,但该校却是全美升学率最高的学校之一。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种转变都应归功于下面两位人物的观点:前任校长拉里·罗切里奥(LarraeRocheleau)和教师大卫·兰格福德(DavidIahgford)。埃吉空巴山区高中成立于1947年,最初面向当地的美洲人。但从1984年开始,它成了一所被选中的实验学校,由罗切里奥先生担任校长。所有见过罗切里奥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把学生培养成愿意回自己家乡、并能改变家乡面貌的企业家”(2)。这些梦想有的已经实现。它是由老师兰格福德先生带领,经过四年的努力才得以实现的。兰格福德在参观亚里桑那凤凰山时参加了一个商业的TQM会议,此后更增加了信心:能够改变日本的方法一定也能够改变学校。他说服罗切里奥参加了一个更深入的研讨会。最后,埃吉空巴山区高中终于彻底改变了。
  那么,怎样概括一所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几乎改变了所有的教育体制的学校呢?让我们试试:
  ■把教师和学生都看作是共同的管理者,他们应该有个人的和集体的奋斗目标,让他们定期评估自己的行为与优秀行为之间的差距。在埃吉空巴山区高中没有“未完成的”或“F级”的评分,每件事直到被认作与优秀标准符合才能算作完成,那个优秀标准高于在其他学校中所达到的考试成绩。
  ■第一节计算机课程是练习打字速度。所有学生使用电脑做家庭作业,他们用文字处理、表格处理和图形工具程序把作业做得完美无缺。就像他们将来的工作就是做打字、拼写、计算、撰写财务和销售报告所要求的那样完美。
  ■总体上,学校将全体人员分为两类:一类是“内部客户”(包括学生、老师、行政人员和其他员工);另一类是“外部客户”(包括大学、军队、工业和服务业人员以及家庭社会等其他接触到的人)。
  ■在校的所有活动都被设计成与这些“客户”相关的活动。
  ■学生和教师制定自己的“任务表”。在其他的许多点上它强调:“学校对学生、老师和其他员工都寄于很高的希望。所以课程和活动安排都是根据学生的极大的但常常是未实现的潜力而制定的。学校为学生向成年的转变作好准备,帮助他们决定他们想要做什么,为实现他们的奋斗目标而培养和发展他们的技能和信心。学生仍被要求完成严格的学习课程,这些课程会鼓励他们以最高的水平来进行工作(3)。
  ■每年开学的第一周进行自尊和素质的教育。学校的学生——老师联系手册上写到:“经过一周的教育,学生们知道了为何来学校,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并且看起来很迫切地想投入学习。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努力找出他们真正能胜任什么,而不是急于去行动。”
  ■作为最初教育的内容之一,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参加了一个特殊的诀窍(ropes)课程,它与一些野外进行的课程和超级营地活动非常相似。他们把它描述为一个建立信心的好课程。TQM专家梅伦·翠柏斯(MyronTribus)先生说:“体育竞赛是为少数人准备的活动,但这一项目却做得更好,它面向所有的学生。就像我所看到的,这个学校正在为发展自主的队员而努力。”(4)
  ■因为学生认为每天7个短时课程的日程安排的效率不高,因此,学校将此改为4节90分钟课程,这样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进行实验室工作、手工劳动、野外旅行和全面的讨论,尝试不同的教学方法,进行深入的研究。经过重新设计的时间表每周还安排额外的3小时用于员工自身发展以及进行备课。
