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阴霾背后的深情》他和许若可

摘要:
《十六章阴霾背后的深情》他和许若可,自从来了冷家就被安排和紫洛一切学习各种贵族礼仪,各种学科,普及各国语言,还有练就心态,怎样在商场上如鱼得水,经得起波折,而其中许流年是最认学的,几乎没有什么

《十六章阴霾背后的深情》

他和许若可,自从来了冷家就被安排和紫洛一切学习各种贵族礼仪,各种学科,普及各国语言,还有练就心态,怎样在商场上如鱼得水,经得起波折,而其中许流年是最认学的,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他

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一年,

他每天看着紫洛和若可出去玩,他和紫洛在一起的时间很少,除了吃饭的时候会聚在一起,然后便是紫洛偶尔和他一起学习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看着许若可和紫洛出去玩他心底没有一丝抱怨,他只怕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好,他当时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一如当初她说“你以后就是我的了”

而他正在努力,小小的他那时候就有一种欲望“洛洛,你是属于我的”他想把紫洛这个粉嫩雕琢的精致娃娃藏起来只属于自己,他也被自己突然出来的想法下了一跳,但这种想法愈加的明朗,清晰,他便付诸与行动……

—————这天—————

“明天就是洛洛七岁的生日了,洛洛想要什么礼物”他问着紫洛,眼底满是宠爱,今天和明天他都可以和紫洛在一起,他很高兴,终于可以陪着她了

“哥哥,我前几天在杂质上看到一大片薰衣草,好漂亮啊,我想要一大片薰衣草,然后我和哥哥在薰衣草地里玩耍”

“洛洛,种植薰衣草是一种很大的工程,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了,不过哥哥有一天一定送你一大片薰衣草花园,你现在想一个礼物,好不好”许流年不想让紫洛失望,但也的确紫洛的要求在一天之内很难办到

“那好吧,可是我想不到其他的礼物了,不如哥哥自己去给洛洛选吧,我一定会喜欢的,嘻嘻”

“也可以,这样还可以给洛洛一个惊喜呢”十二岁的他伸手摸了摸紫洛的脑袋,对紫洛满脸的宠溺与娇纵……唇边的浅笑也越来越大,

可到了紫洛生日的这天,他拿着礼物,正高兴的打算去紫洛的房间,却没有找到紫洛,便把礼物放在了她的床头柜上,随后走了出来去找她,

可他却看见许若可一个人,短碎的头上满是血迹,他着急的跑过去问她怎么了

“哈哈……哈哈……好多血,不是我,不是我,怎么会这样呢,呜呜”许若可变的歇斯底里

他看着许若可一会笑一会哭,嘴里还模糊不清的说着什么,没有想别的,第一时间把许若可送往了医院,

诊断出的结果是,惊吓过度导致心里脆弱,进一步导致精神失常,唯一的办法就是去精神恢复中心接受心理辅导与治疗,

听到这个消息的许流年心中就像被石头压住了一样毕竟那时候许流年才12岁,他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去找爸爸和妈妈,可是结果是残酷的,他回到家,只有佣人递给他的一封书信:

流年,我和你妈妈还有紫洛已经移民去英国,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回来,这里的一切都靠你自己去打拼,信中还包裹着一张金卡,信的最后说明他可以用这一笔钱来做资金,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就这样,在这个家庭生活了两年接受了最好的教育,然后紫洛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眼前,他的世界一片灰暗,而在这个时候他便认识了冷翼与烈焰两人,成了莫逆之交,生活也重新起步,他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学业上,连跳几级的他十八岁便读完了所以可以学的东西,拿到了经济学博士与法言硕士学位,然后他放下学业,在商业中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打造成世界一线的主流企业,他现在拥有足够的光辉,可心中依旧是寂寞了,他希望可以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就当一切只是年少轻狂的一场梦,可他没有算到的事,十年后她居然会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重新整理好心绪的时候,他知道他的世界只剩下许若可,他总会去看若可,每次问起事情的时候,许若可的嘴里都会说“洛洛她……洛洛她……”他本想让若可告诉他这一切和洛洛没有任何关系,可若可的反应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紫洛做的,而且若可嘴里也说的是洛洛,每次一提到紫洛的名字,许若可的被动反应就极大,好像无比恐惧一样

