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不名与归无道长认识的就有三桌

交战中,四灵神兽身体一颤,周身光华迅速暗淡下去,红红的眼中浮现出疲惫之色。显然连续的硬拼已经消耗了它大量的能量,使得它出现了疲惫之色。
而对面,神秘魔虎周身那诡异的魔芒也全部消失,三只眼睛里都是光华暗淡,隐隐露出惊恐不安之色。看着对面的四灵神兽,神秘魔虎眼珠不停的转动,偷偷的窥视着上方那偶尔出现在时空裂缝。
此时,突然一道亮光闪过,天空又一次的出现了一道时空裂缝。神秘魔虎口中怒吼一声,一道三色魔芒汹涌而出,对准四灵神兽攻去。
看着敌人强劲的攻势,四灵神兽不闪不避,小嘴中七彩光芒闪现,一道细小的光柱迎风见长,迅速的化为一道直径超过三尺的璀璨光焰,迎上了魔虎这强可怕的进攻。流光飞舞,破碎的霞光遍布于整个天空。这一击四灵神兽很轻易的就击了魔虎的进攻,七彩光柱顺势而去朝着敌人袭去。
然而进攻中,四灵神兽突然一愣,随即就察觉到了某些细小的变化,身体猛然弹起,朝天空飞射而去,同时口中一声怒啸,撕天毁地之气贯穿天宇,化为一股七彩的风暴,朝着正向那时空裂缝飞去的魔虎击去。至强的一击射中了魔虎,然而也就在同一时刻,它的身体飞入了那关闭的裂缝,随着那消失的光芒化为了虚无。
空中,传来四灵神兽不甘的怒吼,似乎魔虎这样的遁去,令它大为恼怒。远处,陆云与沧月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的惊讶,因为他们虽然事先就猜到了魔虎会遁走,但却想不到它会选择这种方式来摆脱四灵神兽。
心中发出一道意念,陆云带着沧月朝四灵神兽飞去。看着落在肩头闷闷不乐的它,陆云安慰的道:“好了,你的威猛厉害我们都看见了,这一次被那魔虎逃走,也没有什么关系,以后要是再遇上,你就把它收拾掉好了。这一次我们的目的是穿过这里,赶到黑暗界去救人,现在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就继续前进吧。”低吼两声,四灵神兽看了他一会随即闭目不动,似乎真的疲倦了。
淡淡的,沧月道:“它恐怕累了,刚才那灭天一战,想必它一定消耗了不少能量,以它现在幼小的身体状况,恐怕是透支了。”沉重的点了点头,陆云道:“你说的这个我已经想到了,我现在突然在担心,将来它要是长大,力量达到了极盛时期,那时候它会是如何的厉害,而我又还能不能控制住它?如果控制不住,它对这个世界会带来些什么呢?”
一边说,一边御剑凌空,如意心魂剑发出一道赤霞,带着两人的身体快速的穿越这片天空。
暗绿色的天空下,一道红云闪过,寂静的魔域中,沧月的声音在风中飘荡。“一切自有因果,那时候的事情,这时候何必去猜测呢?”
***********************************************************
人间,洞庭湖畔岳阳楼上,今天可谓是风云聚会,高手云聚。也不知道从谁口出传出一个消息,说大罗诸天二十四神器中,排在玄灵异物之首的通灵鸟,就隐藏在这洞庭湖底。是故,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这里就汇聚了人间各门各派的高手,以及域之三界的无数妖魔。
岳阳楼千古流芳,乃文人雅士汇聚之地,虽极负盛名却也容不下天下高手,是故真正敢上岳阳楼的,都非常人可比,有着非凡的来历。而一些修为浅薄,意图浑水摸鱼之辈,则行踪隐秘,多隐藏在洞庭两侧,时刻留心着四周的消息。
此时,烈日当头正值午时,乃用饭时刻,岳阳楼上下三层人潮涌动,底层十二张桌子早已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修真之人,而第二层九张桌子也全部坐满,只有第三层六张桌子还剩下一桌。说来也巧,就在这时候一行三人顺楼而上,出现在这岳阳楼的顶层之上,随意扫了一眼其余五桌人马,便朝那靠近西角的空桌走去。
仔细一看这三人,一位中年文士,一位中年道士,还有一位则是一身绿裙,长得明媚皓齿的美丽少女。中年文士空着双手,一副儒雅的气质,正是那浩天府主文不名,而身旁的道士自然就是云雾峰的归无道长了。至于剩下的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五行门的陈玉鸾,随身携带着她的那只翠玉萧。
三人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呢?说来也是巧合。本来文不名与归无道长是打算探听一下,人间界内妖魔鬼怪的最新动静,多收集一些消息以便分析情况,好在适当的时机主动出击,逐一削弱妖魔的力量。