  ■因为学生是作为“客户”对待的,因此学校尽可能地提供他们想要的一切。学生反复要求吸收更多的新技术,为此,学校就引进了一大批电脑,为所有的学生在夜间开放电脑工作室、图书馆和其他科学设备。就像一份报告中所说的:“教学质量的实现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资源,因为要学习和工作的是学生而不是教师。现在,家庭作业的时间上升为平均每周15小时,一起学习、劳动和共同进步已成为学生们的习惯。”(5)
  ■CIP激励老师不断思考以改进教学方法。某学科的一个者师说,他已经从一个80%的说教者变成了一个95%的帮助者。
  ■那么纪律问题呢?要改进整个教育体系,满足学生/客户的第一需要,实质上是要解决班级的纪律问题。在每一个班组中,学生开始具有一种归属感,并且看到了自己的价值。通过同伴的正面的压力,学生能够参与控制和防止纪律问题的发生。(6)
  ■所有的学生都树立了进取的目标,例如力争各科成绩达到“A”级,避免行为不轨,减少迟到率。
  ■让所有学生都接受每周90分钟的素质提高课和全校范围的解决问题课。
  ■所有员工都已经接受了流程图培训。把时间跨度长、范围广的项目制成一张流程图,张贴在外,使每个员工都能看到自己的那部分在整个项目中的作用。
  ■学校的目标之一是发展“太平洋地区的企业家”,因此,由学生创建了四个具有导向作用的“公司”:即锡特卡·桑德海鲜公司、阿拉斯加最早的饵料公司、阿拉斯加熏鱼公司和阿拉斯加的制酱公司,这几个公司都属于埃吉空巴实业公司。“父公司”是1985年从制作大马哈鱼酱开始的,由学生们自行经营管理,目的是给学生积累经营亚洲市场进出口业务的技能和经验。到1988至1989年,公司已经每年能处理四次对日本的大马哈鱼酱的出口业务了。每一个附属公司现在都能将实际经验和学校课程联系起来,如学数学的学生就可以练习美元一日元的兑换计算,而泛太平洋的地理知识就能在社会活动中被学到。学艺术的学生可以设计产品的宣传手册和包装标签,学经营和计算机的学生则可以学习如何设计工作表和成本及价格的分析。(7)
  ■梅伦翠柏斯提供了一张文字图片来说明商业项目是如何与其他研究结合起来的:“在由马蒂·约翰逊先生教授的企业学习班上,我看到学生正在准备和包装销往日本的大马哈鱼酱。学生们利用由当地的日本人组成的调味小组确定最适合日本人口味的配方,他们制订了一个标准的处理工序,以确保每次制作的产品具有同样的口味和成分。为了获得所需求的满意的口味,他们选用某一种大马哈鱼作为原料,在一定的温度下晾晒一段时间后,用他们在实验中制作的特殊的盐水浸泡,再在特制的佐料中用适量的燃烧刨花所产生的烟火熏烤一段时间,最后才切成大小、厚度都相同的鱼片。通过对日本市场上熏鱼片包装的研究,他们设计出具有吸引力的适合日本人家用小冰箱的包装。当然,他们还对日本市场的产品销售作了测试”。(8)那个营销计划包括到日本和其他太平洋地区国家去进行学习。
  ■每个学生都要学习中文或日文,他们的强项课程有:历史、文学、太平洋地区语言、英语、社会研究、数学、自然科学和海洋科学、电脑、经营学和体育。
  ■学校的任务表强调:“领导、公共服务和企业家才能的培训机会都要在常规的学校课时之内和之外的课程里完成。
  ■每个学生都被帮助、被指导进行面向未来的学术或技术学业以及对可供选择的谋生方法进行选择训练。进入一个商务学习班,你可以看到学生们正在准备一张费用开支表,它们反映着毕业后孩子们所选择的生活方式的费用,包括各种抵押付款、税金、生活的费用,以及运输和学业等各种费用。
  ■整个班级的工作常常不需要管理,因为学生经常被要求到户外学习工作,因此教师就能自由地把多余的时间用在研究和更深入的课程准备上。
  ■每一门课程都在被不断地修正。按照对学生全面调查的结果以及学生自己的要求,已经增设了俄语、物理、数学和高级素质培训课程。
  ■在CIP中级班中,学生们自己教课,教室中没有管理人员或教师。25名学生承担了培训其他学生素质课的任务。
  ■优先培训员工,经常鼓励教师挑战自己,并对每一个教学步骤进行评判。学校开设了两门研究与发展课程:科学技术课程和CIP中级班。这些课程不断地运用设备和人际关系上的新技术来进行实验。
  ■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用来进行应用培训的电脑。学校还首创了多媒体技术的多层次运用,包括运用像光碟、高效卡应用和演示软件这样的多媒体。