许流年恨自己,如果不是他带她来到这里生活,即使他们过的苦点,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疯癫癫,他本来宠爱至极的紫洛天使般的脸孔,在他眼中愈发狰狞恐怖,他紧紧抱着许若可,似乎是发誓一样的说着

“若可,对不起,这一切我都会替你讨回公道,我会让她付出代价,我会变的很强到时候就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了,若可,你要快点好起来”

从他心里的情感多了一丝仇恨与报复之后他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那是可怕的梦魇

“不,洛洛,不会的,不会是你做的,你不要伤害若可,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每一次他都被噩梦惊醒,曾经那个他宠到骨子里的人儿在他的记忆里慢慢扭曲,变成一个虚伪,高傲,不可一世的人儿,他每次都会自嘲的笑笑“呵!也是,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她就是一个被宠上天的小公主,她怎么可能会去在乎我们呢”其实他也是不甘,他努力的一切,他所有的光环都是为了她,他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同样骄傲的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一句“洛洛,我爱你,嫁给我好么”她不知道这就是他许流年的动力,可是当一切都可以的时候,她却走了,走的一干二净,连解释都没有……所以他恨,不只是因为若可失常,还有她对他的绝情……

—————回忆终结—————

(提示:这次回忆片段仅仅是许流年的回忆,他记忆中的样子,并不能代表其他……)

“洛洛,我应该带你去看看若可,让这一切有个终结吧……”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让我们那没有来的及发展的感情也同样终结,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

你说的倾世绝恋,变成我一人单恋,

挥不去的记忆碎片,徒留我在回忆里祭奠……

《十七章童年事件的始末》

距离紫洛森林遇险已经过了好久的一段时间,紫洛也渐渐从那些不美好的记忆中脱离出来,她渐渐发现她的哥哥从那一次后对自己变的越来越好了,就好像小时候对自己一样,

“洛洛,今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她叫许若可,你记得么?”许流年看着状态好了许多的紫洛说着,这次自己可以放手了,作一个终结吧,呵呵,自嘲的笑了笑,

“哥哥,为什么你和翼哥哥都这么问,许若可……我记忆中没有这个人”紫洛不解为什么好多人都问她认不认识许若可,她应该认识么?

“你见过了就知道了,去准备一下,我们出发吧”许流年淡淡的说着,他心底还是不相信紫洛不认识许若可,但,既然他都决定放下了,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哦,好”紫洛看着许流年突然冷淡的声音,心底有一丝委屈,她是真的不知道啊

———神经失常康复中心分院———

紫洛和许流年很快就到达了许若可所在的康复中心

“哥哥,你要带我见得人,她是一个神经失常的人?”紫洛奇怪的张望着这是一间精神病院,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她是后期受刺激才失常的,并不是先天的,你……”许流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哦”

“到了,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吧”许流年推门进去许若可所在的病房,因为常年服用各种药物,和常年都在医院入住,所以许若可的面目有些苍白,但是的确也是个美丽精致的人儿,苍白无力的感觉最容易激起人们的保护欲

“若可,哥哥来看你了”许流年走到床前看着双眼紧闭的许若可,心底泛起阵阵的疼,他想保护的人最终一个个都没有保护住,都会离他而去,他注定会是一个孤独一生的人吧

床上原本双眼紧闭的人儿,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嘿嘿,你来看我啦,这次有什么好玩滴哇”语气中不自觉透露出孩子气,谁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正常的人,许若可抬起精致的脸庞,对着许流年一直“嘿嘿”的笑,暂时还没有发现紫洛的存在,瘦弱的身体从床上起来,好奇的瞧着许流年