本来是准备两人去的,但陈玉鸾在那山村呆了几日便觉无聊,文不名看在陆云面上便带她一起出山,意在增加她的经验。下山不到两日,三人便发觉无数的人间高手都朝这边而来,仔细一探听才知道是通灵鸟即将现世,由于带着几分好奇与侥幸心理,三人也来到了这里。
此时,菜还没有送上来,文不名等三人都默默的打量着楼上的其余五桌之人,脸上不由露出沉重之色。
这五桌人马,文不名与归无道长认识的就有三桌,分别是第一桌上,无为道派的清虚道长与其师兄清木道长,另外一位须发皆白的负剑老道两人则不认识。
第二桌上,一身罗裙的叶心仪对面坐着万佛宗的金刚圣佛,两侧则分别坐的是道园的云华与天剑园的展玉。第三桌上坐着两人,一位桌前放着一把铁算盘,富态的身体配上那满脸的笑容,正是那奸商贾正。他的身旁,那位手摇折扇,一身文士打扮的邪魅男子便是邪心书生。
看着这三桌的人马,文不名与归无道长交换了一个眼神,传音道:“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了多年不现人间的邪心书生,真是出人意料。”
归无道长外表尽力的保持着平静,传音道:“这事的确令人心惊,但你不觉得此时此刻在这里遇上那叶心仪,也是十分不合道理的事情吗?以正道联盟近来的情况分析,他们实力大减,道园与凤凰书院都先后被灭,儒园与菩提学院又受到偷袭,无为派高手天苍道长也死了,如此还剩下几人可用?这个时候他们不团结一致,反而分出实力赶来这里,难道在他们心中,通灵鸟比天下安危还重要?”
文不名沉疑了一下,回道:“人心难测,由那剑无尘当盟主,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上一次他费尽心机欲致陆云于死地,最后都功亏一篑,败在陆云之手。此时这传说中的通灵鸟出现,他或许就是想夺取此物,找出比血河图更霸道的神器,以报当日之仇,这也是有可能的。”
闻言,归无道长一想也对,以剑无尘所表现出来的心胸,什么事情他都干得出来。偏头,看了无为道派的三人一眼,归无道长道:“看他们也来到这里,想来人间的传言也不假,如此魔域黑暗尊主突袭无为道派之秘,也就有了理由了。”
酒菜此时送上,文不名一边招呼陈玉鸾吃菜,一边与归无道长密谈。“剩下两桌看样子也不是好惹的人物,只是我没有见过,你认识吗?”
归无道长道:“天下奇人异士之多,岂能个个都认识,这两桌人物我也没有见过,想来必有不凡的来历,不然也不会神色自若的出现在这里。”说完又一次飘了两桌一眼。
第一桌上,斜对文不名方向坐着一个黑衣少年,此人岁数不大,神情漠然,身前桌上放着一把尖刀,隐约有奇异光芒流动。少年对面,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着一身大红牡丹长裙,美丽的脸上一丝无限媚色压住了那满脸清秀的灵气,给人一种妖艳的感觉。一朵骄艳玫瑰持于左手,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正浅笑轻盈的看着对面冷漠额定少年。这两人很古怪,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同类,但他们却翩翩坐在一起,让人猜不透。
第二桌上,坐着一红一白两个少年与一个黑衣面具人,只见那红衣青年桌前放着一只墨笔,神情坦然自若,而白衣少年面前则放着一把精致小斧,上有一团旋风图案,闪烁着淡青色光芒。至于那黑衣人,由于面具的缘故看不出面貌,只能看到一双冷寒的眼睛,以及知道他的桌前放着一把长剑。
这两桌的人文不名与归无道长都不认识,但如果陆云在的话,他便能认出第一桌上的那黑衣少年正是屠龙门的传人屠天,至于第二桌的三人,则是不久前出现在雁荡峰九阴洞前的三人,分别是红衣少年红云太子,白衣少年旋风斧李云龙、黑衣剑客黑煞剑魂。
这三人同时来到这里是有心还是巧合呢,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清楚。
此时,岳阳楼上,一个娇柔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宁静,只见那手持玫瑰的红裙少女神情幽怨的道:“怎么我就这么讨人嫌,一路而来你都不愿意正眼看我一眼?”
同桌的黑衣少年屠天脸色一沉,神情冷漠的道:“你是你,我是我,念在以往的渊源上,我不与你计较,你再摆出这一模妖媚勾人的模样,我们就分道扬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