  ■每个学生都有一本“成功状态”手册。它用来记录各人的家庭作业、每周计划,用来进行时间安排以及用图表表示他们的进展。所有的重点是培养学生的自律能力和自我促进能力。
  那么成功率呢?埃吉空巴山区高中的唯一目标已经被醒目地提了出来:创造高质量的个体。在所有的毕业生中,大约有50%的学生已经进入了高校,他们中有的人仍在高校学习,有的已经毕业——这个数字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数。那儿几乎没有退学的人,学校确信它的学生将会继续成长和学习。(9)
  《竞争时代》杂志说:“埃吉空巴山区高中激励学生发挥其最大的作用,它同时也受到了行业领导人的好评。”(10)翠柏斯先生补充说:“我希望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也能发现对学习的同样渴望。”(11)
  当然,埃吉空巴山区高中,是一所寄宿制学校,但是它的质量管理和不断改进原则给每一个层面的教育体系许多的启示,特别是在将原先的“失败”转变为成功方面。

  2.以整个世界为课堂的整体学习

  如果说阿拉斯加的埃吉空巴山区高中还不太像是一个开始一场革命的地方,那么茂盛、葱翠、森林茂密的国家公园和新西兰高耸入云的群山似乎与传统的学校教室就离得更远了。但是,把它们与最新的电脑技术、一大批具有奉献精神的大学改革者以及在帕默斯顿北部小城的弗莱伯格高中(Freyberg
High Sehool)一些灵活的教师联系起来之后,事情再次有了惊人的结果。
  每一个革新之举都有它具有远见的推动者。弗莱伯格高中是由帕特·诺兰(PatNolan)博士,位于帕默斯顿郊区的麦西大学(Massey
University)的教育学高级讲师创办的。麦西大学最初是一所“农业大学”,它和邻近的几个农场研究所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它有一个悠久的实习传统。帕特·诺兰把他对于教育的热爱与对于研究新西兰野外那巍峨火山上的雪原、清澈闪亮的小溪以及那盛产当地的树木和飞鸟的森林的激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同时,他还是一个电脑迷。现在,他领导着麦西大学的教育研究和开发中心,成了为其他教育机构提供以数据为基础的服务的领路人。
  诺兰把他的所有激情都投到了弗莱伯格高中的“综合学习方案”中。但那不仅仅是一个梦想,诺兰把它看作是可行的教育方案,“它的下一步是把以前只能为30%到40%的好学生享受的成果提供给所有的高中学生。”(12)
  他说高中学习中的“老方法”是与现实世界脱节的。“我们都经历过学校系统。我们所经历的是一个个被分离或分割开来的课程。在这些课程中的每门学科都被锁在它们自己的小盒子里,彼此之间有着非常清楚而坚固的界限,所以我们独立地学习数学、物理和英语,很少看到这些学科之间的联系。但是,只有将这些学科连接在一起并看到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真实的世界。这基本上就是‘综合’所意味的所有东西了:要发展教学以及体验的方法,用一种能与学生的心灵进行沟通的方式传授知识、并让学生们实际地运用那些知识来创造新的解决方法。”
  当然,类似的论点多年前就已经被提出。从1943年到1987年之间仅新西兰就有5项不同的调查强调过综合学习的益处。(13)但是许多高中的校长和教师始终没有真正信服。新西兰最好的小学教师多年来一直是“以孩子为中心”的辅导者,但是许多传统的高中和大学教师一直是“一门学科的讲师”。把许多学科综合在一起意味着改变,而改变通常会带来恐惧和压力。
  但是完全可以说,是电脑促成了这个在如此多的报告中被极力主张的“综合”的变化。当然,大多数电脑程序都有专门用途,但是每个明智的企业现在都把许多程序综合起来以解决相互联系的问题。一个财务经理用电脑的表格程序来编制公司的年度报告;一个设计师用同样的原始数据为报告制作图片,然后再用其他的电脑程序来完成相关的艺术处理和制作照相原版画页。现在整个业务计划和迅速的产品更新在成千上万个不同超市的条形码的闪烁中显现,而在大陆的另一边,它是在由供应商的数据表示的市场研究趋向的图表中显现的。客户的订购单立即被转换成生产的时间安排表和原材料的购买订货单。
