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无尘出手前的确没有开口提醒

风雷真君上方,众人的眼中,一道银色的身影没有一丝波动,就那样如落叶一般无声的坠落,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双掌之间那莹莹雪白的光芒,正无比巧妙的印在风雷真君的双掌上。一股无形的气流如光波一样朝外飞射,四周所有人都是一晃,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三步,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而场中,那连接在一起的四只手掌就如同生了根一般,彼此在一触之下,风雷真君便闷声一声,嘴角溢出血迹,身体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朝地面坠落。
愤怒中,风雷真君功聚双臂全力催动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抵御着北风的进攻。然而,一切似乎有着本质在差别,北风眼神怜悯的看着他,表情不为所动,在他落地的那一刻仅仅停顿了一下,便以丝毫不减的速度强行将他朝地里压去。
察觉到危险临头,风雷真君心头的惊骇与愤怒简直难以描述。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似毫不起眼之人,竟然修炼强得骇人之极,短短的几招就将自己逼入了绝境。不甘的狂吼一声,风雷真君全身真元三倍爆发,在双脚陷入地面一尺时,强行逼住了北风的前进。
冷冷的看着他,北风此时竟然开口道:“困兽犹斗,不过是徒增伤悲,现在你全身经脉已经被我玄冰之气所封,越是反抗你将伤得越深,那时候你的一身修为就将慢慢倒退。本来我还以为云之法界的高手有多厉害,原来仅此而已,真是连域之三界都远远不如。”说完,身体突然腾空,避开了剑无尘愤怒的一击,而那风雷真君却狂叫一声,身体整个被压入土中,只剩下一个头颅,满脸冲血通红如朱。
随意的停身半空,北风不肖的看着剑无尘,嘲笑的道:“原来六院盟主就是这样一个闷声不吭,只知出手偷袭别人的高手,真是失敬啊!难怪我来之前,有人一再提醒我要三思,说惹上剑无尘就等于是惹上了六院联盟,一个打不过就两个,两个不行就四个,总之以多胜少那是常有的事情。起初我还不相信,堂堂正道盟主怎么会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此时一见,才知道什么叫做见面不如闻名啊!”
声音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宛如锋利的刚针刺得众人心头难受。对于剑无尘心急出手,众人都不好说什么,但正如北风所言,剑无尘出手前的确没有开口提醒,这多少有些趁机偷袭的嫌疑。然而相处以来,众人都明白剑无尘刚愎自用,行事独裁专治,故而四周一片沉默,大多数都人不开口。
柳星魂听完北风的话,怒喝道:“休要在那里惺惺作态,这一次分明说好比试高下,可你却心肠狠毒欲致人于死地,盟主出手救人岂会有错。似你这等凶残成性之人,即使不是妖魔之类,也是人间的败类。今日猖狂上门挑衅,出手就是阴毒之学,如此之人我们等没有群起而攻之,已经是够宽宏大量,还应对你客气什么。”
眼神一冷,北风凌厉之极的看着他,一股如刃的气势猛然射出,一举将他震退三步,整个人仰天倒下。随后,北风仰天狂笑道:“如此正道,人间岂能不灭?无怪世间才得兼备之人,宁可终老山林与群兽为伴,也不愿意与尔等为伍。哈哈——”
阴森的看着他,剑无尘除了愤怒外,那震惊却也是难以描述的。此时见他大骂正道,不由喝道:“住嘴,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动道西的,以你一个蛮荒之地的野人,岂懂天下大意。现在你一连伤我两位正道高手,今天你就把命留下吧。”话落,身影晃动间就出现在北风一丈外,神剑天灵卷起一道五色剑芒,如灵蛇般有意识在追击着北风的身体。
闪身扬臂,一道青芒裂空而出,破空逐浪再现半空,一举震散了剑无尘的天灵剑气。傲然的看着他,北风冷冷的道:“刚愎自用,自大狂妄就是专门形容你这人的,可惜浪费了这一身好皮囊与那份天姿,真是可悲。数日前在一座孤峰上,我也遇上一位少年,论人品胜你岂止三分,且修为也强胜于你,但人家那份温文尔雅的气质却是你永远都学不会,也永远赶不上的。正道由你率领,不走向毁灭等什么?”
