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念已是眉黛深几许

摘要:
绿云鬓,长袖步遥坠一笑倾城。点绛唇,幽梦几重旧故里寻他。只是寒蝉冷衾,不念已是眉黛深几许?泪犹垂,滴红妆,一袭红裳醉宫深,不见青燕衔泥来。他沙场醉卧,君莫笑,三关五海未收齐,怎敢负她华芳?云中寄书

绿云鬓,长袖步遥坠一笑倾城。

点绛唇,幽梦几重旧故里寻他。

只是寒蝉冷衾,不念已是眉黛深几许?

泪犹垂,滴红妆,一袭红裳醉宫深,不见青燕衔泥来。

他沙场醉卧,君莫笑,三关五海未收齐,怎敢负她华芳?云中寄书与她:

若伊见此言,将已死生沙场,伊可负昨日言,一有红妆待伊出嫁日,喜寐伊可生平得安康。

金戈铁马,饮血长关十载都是风雨。驽马催弓,酒尤温,却是乘雪千里与胡兵,寒鸦宿冷听号角,都在空城,不觉昔日青颜入土眠,还有衰兵,力尚未尽,说是廉颇尚可饭。

他守得关山青颜在十年,却不知泪浊滴酒饮入惆怅,不敢问,昔日可寻她,恐唯人妇,小儿捉促织。

她易得容颜,机杼织薄恐天寒,日上清明时,鹃啼红泪湿新裳,托与孟婆恐他寒。

昨日邻家有幼子,学语牙牙入学堂,先生教有“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小儿不识,何为长征与她问,不知总有千番滋味难却心头,一梦回初见,那时小姐正采含露与白梨,邂逅相遇转回廊,一念成痴少年郎。到如今,却是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他都眠,山河寂。

风与雪,泪滴牛衣透。在天涯,旧时总相识。而如今他仍长守城关外,终不知有红妆,尘满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