  商业是围绕着综合专家进行的,包括单独工作的和在群体中工作的专家。现在信息革命综合了那些专家的工作,诺兰说现实世界要求改变传统的单学科的学校教育,他相信甚至以前那些少数的不需要技术的工作也在呼唤越来越多的改变。
  “在过去,”他说,“那些在学校里相对不成功的人——相对缺乏技艺,相对缺乏知识的人——仍然能够在那些有大量工作的时代里走出学校、找到一份工作并干得很不错。现在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但还不仅仅是如此,狭窄的职业培训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14)
  所以诺兰的综合学习方案已经将麦西大学的教育研究与实地考察学习计划、IBM主办的电脑学习课程以及新西兰的国家高中课程联系了起来。1986年,他在弗兰伯格高中开始与六年级的学生一起实施他的实验计划。第一个综合学习课程结合了生物、电脑学习、英语和地理各门课程,所有的组成部分都结合在一个中心主题下,即新西兰国家公园所面临的管理和保护问题。那个主题是把所有的学科结合在一个统一的计划中的基本线索。野外的实地考察旅行是这个计划的主要部分。用诺兰的话来说:“这些在国家公园的实地考察不仅使学生面临身体上的冒险和挑战,而且还能产生出支撑一整年综合学习计划所需要的经验、数据和信息。在对主题的完成中,电脑起了主要作用,它对大量的、复杂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而在同一年级的学生通常是不这样想和做的。他们还允许在特殊学科上进行广泛的研究,并帮助促进学生的积极性。”
  在实施实验计划期间,学生们的结果被拿来与那些接受标准高中课程的同一年级的学生们进行比较。“我们本来希望证明综合学习的学生比那些接受常规学校教育的学生做得更好,而那正是我们已能达到的。”由于这个实验是与高年级学生一起做的——通常是成绩好的学生,诺兰十分高兴地说实验者都做得很好。“但是我们所能显示的只是他们的学习成绩要比原来好得多。在英语和地理上,学生们的分数高出了20到30分,数学和自然科学上他们取得了平均分比原来高10到15分的好成绩。”(15)
  以后的三年中,对三年级以上学生全面实行了这一计划。早期的研究显示可以采用四种不同的综合课程方法。弗莱伯格高中采用了全部的四种方法:发展以学生为核心的调查课,实用的思维技能,主题学习以及学科之间的相互联系。
  新西兰高中课程还鼓励学生们发展积极的态度以及在各个学科领域的知识和技能。弗莱伯格高中以此作为他们所用方法的核心,通过课外活动和电脑学习将这一核心与四个综合的主题联系起来。
  “在今后的三年中,”诺兰报告说,“我们举办了课外实地考察,从小学学生一般在外1至2小时到初中学生的2至3天以及高中学生的7至8天。”一个班级去旺加努伊河边逗留了一个星期,但是在它去那里之前,这个班已经分成了几个学习小组。有研究河流和农业之间的相互联系的,有为一个环境影响报告收集信息的,有准备测试河流的化学成分和水流量的;还有研究毛利地区历史的。“整个方案是由课程驱动的,”诺兰说,“但大部分的活动都包含了探险和户外教育的成分,如学习丛林谋生的知识和技能、宿营和求生技巧以及学习在群体中工作,研究专门的学科并把它们综合在一份完整的报告中。”(16)
  在另一个项目中,八年级学生调查将帕默斯顿的主要街道改为步行的林荫大道的可行性。他们组织了社区调查,用电脑应用程序分析数据,并编写了专业性很强的报告递交给市政厅。数学和英语老师与项目的调查研究者互相协作,开设了一个单元的人类工程学与健康教育研究课程,他们所有的学生都变成了人类工程学家,为学校里的其他学生测量身体的各项指标并作了记录。课外活动还包括参观制造人类工程学设备的工厂以及综合性的人类工程学实验室。
  “从一个侧面,”诺兰说,“我们发现大多数学校的学生用品都不适合学生。”
