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的印在了魔神夜魅的身体上

天眼一出,一切妖魔无处可藏,只见一道快速移动的黑影在陆云左侧出现,正是那魔神夜魅。察觉到自己的隐身已经被破解,夜魅哼道:“好小子,竟然精通佛道两派绝学,无怪如此胆大,敢来这里撒野。不过不要高兴太早,我的幻梦流光才刚刚开始,你慢慢的品尝吧。”
说完双手结印,口中低语不休,只转眼间四周便再次陷入黑暗中,无数的幻影开始出现,其中就有陆云熟悉的张傲雪、林云枫、紫阳真人、毕天、百灵、文不名以及瑶光等众多人物。
不肖的哼了一声,陆云喝道:“区区幻术,也敢拿来丢人,看我怎么破拉你这招。”话毕握中神剑,整个人凌空舞剑,赤红的剑芒如灵蛇飞舞盘旋腾空,发出无数的剑气斩向那些幻影。一个破碎了,第二个又冲上,如此,所有的幻影就宛如养入虎口般的冲来,不知道疲倦不知道害怕,前仆后继永不休止。
当陆云最后一个刺破百灵幻影时,一道黑芒突然从百灵胸前射出,一声幽怨之极,与百灵声音一模一样的惨叫传来,使得陆云心头一震,一丝空隙便在那一刻出现在了夜魅的眼中。
金光突现,陆云意识到了危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运功护体,然而这时候却迟了一步,一道夹着阴寒魔气,可以吞噬一切的魔芒就那样突破了陆云的防御,射入了他的胸膛。
同一时刻,四周情形一变,数不清的魔兽狂声嘶吼,朝陆云发出愤怒的咆哮。只见魔狼探爪,魔鹰扑下,魔虎张口,魔豹嫉射,数不尽的攻击汇聚成一道可怕的黑色风暴,直卷陆云。而陆云下方,一道若隐若现的诡异虚影正高速的盘旋飞射,对准他发动无声的突袭。
身形摇晃了几下,陆云低头看着胸口,一丝黑血正在流出,体内一股侵蚀一切的黑暗魔劲正疯狂的破坏着自己的经脉,全身无比的痛楚充斥着大脑。心念转动间,陆云以佛家“心禅不灭诀”护住心脉,体内“化魂符”自动运转,迅速的化去这诡异的魔劲。
抬头,凶猛的攻势看似虚幻,但陆云却敏锐的感觉到这其中带着无比的诡异气息,竟然一时间看不透。躲避已经不及,危险临身陆云全身舒展,毅然施展出了“虚无空痕”法诀,整个人瞬间变淡变薄,消失在了虚无缥缈之中,但他的身影却静静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霹雳惊天,魔兽怒吼,耀眼迷乱的一切在好一阵之后才渐渐飘散。半空中,魔神夜魅惊骇的看着陆云那由虚而实的身体,怒问道:“陆云,你这是什么法诀,竟然不惧一切的攻击?”
漠然一笑,陆云平静的道:“我的法诀与你一样,同为幻梦虚境,只不过我的更加空灵虚幻,不染一丝尘埃。刚才是你在攻击,而且还伤了我,真不愧是黑暗界第一魔神真是厉害。现在换我出手了,你准备吧。”
神剑一扬,一团烈火腾空化为飞龙,发出震天咆哮。四周,火焰怒飞,无尽的烈火真元在陆云的催动下迅速蔓延,,使得整个阴暗的天空弥漫着一层血色,那跳跃的火焰似朵朵莲花飞舞绽放,像片片红云在陆云脚下形成一座熊熊燃烧的莲台,展现出骇人的气势。
傲立半空,陆云如烈火使者大气磅礴,藐视一切的霸者气息像锐利的风刀,笼罩在这片黑暗的天空下。
冷冷的看着魔神夜魅,陆云轻声道:“先接我这招烈火焚天试一试,看你魔域的魔气是否敌得过我地心的烈焰。”法诀催动,整个火海怒焰飞舞,九条火蛇盘旋飞转在魔神夜魅四周,不停的吞吐着地心烈焰,瞬间就将其笼罩。
阴森一笑,魔神夜魅喝道:“架式看起来很吓人,不过就凭这想对付我魔神,那还差得远,看我魔焰滔天灭你这地心烈焰。”说话间,被火焰笼罩的魔神夜魅猛然爆发出一股漆黑的魔雾,像冰与火的交融,双方发出滋滋的声音,迅速的消融,不多时就化为满天青烟,飘散在空中。
看着陆云微微惊异的眼睛,魔神夜魅笑道:“你的修为果然不错,但遇上我你就倒霉了。现在,我们就抛开一切的花招,凭真实实力决一胜负吧。”话落全身魔芒闪现,无数的黑色魔气成丝成线卷向,那高达二十万次频率的精神异力,夹着震魂裂魄之力,由四方汇聚,最终化为一点,出现在陆云头顶。
冷冷一笑,陆云眼中血芒闪烁,这一刻,他体内那无尽的血煞之力,随着他真元的不断提升也随之爆发,一股邪恶的气息正慢慢的融入他的血液之中,改变着他的本性。右手一振,一声剑啸震天裂地,血色光团飞旋而出,化为一头似狼似人的三眼血魅出现在陆云上空。这千影血魅一现,无数的血影闪动,不绝于耳的厉吼怒啸充斥在整个空间。