“若可,别闹,我今天带了一个人来看你,她是紫洛”许流年也很奇怪,许若可今年已经是二十一岁了,按理说正常这个时候,即使一个人再瘦胸部也应该是会发育的啊可是她的还是扁平,其实他十年内看过许若可的次数虽然不少,但是一般情况下都会像今天一样,许若可在睡觉而他也没去打扰,所以并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她,而且这次他发现许若可的脖子居然有一块隆起,就好像是……

“紫洛,你是洛洛……洛洛”

突然出现是声音打断了许流年的思路,他见到许若可突然疯了似的跳下床,激动的抓着紫洛的肩膀,时这许流年才发现,许若可居然比紫洛高出差不多一个头,似乎和他的身高差不多

“呃,没错,我就是紫洛,你是若可吧”紫洛并没有太在意许若可突然见的动作,自然而然理解成这是一个精神失常者的正常表现,友好的打着招呼

“你是洛洛,紫色的眼睛,真的,你真的是洛洛……原来,你……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就站在我眼前,洛洛,我好想你”许若可歇斯底里的说了好多话,突然说不哪里来的力气把紫洛一把拉进怀里

“你……你说什么,你以前认识我,而且我怎么会死呢,你在说什么”紫洛有些郁闷,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而且……难道她们真的是认识,

“若可,你刚刚说什么,洛洛她怎么会死,”许流年听出了问题的关键,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若可为什么会这么说

“哈哈,哈哈”许若可推开紫洛,然后像疯癫似的满屋子跑,一不小心便突然摔倒,头正好撞到椅子的夹角处,顿时血顺着苍白的脸颊留了下来,样子似乎有点吓人,可他却混然不知的站起来,好像不知道疼痛的向紫洛走过去,

许流年看到许若可流血,第一时间出去找医生

紫洛看着这一瞬间发生了事件,慌了神,看到许若可满脸血迹的向她走来,恐惧如潮水般涌来

“不要,你不要,过来,全是血好可怕不要过来”紫洛顿时想逃,可是发生的一切使她慌乱失措,最后躲在一个墙角,蹲下抱着头“呜呜”的哭出声,

而马上就要到紫洛面前的许若可,突然的昏倒在了地上

找来医生的许流年,看着刚刚还友好打招呼的紫洛一下子变成现在的惊慌失措,心似乎痛的都没有的知觉,看了被医生包扎的许若可,然后走到紫洛的身边

“洛洛你怎么了,不要怕,哥哥在呢”许流年出声劝导着全身因为害怕而剧烈颤抖的人儿把她搂禁怀里

“不要,不要过来,好可怕,全是血”紫洛的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神志已经不清,脑袋紧缩在许流年的怀抱里,似乎许流年就像是一块溺水时的浮萍,可以拯救她的浮萍……

不一会,紫洛的心剧烈抽动着,呼吸渐渐的不稳,一种因缺氧致死的感觉浮现,

“啊!好痛好难受,我不能呼吸了”随后紫洛昏死了过去

许流年看着紫洛的脸色苍白,发现了问题,紫洛居然停止了呼吸

“医生过来你看她怎么了,她呼吸停止了”刚忙完包扎的医生立刻去给紫洛诊治,拿出听诊器想确诊

“不好,病人心脏衰弱,要立即抢救,快,转去总院,晚一步就来不及了”医生急促的出声,然后那个医生打电话安排

“总院么,我是分院李医生,一会儿会有一个心脏衰弱需要立刻抢救的病人,你们迅速去门口接待,晚一步病人将有生命危险”

“你说什么……不会的……”许流年疯狂的向总院跑去,这里据总院不远,不一会就到了,听到在晚一步就会有生命危险,许流年的心顿时像蹦极时从几千米跳落时心脏的脱离感觉,他已经无法言语,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句话,“不会的,不会的”,

看着抢救室的门一关,似乎把他也定格在了其中,他暂时忘却了一切……只期待着那个他期待的结果!