  帕特·诺兰相信随着综合学习实验的开展,很多问题将迫在眉睫。“多年来,我们一直侥幸地与一个旧的系统相伴随,在那个系统中,即使那些不能通过学校考试的没有技能的人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工作。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并且我相信它不会重演。现在社会所需要的是知识和技术,而这正是我们一直对学生所要求的。我们要求他们有渊博的科学、数学和交流技巧等知识,我们要求他们有对政治和社会的理解力,我们要求他们是具有独创精神的思想者——担负起他们的未来并以对自身才能的自信为自己作决定。这些事情现在非常迫切。我们需要学生有全面考虑问题的能力,成为一个整体主义的思想者,并能运用从不同训练中学到的知识和概念来解决问题。”(17)
  他说社会也在“等待着在不久的将来,电脑将像现在的计算器一样普遍并能够为人们的经济能力所承受。不仅如此,教师们只有在学校课程的所有学科上都能熟练而自信地运用电脑才能够有效地教学。电脑真正的威力是作为由学生控制的学习工具,而我们的弗莱伯格高中方案部分程度已经做到这一点了。”(18)
  成果已经出现了。新西兰有一个全国的中学毕业考试,考试课目是特殊的,这是为学生有能力胜任随后的三年高中学习而设的。当弗莱伯格中学的综合学习学生们参加这些特殊课程的考试时,他们的成绩明显地比那些没有经过训练的学生的成绩高出30%。(19)所有我们遇见的学生都告诉我们说,整个综合的野外实地考察课程非常有趣而且有助于自信的建立。
  让诺兰更为高兴的是,几乎所有参加综合学习的学生都在学习上取得了同样的收获,大多数以前考试不及格的学生现在都通过了考试。

  3.团体学习和“大图片”技术

  同样的动力也刺激了教育顾问唐·布朗(DonBrown)先生,他为帕默斯顿北部附近的高中学校也引入了两个成功的改革办法,这一学校的名字是:卡佩蒂学院(KapitiCollege)。
  “多年以来,新西兰30%的人口,”布朗说,“一直未得到任何证书就离开了高中。多年以来,我们一直有一个实际上是故意让50%的年轻人不及格的学校毕业考核。现在,如果我们把这种考核放在现实世界,那我们将不得不说有30%的人将永远得不到驾驶执照,50%的人将一次又一次地考试以设法得到一张驾驶执照。
  成人们将永远不能容忍,但这的确是我们学校现有教育体制的情况。”(20)为了改变这一切,卡佩蒂学院引入了两个由美国人倡导的独立的技巧来帮助防止学生退学。
  第一种叫协作学习。“很简单,”布朗说,“这种方法取代了学生们在竞争中各自单独的行动,你将在团体中发展互相依靠的精神。”第二种改革直接来源于拼板游戏,以“大图片”为实例:先看那些碎片,然后就能容易地把它们拼在一起。所以卡佩蒂学院的班级不仅在一个互相合作的团体里工作,而且在课程开始前,老师还把他们各自的工作拼成一张完整的图片。他们称这个技巧为“高级组织者”。
  布朗先生又说:“高级组织者在你看碎片前先给你整张图片,然后再请你将这些碎片拼成第一次你所看到的样子。”
  这种情况就像任何有能力的公司经理所做的:预先计划好一年的工作,使他所有的下属都知道各自的任务。在卡佩蒂学院这两种系统对那些本来会归为差生一类的学生显示了特别好的结果。“当我们把目标指向年轻人的团体时,”布朗说道,“我们还可以证明两件事情:第一,整个团体的分数提高了;第二,底部的三分之一学生的分数比团体分数上升得更快。”
  有一所实施了这两种系统的学校,在标准化的全国考试中,“一般水平”的学生成绩从百分制的50分提高到70分。而以前进步缓慢的学生的平均成绩从37分提高到63分。(21)

  4.迈向成功的六周课程

  新西兰的另一所高中学校,通过提供不同的集中培训课程戏剧性地改善了学生们找工作的前景。这种课程每期只需要六星期的学习。
  蒂基蓬加高中(TikipungaHighSchool)是位于璜加雷市(Whangarei)北部的一所学校,该地区具有根高的失业率,超过78%的家庭以福利基金为生,这是教育上的典型的重灾区。