身外,陆云意念神波分布二十七层之多,以更高的频率硬是将魔神的精神异力阻挡在外。同时,陆云趁着千影血魅进攻之际,身影幻化如风,一刹那就出现在了夜魅眼前,右手无声无息的攻出一剑,顿时金光大盛,如意心魂剑赤红的光芒在此时此刻转化成了金色,闪动着无比神圣的光华。左手,镇魂符隐而不露,似无心似有意的斜切而出,静静的等待魔神夜魅的来临。
“心欲无痕”法诀的意外失利,使得魔神夜魅注意力出现了一丝分岔,千影血魅的异常强大,则使得他心神震撼。两者重合在一起出现,陆云那靠近的身影就宛如惊雷一般,骇得他想避已经来不及了。
感觉到那神圣之气的逼近,魔神夜魅知道佛家的金光对魔域高手有着绝对的压制作用,所以这一刻他也无心多想,身体极力的朝左边一扭,想避开那可怕一剑。这一剑避开了,但陆云的一声阴笑就宛如地狱的呼唤,震撼着魔神的心田。
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陆云左手掌心的镇魂符就化为一道三尺大小的银符,轻轻的,柔柔的印在了魔神夜魅的身体上。一切是那样的轻柔,无声无息,似乎不过什么改变,然而魔神夜魅却感到一阵从来不曾有过的恐怖,此时正填满他的心头。
陆云的眼神此时很邪,那闪烁的血芒就像两团火焰,正轻述着某些莫可明状的事情。魔神夜魅此时想闪,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太晚,镇魂符那足以毁灭一切魂魄元神的可怕力量,正在他的体内以超越想象的速度,破坏着他全身机能,蚕食着他所有的力量。
惨叫,在痛苦之后发出,四周一切的耀眼光芒都消失了。整个阴暗的天空下,只见魔神夜魅不停翻滚的身体,那无数的魔气正从他体内溢出,手脚开始破裂、破碎,随即爆炸,整个四周充满着浓浓的毁灭气息。
陆云漠然的看着他,听着那凄厉的惨叫声,整个人慢慢平静,双眼中血芒隐去,一切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此时,沧月见情况如此,飘落到陆云身旁,低声问道:“这样就毁灭了他,我们要知道的事情还怎么办?”
含笑的看着她,陆云神色平淡的道:“放心,魔神是什么人物,岂能轻易就如死去?以他的修为绝对不弱于云之法界的高手,几乎就是不灭之体,要毁灭他的身体容易,但要毁灭他的元神则是相当的困难。此时他身体虽然开始毁灭,但离最后的元神化魂破灭,还早着呢。”听后,沧月这才放下心来,静静的看着眼前那惨不忍睹的场面。
手脚炸碎了,随即就是身体,最后是头颅。当一切烟消云散时,陆云看着那变化不定的黑色光球,冷声道:“夜魅你输了,现在是你兑现你的承诺之时了,快说吧,我们要找的人在那里?”
形体虽然没有了,但那痛苦并没有随之飘散。此时夜魅一边惨叫,一边不敢的吼道:“陆云你狠,竟然毁掉我的肉身,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不是想要人吗,那容易,你只要跟着我来就行了。”
看着朝前射去的黑色光球,陆云一拉沧月两人急速追去。半空中,陆云对前面的魔神夜魅道:“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想办法摆脱我的禁制,但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镇魂符下,残魂裂魄,元神尽灭,你就慢慢品味吧。”
怒哼一声,夜魅道:“休要得意,我自有办法摆脱你这鬼画符,到时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等着吧。”
轻哼两声,陆云不再理他,带着沧月紧随其后,只一会时间就来到一座狭谷中,眼前出现了一座黑色的城堡。
身体一停,陆云与沧月注视着那黑色的城堡,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深深的为那惊天的魔气震撼了。感觉中,那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清晰的呈现在两人眼前,那无形的压力如千斤巨石一般压得两人喘不过气来。
惊骇的对望一眼,沧月沉重的道:“这地方诡异,魔气如浪,逼得人喘不过气来。以我们两人的实力,恐怕要进去救出无暇师叔,有些困难啊。这一次,或许——”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但陆云却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