《十八章童年事件的始末》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于许流年来说,这似乎有一世纪那么长,手术室的灯亮了,一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许少爷我们暂时抢救成功,但是病人的情况不太稳定,还需要渡过今晚的危险期,病人以前发没发生过车祸等巨大的撞击事件,病人的心脉明显是经历过创伤的,而今天会发生这种状况,应该是旧疾复发,并且受到了刺激,我们的人力已经尽力了,现在真的只能听天,看病人本身的意志力,不过许少爷,还是做好……准备吧”听医生这么说,许流年心底的无名之火便即刻燃起

“滚,我告诉你,如果紫洛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立刻拆了你们医院,救不了人还开医院干什么当摆设么,然后,一个个把你们抓去非洲当义工”许流年的眼底血丝纵横,明显是疲惫与恐惧引起的他的洛洛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又再一次没有保护好她

“许少爷我们一定会尽力的,紫洛小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许少爷你可以试着用一些紫洛小姐在意的人或者事去唤醒她”那位医生因为许流年的话,从头凉到了底,许少爷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他现在只祈祷着紫洛小姐可以快速醒来……

“不是尽力是…必…须…”许流年的眸子更加清冷,他不允许有一丝意外产生,绝不允许

“恩许少爷,必须必须”医生吓得立刻消失在许流年的面前生怕自己再说错一句话,惹怒了这位性格暴躁的狮子……

还未清醒的紫洛在洁白无杂质的房间里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无生还的迹象,但是一切仿佛很和谐,紫洛与整个房间相融合,她如一个沉睡的小精灵,需要王子的呼唤来唤醒……

许流年慢慢走进,看着这样的紫洛,还有那医疗器械上生命指数的波动似乎快要成为一条直线,突然之间,悲伤铺天盖地,在他心中一点点流逝,浸透,慢慢腐蚀他的血肉,而他或许疼到没有知觉,连跳动的心也因紫洛的生命流逝虚无缥缈,不在跳动……

许流年走到床边,握着紫洛无力的手掌,一时之间,竟然哽咽,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双唇紧闭成一条直线,可以看出他带有深深的自责,

“许少爷你可以试着用一些紫洛小姐在意的人或者事去唤醒她”耳边回想起医生的话,他本想去给冷翼打电话,也许丫头是喜欢冷翼的吧,可却因为他的不甘心和自私,只要一个小时,洛洛,给我一个小时,让我来唤醒你……

望着病床上的人儿,许流年双唇请启

“洛洛,你知道么,你是我见过在这世界上最美的人儿,从看你的第一眼,我就会不自觉因你而牵绊”

“洛洛,你知道么,在十年前我就想把你这个粉嫩雕琢的女孩占为己有”

“洛洛,你知道么,十年的光阴里,是你,令我痛恨,却又令我深爱,在每一个没有你的夜里,折麽我的将是载满思念的梦魇”

“洛洛,你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许流年的喃喃话语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床上的人儿依旧沉睡……似乎永远都不会醒来,许流年看着墙上慢慢走过的指针时间在流逝,洛洛,你心里真的没有我么!

“洛洛,你不知道我最爱叫你的名字,洛洛洛洛,好像你真的只属于我一个人”

“洛洛你不知道,我爱你,可以不顾一切,说的所谓痛恨,无非是我想找一个可以忘记你的理由,可每个理由都让我更加放不下”

“洛洛,你不知道,爱你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信仰,心里有个地方,充满了悲伤”

“洛洛,你为什么会如此狠心,亦如十年前一样,十年后要再一次离我而去么,让我在这无尽的时光中,走到没有你的尽头……”

“洛洛,只要你醒来,我可以放弃一切,给你所有你想要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可以彻底的消失,不在打扰你的生活”

“洛洛,只要你醒来……”许流年的话语透露无尽的悲伤,情绪即进崩溃,泪水不自觉从他湛蓝没有光泽的眼中流出,顺着脸颊滴落在紫洛的脸上,许流年紧闭起双眼,

“洛洛,你……心里真的没有我,对不对……为什么,为什么?”许流年情绪低落,歇斯底里的说着什么,

“洛洛,你醒来好不好……”

紫洛在睡梦中听到有个人一直在她耳边喃喃自语,声音有力,字字敲击在她的心上,可是,人家好困,不要打扰我睡觉,洛洛,他说的洛洛是谁啊好幸福哦,

突然她感觉脸上一滴滴冰凉的液体滴在她的脸上,而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

洛洛,你……心里真的没有我,对不对……为什么,为什么?