  但蒂基蓬加通过一步步成功的计划彻底改变了这种现象。“我们的经验表明,”前任校长埃德纳·泰特(EdnaTait)先生说,“对每一短期的学习计划,即使是最能干的学生都很认真。他们要确立一整套详细的目标要求,有了目标,他们才能一步步地按着要求迈向成功。在每六周学习的结束阶段,孩子们会收到一张记录表,上面详细地记载着学习过程中,学生在每个具体的领域里所取得的成绩。(22)
  “学生们上的标准课程有:英语、数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研究,每人还要接受六周的电脑基础培训。然后,他们才有一个很宽的选择:他们可以选择一门六周的课程,有焊接技术、烹调、汽车维修、录音带制作、木工技艺。或者,为了一个旅游业的服务职业,他们可以选择一个六周的骨制纪念品的制作课程。学校还积极培养学生们在艺术方面的兴趣,学校的长廊里挂满了当地画家们的原作。在全国性的艺术考核中,蒂基蓬加高中有着令人惊异的成绩,有90%的合格率。”
  埃德纳·泰特先生强调,蒂基蓬加高中的评价系统并不是一个能免于失败的系统。每个六周课程的结束时的报告确切地说明了每个学生获得了什么。
  事实上,任何人都可以选择某一门课程,不管你是15岁还是50岁。“我们有一个82岁的妇女,她参加了一个9年级的毛利语班,她非常乐于和大家一起学习。”六周学习模式的一个最大的好处是:当你觉得你需要更多的经验时,你可以重新来一遍。这样,整个学校的运作就很像企业的运作。例如,电脑职员会不断地接受定期的短训班,掌握新的应用技术,或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泰特还说:“这种方法另一个真正的优点是:每个学生都能从中获得自信,而成功又会带来成功。”
  那么实际的结果又是如何呢?“我们对离开学校的毕业生的情况作了一个调查,这些学生不是在继续更高层次的学习就是已开始就业挣钱。”

  5.超级营地带动整体进步

  将以上所有的这些方法与世界上最有效的学习以及发展自尊意识的技巧结合起来,会发生些什么?从什么地方开始培养学生对校外生活的热爱?
  答案非常明确而强烈。这就是起源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种课程,它已流传到美国的其他好几个州,并被介绍给了新加坡、俄罗斯、加拿大和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这个方案被称为超级营地。而它表明,戏剧性的变化虽然不能发生在一夜之间,却真的可以发生在十天之后。
  营地活动是一种非常深入的培训和发展课程,主要面向十几岁的高中生,也适合年龄较大一些的大学生。他们中有些人是父母送来的,通常是因为缺少学习动力或不能升级,有的人是因为他们的朋友非常喜欢这个活动。仅仅在十天之后,他们就增强了学习的动力,提高了自尊自爱的意识,并且,在以后的学习上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成就。
  攻读七年制博士学位(23)的6042名学生,在参加了十天的营地活动后,有84%的学生表示提高了自己的自尊意识,超过81%的人增强了自信心,68%的人则增强了他们的学习动力。
  结果还不仅仅如此。美国高中的学生一般分为A到F级,在参加十天超级营地的活动后,原先少有所成的学生评定普遍提高。F级的学生升入D级,D级的成为C级,而C级则提高了半个评级分数。
  那么,超级营地成功的秘密是什么呢?这个课程建立在一个于1982年开发出来的独特的原型上,它由两项内容组成:(1)一个学习、再学习的学业课程,(2)一个个人成长和生活技能课程。它运用了在下面我们所列的“真正的学习”的全部技巧,它是一个综合的快速学习的典型。
  它当然是快速的,因为十天的学业课程包括了写作技能、创造力技能、快速阅读、考试准备和记忆力训练等内容,所有这些内容都包含在一个学习、再学习的课程里。
  个人成长、生活技能课程以身体素质训练、价值观念教育、与同龄人和父母间沟通的技能训练为特点。以上两种课程都在音乐、游戏以及充满感情的气氛中进行。
