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老道天宿道长身体凌空百丈

随即,还未完全恢复的魔神斩玉也是惊呼一声,上冲之势立减,整个身体斜飞而出,撞在了一块坠落的大石下,随着巨石被狠狠的压在了下面。上方,魔尊的声音分不出是愤怒还是厉吼,总之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吼,将一切正常的情况都打破了。
抓住这个机会,陆云大喝一声道:“小灵儿,我们走。”银光突现,一道扭曲的空间突现半空,一举就将三人一兽吞没,完全消失在了虚空之中。黑暗界里,魔尊怒吼连连,如此这般都让陆云逃了,他简直愤怒极了。
许多,四周平静下来,黑暗尊主看着那惨不忍睹的峡谷,冷声道:“今日之事决不能就此罢休,不过陆云既然有如此强横的一头奇兽在身旁,那么我们就借它之力,为我们铲除一切的障碍,直到最后再收拾他。现在,我们就再入人间,实行我们的计划,一定要将人间踩在我们的脚下,出发!”
魔域出口,银光一闪,陆云、沧月带着玉无暇出现在这里。看了一眼前方,陆云道:“快走,以黑暗尊主的凶残,极有可能马上追来,我们还是回到人间再说。”话落不等沧月回答,拉着她就朝出口冲去。
穿过藏尸江,三人终于回到了人间。而此时,玉无暇突然脸色开始红润,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神采。沧月见状心头一酸,低声道:“陆云,师叔——她——”没有说下去,但陆云已经看出,玉无暇此刻回光返照,生命已经到了极限,她的元神已经化为了一股真气,正支持着她最后的这一段时间。
摇头一叹,陆云低声道:“你们好好聊一会吧,我在前面等你。”说完带着四灵神兽朝远处而去。
见陆云离开,玉无暇轻声道:“沧月,不要哭泣,师叔其实很早以前就想死了,只是又恐对不起师傅,所以一直拖到今天。现在我要死了,心里其实很平静,没有悲伤反而有一丝期待,因为我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见到我要见的人了。我时间不多了,死前师叔告诉你一句话,陆云的事情我听说过,而你与他之间我也隐约从许洁那里了解了一些,所以我要提醒你,该争取的即使是死也不要放弃,不然你会一生后悔的,明白吗?”
坚定的点点头,沧月轻声道:“我明白师叔,这一生我不会放弃的,你放心吧。现在你还有没有什么愿望没有完成的,有你就告诉我,无论如何我也会为你完成的。”
玉无暇淡淡一笑,笑得有些苍白,但声音却很平静的道:“我死后你将我火化,骨灰撒在大海之中,那样我就能找到我要找的人了。另外,死前有一样东西要留给你,那是当年他送给我的,我死后就送给你吧。”说到这,玉无暇右手轻轻的放在沧月头顶,一丝淡淡的流光,轻轻的流入她的大脑。
微风吹来,沧月抱着玉无暇的尸体来到了陆云身旁,没有悲伤,没有欢笑,一切平静如水,看得陆云微微叹息。风走了,陆云带着沧月也走了,没有一句话,这里仅仅留下了一缕芳魂,在追寻着往日的时光。
*********************************************************************
月上枝头,银光如水,洞庭水域,如履水晶。是夜,文不名与归无道长立在君山之巅,一望天上月,一望水中山,彼此沉默已经半个时辰了。终于,还是归无道长忍不住开口道:“这些人进入水下已经快两个时辰了,竟然没有一点动静,这好像有些说不通啊?”