俊脸一片铁青,剑无尘怒吼道:“住嘴,逞口舌之利岂是君子所为,本盟主没有心思与你辩论,现在你就先接下我的进攻再说其他也不迟。斩天诀!”愤怒中,剑无尘一出手就是天剑九诀第八诀,可见其欲杀此人之心是多么的强烈。
斩天诀出,整个雅园风云变色,只见剑无尘手中神剑一颤,猛然射出一股璀璨的紫色光芒。同时,剑无尘身体高速闪动,瞬间幻化出九个身影,夹九道紫色的剑柱,以各不相同的姿势角度,在九个方位同时劈斩而出。
那纵横交错的剑芒笼罩在北风整个上空,不给他一丝闪避的机会。而就在九道剑柱劈出的同时,天灵神剑中,五道光华迅速幻化成五条神龙,各自张牙舞爪口吐各色光华,猛然攻向北风。
眼神微惊,北风冷喝道:“今天就看一看你是否有传说中的厉害,小心了。”说话之际,北风身体倒射而上,整个人就宛如一团银色光球,在特定的空间里来回弹射,每往返一次,就在空中留下一道清晰的轨迹。刚开始还不觉得怎样,看上起杂乱无章,但随着空中那银色的轨迹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清晰,一道闪烁着银光的“五角星芒”神奇之极的出现在剑无尘的进攻范围内。
当剑无尘九道身影合一,九剑连体之际,一道五彩剑柱夹着百丈巨芒劈斩而下,正好迎上了那道璀璨的“五角星芒”所形成的莹白光柱。两强交锋,耀眼的剑芒与璀璨的光柱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瞬间爆发出强盛一切的亮光,逼得所有人都避开目光。
与此同时,一声巨响如天雷一般,震得所有人都是心头一跳,忍不住身体微颤。狂风如浪,地面被刮得呼呼作响,那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时刻敲打着众人的心房。
抬头看着半空,众人只见那剑柱与光柱紧紧的连接在一起,彼此起伏不定,时而剑芒大盛迅速压下,时而光柱耀眼冲天而上。如此,持续了一会时间,下方的北风厉喝一声,一股白雾瞬间笼罩四野,在众人模糊的视线中,传来剑无尘的一声惊呼,那耀眼的光柱眨眼就消失了。
天际,一道人影飘落,正是那剑无尘。此时的他脸色苍白,眼神中含着惊骇之色,显得这神秘北风的修为,让狂妄之极的他也感到无比惊讶。
看着下方衣衫飞舞,神情傲然的北风,剑无尘眼底闪过一丝阴森,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心中升起。伸手入怀,剑无尘取出了血河图,明亮的双眼瞬间变得血红,整个人周身闪烁着一股狂猛的煞气。
地面,观站的叶心仪、金刚圣佛、战心尊者、彩凤仙子此时脸色一变,都感觉到了血河图那霸绝天下的煞气。而北风眼神也在这一刻冷漠如冰,丝毫不带一丝感情的道:“血河图是吗?也好,今天我就看一下这传说中的至邪至煞之物有多厉害。”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物,仔细一看是一粒存径大小的玉珠。此珠虽不大,但一出现便爆发出惊人的寒气,四周几乎空气都为止凝固。而且最神奇的一点就是这珠子内部,有一只活生生的冰蝉,正在轻轻的动弹。
取出此物,北风全身寒芒大盛,白茫茫的光芒在瞬间遍布于雅园的每一个角落,一团团的白色冰雾以间隔三尺的距离,在他四周形成一座冰阵,静静的飘浮在离地三丈的半空。
地面,叶心仪惊呼一声道:“大家速速运功相抗,这寒气极为霸道,一旦侵入五脏六腑就难以逼出,会时刻受极地冰芒的摧残。”
天空,此时已经变成血色,与北风四周那雪色相比,真的是有天壤之别。剑无尘全力催动血河图,那弥天的血雾中点点星光汇聚,慢慢形成一道血色八卦,旋转的将整个地面都笼罩在其中。
随着这血色八卦的出现,那诡秘凶邪的血玉玲珑塔也随之出现在北风头顶,发出一道血红的光罩,笼罩在北风四周。同时血河图内的天妖与泣血魔魅也分布在那血色结界之外,两只世间凶兽张着巨口,各自吐出一股邪恶的光芒,与玲珑塔所发出的血色结界连在一起,组成更加强大的吞噬之力。
被困中,北风脸色严肃,心头明白这血河图的霸道,所有显得异常的警惕。这一刻,为了对付这世间至煞之物,他也不再隐藏实力,西域不夜城至强法诀——玄冰震魂诀全力催动,顿时冰雪如潮水般朝四周外溢,整个空间瞬间冰封,那血色结界表面一直旋转的血光猛然一缓,竟然开始慢慢的减速,这可把上空的剑无尘吓了一跳。
然而更令人惊讶的还在后面,血玉玲珑塔在感觉到北风的反抗后,整个塔身血光爆涨,八只血玲不停的震动,发出碎石裂物的音杀之音,朝下面的北风汇聚而去。随着血塔红光的大盛,那减速旋转的血光又开始加速,而且天妖与魔魅也齐声厉啸,神情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