  我们认为,整个十天的课程是每个高中新学年开始时的理想的入门课程,尽管超级营地的作息时间要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10点30分。
  第1天:报到、介绍、组队,进行安全教育。
  第2天:记忆的一天。建立信心、安全感、信任感,以及形成学习是一种乐趣的学习态度的引导性的一天。
  第3天:交流的一天,一整套的包括学习、再学习的技能。
  第4天:诀窍课——这一天让学生们有机会体验到一些重大的突破,打破他们的自我设定的界限,与集体一起工作,以完成一项任务以及获得支持。
  第5天:学业课的一天,包括快速阅读,学业策略研究,创造力和写作能力的培养。
  第6天:学业课的一天。
  第7天:人际关系的一天,学习如何与自己、同龄人以及父母建立良好的关系,提高自尊意识。
  第8天:学业课的一天,包括团体的项目。
  第9天:学业课的一天。
  第10天:综合的一天:包括编写个人任务表,建立信心练习、集体表演、目标设置。
  但是,上述这一简单的书面概括并不能对十天充满乐趣、游戏、参与和积极性的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课程作出公正的评价。下面是一位担任超级营地辅导员的老师第一无所做的记录,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营地活动真正的趣味:(24)
  ■一夜之间,原先光秃秃的教室变样了,有植物为点缀,有整洁的桌子,装满冰冻柠檬水的大罐子,墙上贴满了漂亮的招贴画,一台录音机已经摆好,在整洁的活动挂图上写着“欢迎”并画了一张欢乐的笑脸,气氛相当和谐。
  ■上午10时,学生们到了。没有铃声,只有摇滚乐——非常有力响亮,是学生们所喜欢的方式。
  ■教师以一首诗,斯蒂芬·加纳(StevenGamer)的《飞翔的翅膀》开始了一天的活动。诗是用来引导个人的目标设定的,然后,每个学生被要求列出在创造性写作方面所要达到的目标。
  ■教师戴上厨师的帽子,介绍“想象”技巧——让孩子们想象一次盛大的晚宴。
  ■广播里播放着WIIFM(我在其中要什么)——它抓住了学生们内心的“盘算”:“如果你可以选择写作领域,那么能真正帮助你的会是什么?”学生们详述了他们想要的学习结果,却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一个下意识的水平上接受了安排好的学习内容。教师把学习结果分类列出——这是加布里埃尔·里木可在《以自然的方式写作》中提出的一项极妙的技巧。在这里,他们不需要学习规定的文学作品,学生们将以自己的创造性的想法来学习写作。
  ■汇总的结果张贴在墙上,以便下意识地吸取信息。
  ■然后是“漫步未来”。让学生们在优美的《烈火战车》的背景音乐中设想在课程已经结束并且他们已经达到目标以后的夜晚他们将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感受。
  ■休息。然后,因为很多学生都说写作时感到很吃力,所以教师又探讨了如何将意思分类以及快速写作的技巧——通过“七种智力”使用这些技巧。
  ■但不久就变得明显的是,像大多数写作新手一样,学生们刚开始写作时难免措词呆滞,缺少生动的描写。所以,戴着厨师帽的老师又拿出了一个满是乳酪和鲜美酱料的比萨饼,那样,“生动的描写”就能够被“尝”到了。
  ■午饭时间,这种创造性写作课程就成了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教师们收取学生的反馈信息,帮助他们回顾所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想象将要来临的美好的事情。
  ■午饭后,学生们先是很兴奋,然后由于吸收了食物中的的糖份,他们不可避免地有些倦怠。为了防止这种情绪,教师们从丽贝卡·卡普兰(RebeccaKaplan)的《写作练习》中抽取生动的片断,如《淑女与小鸡》等来阅读,学生们叫嚷着,同时有的人试着扮演一些吸引人的角色,整个气氛使他们仍然处于学习之中。