收回看着明月的目光,文不名遥望水面,淡然道:“其实此刻那中间的复杂过程,我们是不需要花心思去猜测的,我们在这里等的只是消息,只是结果。一旦传说中的通灵鸟出现,我们只需要衡量情况,看能不能得到,那就行了。目前,这君山之上看似只有我们没有下水,其实我想应该还有不少人也在暗中观察,想坐收渔人之利。你还是耐心的等会吧,想来应该快有消息了。”
没有回答,归无道长静静的沉默,两人又再次陷入了宁静之中。然而半炷香后,平静不波的水面突然光华大盛,五颜六色的光华纷纷从水底冲出水面,在夜色中散发出美丽的光芒。这时候,文不名与归无道长都是一惊,知道动静来了,四目直直的看着水面,精神力集中在那里。
一声轻啸,水面一道青光破水而出,直射天际。紧接着,数道光华紧随其后朝那天空中的青影扑去。
山顶,文不名与归无道长轻呼一声,那第一个冲出水面的人影,竟然是无为道派的白发老道,其左手隐约可就一道红光闪烁,整个身体正在全力朝西飞射,想要逃离别人的追击。身后,叶心仪、金刚圣佛、邪心书生、奸商贾正、屠天、红裙少女、红云太子、旋风斧、黑煞剑魂、魔神炎血、金炼、修罗面具人、布衣老者都急射而出紧追不舍。就在这些人射出水面的同时,洞庭两侧又是数道身影飞起,朝那白发老道追去。
文不名低声道:“你先远远跟着,我去告诉丫头一声,让她明天在岳阳楼等我们,说完我就来。”话落全身光华一闪,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归无道长只是略微点头,也顾不得说话,身体在同一时刻嫉射天际,朝前面的众多高手追去。
修真高手御气凌空,其飞行的速度之快可谓是刹那百丈,故而只是一会时间,夺宝之人就飞出了洞庭水域,出现在夜空里。
就在这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三道身影,一下子拦住了白发老者,各自全力的抢夺他手中之物。三人中,第一位手持战天斧,身材高大惊人,一身红衣格外耀眼,竟然是那血衣霸王,而其余两人,一个是仙剑门的阴玄生,另一个则是那修罗面具人,想不到他竟然追到了最前面,挡住了白发老道。
停身,警惕的看着三人,白发老道冷喝道:“三位莫要逼人太甚,贫道不欲伤人,尔等还是闪开为妙。”
血衣霸王爆喝道:“老杂毛头发都白了,眼看就快入土了,竟然还在那里耀武扬威,你当你是谁啊?废话少说,速速交出通灵鸟,本霸王饶你一命,不然我拆了你这把老骨头,扔到洞庭湖喂鱼。”
闻言一怒,白发老道一边闪避三人的进攻,一边朝外射去,口中喝道:“住嘴,贫道当年行道人间时,你还不知道在哪条母猪肚里没有出生呢,现在你师傅死了,你竟然猖狂起来,你当老道怕你不成。”
狂吼一声,性格暴躁的血衣霸王被老道骂成是猪,当既脸色通红,手中战天斧发出一股耀眼的光芒,喝道:“老不死的,接老子一招。”一斧劈下,赤红光龙突现,这全力一击如闪电般出现在白发老道头顶,逼得他无处可避只得硬接。
怒啸声从老道口中传出,危险关头,只见他手中宝剑青光跳跃,层层青芒如巨浪翻滚,带着清幽无为之气迅速的迎上了这一斧。短兵相接,强劲的真元猛烈的撞击在一起,青红不同的光芒摩擦出漫天的异彩,夹着一声巨响,狂乱暴躁的气流一举将四人震开。
爆炸中,血衣霸王惊呼一声:“太玄裂天剑诀!老道,你究竟是谁?”话落,人已经被震飞数丈,全身护体的红色真气急速颤抖,显然这一击吃了些亏。
左边,阴玄生闪开这股强劲的气流,看了血衣霸王一眼,冷笑道:“连无为道派四天道中的天宿道长都不认识,还敢来抢宝,真是丢人现眼——”
借着这一击之力,白发老道天宿道长身体凌空百丈,一下子拉开了彼此距离,继续前行。其余三人一见,立时紧追而上,其中而那神秘的修罗面具人最是厉害,只见他全身暗黑光华一闪,整个身体在半空中由浓转淡,最后化为虚无消失了。然而仅仅刹那间,天宿道长身前一阵空间扭曲,修罗面具人又奇妙之极的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
眼神一变,天宿老道神情严肃的道:“能如此轻易转移空间的法诀,整个人间界并不多见,除了传说中的‘阴阳法诀’外,便是那‘瞬间转移大法’以及魔域的‘黑暗星空’。然而你用的并不是这三种法诀,难道你就是天剑院修炼‘暗影流光’法诀的无心?”
闻言,修罗面具人隐藏在面具下的双眼突然冷烈如刀,阴森的道:“天剑院的无心已经死了,至于我究竟是谁,你慢慢去猜吧。现在时间不多了,东西拿来吧。”说完,全身暗芒闪烁,整个三丈之内高速密集的气芒急速收缩,那足以突破一切护体真元的暗黑气芒,轻易就刺穿了天宿道长布下的二十四道气罩。
脸色惊变,天宿道长怒吼一声,全身青光闪烁,一道耀眼的淡青色太极八卦图出现在他胸前,旋转中将袭击而来的暗黑气芒震散。随即,手中长剑挥动,“太玄裂天剑诀”再次攻出,只见一道闪烁着青色光焰的剑柱迎风爆涨,眨眼间就化为一道数十丈长的青龙,呼啸着朝修罗面具人冲去。
阴森一笑,修罗面具人眼神中露出一股霸绝天下的傲气,全身气势爆发,整个夜空中一股诡异而令人惊颤的气息充斥在天地之间,四周风停止了,云不动了,整个空间就宛如凝固一般,在他面前静止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