  ■更多的创造性写作,但只在做相互按摩后背的“状态改变”之后。然后,开始扩展那些分类列出的提纲和快速写作技巧,并练习使用对比、对照等表达方式。然后又是休息。(在学习过程中休息和“状态改变”起着重要的作用,它们创造出更多的“开头”、“结尾”以使它们被更多地注意到。)
  ■下午将近结束时,教师模拟了一个难忘的孩提时的经验,即“被遗忘的移民”——她在1949年时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体验。
  ■天气好极了,于是在音乐的烘托下,学生们描述故事的梗概、想象可能发生的情节、角色和故事发生的背景之后,他们就在户外进行写作练习。
  ■在户外写作练习后,学生们对他们自己当天的作品和感受进行评估,然后,他们可以轻松一下,做一个二英里的赛跑,教师则看他们写的评估,找出进步和需要补充的地方,确定晚饭后必要的指导。
  ■饭后,忽然一阵平静,一个学生的父亲死了。于是教师改变了进度,从先前的班级中挑选了一篇学生的文章阅读,那是关于一个死了祖父的女孩的故事。她说,“也许只有描写自己的家庭才会真正有帮助。”基于学生的要求去灵活运用是优秀教学的基础。
  ■然后是分享故事以及围绕着建筑物跑步以释放积郁的情感——每一堂课固有的典型的“状态改变”。
  ■晚上8:00是阅读诗歌的时间——那是学生们自己尝试着写的诗歌。伴着柔和的音乐为背景。
  ■晚上8:15是分享成果的时间。当第一个学生开始朗读他的诗时,全场马上安静下来,一个16岁的男孩在全班35个人面前首先哭了起来,然后是另一个,接着全部的学生都开始流泪。他们十分投入地分享着自己的作品和感受。
  ■到晚上8:45,显然,这种气氛可以延续整个夜晚,但是他们必须停下来进行常规的营地集合,汇报白天的情况,更多探讨的是信念、价值观和行为品德。
  ■到晚上10:30,孩子们已经完成对教师的评价,上床休息,关灯——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7:00。教师微笑了,这一天她得到的评分很好。
  这就是超级营地活动典型的一天,如果一定要找出典型一天的话。教师们每天展示自尊和获取巨大动力的关键原则。其结果正如我们所介绍的那样,是持久的。
  那么,父母们的感受又如何呢?92%的父母和98%的学生对这种学习方法持相当肯定的态度。(25)
  俄亥俄某区的詹姆斯·波瓦(JamesPower)博士和夫人说:“我们送了四个孩子参加超级营地,他们的成绩全都提高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了自身的价值,增强了学习的动力。”
  98%的学生说他们继续运用所学过的技能。“超级营地活动结束之后,学生们对他们的学习能力确信不疑。”俄亥俄州哥伦比亚市的威灵顿学校(Wellington
School)校长大卫·布兰查德(DavidBlanchard)说。
  《芝加哥论坛》报道说:“超级营地活动教给你自信、在集体中工作,尤其是如何去认识和克服困难以争取胜利。”
  超级营地活动的另一个课程模式叫“发现”,它同样得到了参加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营地活动的十几岁孩子们的好评。“发现”由世界青少年基金会管理,它定期地开办为期七天的高强度的住宿的课程,包括最后一天的家长实习班,整个项目充满了活力。像超级营地活动一样,它直接帮助孩子们建立自尊意识,掌握快速学习技巧。这一组织还针对7到12岁的孩子开设了为期两天的快速学习课程。
  本书作者并不认为能把超级营地活动和“发现”课程作为公式照搬到每一所学校。但是如把这种模式与埃吉空巴山区高中、弗莱伯格高中、卡佩蒂学院和蒂基蓬加学校联系在一起,你会发现我们认为能使高中发生革命性巨变的大部分关键原则。这些原则能够确保学生成绩的提高。更为重要的是,它们可以将不及格、退学、结帮拉伙、吸毒和行凶转变为自尊、自爱和自信。如果把这些原则与其他注重实际的重大突破结合起来,你就能找到刨建未来学校的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