“洛洛,你醒来好不好……”

啊!我就是洛洛,流年哥哥,哥哥,洛洛心中一直都有你的,这是怎么了,不要哭了,哥哥,洛洛很难过……

紫洛在睡梦中拼命挣扎与嘶喊,他不希望哥哥伤心,她现在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啊!哥哥……”拼命挣扎的紫洛真的发出了声音,同时也震惊了许流年

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睁开紧闭的双眼,看着床上没有丝毫改变的人儿,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但当他再抬起眸子看向人儿时,紫洛睁开的朦胧的双眼,淡紫色的瞳孔内满是空洞,似乎还沉浸在梦中不曾清醒,不一会,那双美丽的眼睛又一次幽幽的紧闭……

“洛洛……”许流年有些急促刚刚明明睁开了,怎么突然又闭紧,按起床边的急诊铃,

不一会紫洛的主治医师便赶了过了,

“她刚刚,明明醒了可不一会眼睛又重新闭上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许流年对着医生淡淡出声他现在关心的是紫洛的安危

紫洛的主治医师看了一会心情似放松又似喜悦的说

“许少爷,不必担心,太好了,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她睁开的眼睛又闭上,是她身体体质较弱,所以现在是在休息,也就是进入了真正的睡眠状态,明天早上就会清醒了”

许流年听到医生这么说,心里也轻松了很多,同样掺杂喜悦,因为是他唤醒了她吧,‘这样也许就说明了,他的洛洛还是很在意他的……

许若可的事似乎有很多地方不对,他没有忘了许若可见到紫洛时失常的表现,还有那句话“你居然没死……真的没死”或许只能等洛洛好了之后在去解开谜底,

沉默了好一会的许流年,医生以为他是听到紫洛小姐度过危险期,所以高兴的忘记了所有,很自觉的悄悄退出了病房太好了,现在他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因为许流年当初的一句话,他可是无时无刻承受着心里折麽生怕紫洛小姐发生什么意外,时刻祈祷着她快醒来,现在心中的石头也可以落下,自然心情会放松与喜悦了……

许流年也许是折腾了这么久,也许是听到紫洛没有事,现在已经是深夜,不自觉便有了困意,

熟睡中的紫洛,沉浸在梦中……

—————十年前—————

这天,七岁的小紫洛看着他的流年哥哥问她明天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意,她的流年哥哥好帅,流年哥哥是自己的专属玩伴,一想到这里不自觉心里泛甜,幸福的冒泡泡,他的流年哥哥刚刚还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好高兴啊然后有些脸红红的跑回了房间,

第二天如期而至,这天是她的生日了他期待着流年哥哥的礼物,忐忑的坐在自己床边等待着

这时“咚…咚…咚…”传来敲门声

“请进”紫洛以为是许流年来了,高兴的声音都有些软软的甚是可爱

“洛洛,若可祝你生日快乐”走进来的是许若可,

紫洛看不是希望的流年哥哥虽然心里有些黯然,但同样也因为许若可来祝她生日而感到高兴

“嘻嘻,若可姐姐来祝洛洛生日快乐,洛洛好高兴啊”其实小紫洛一直很羡慕许若可的,因为若可姐姐自从来了这里,一直很独立像个大孩子连洗澡这种事都是亲力亲为的,也不同意和别人住在一起,她要像若可姐姐学习啊

突然她发现若可姐姐不说话了,有些奇怪的看向许若可,突然之间被许若可的眼神吓到了,那种眼神好恐怖

“若可姐姐,你……”怎么了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被许若可的动作吓到了,

因为她的若可姐姐突然之间向前,双手附上小紫洛的肩膀,本来就因为年龄小所以个子也小的小紫洛闲的更加的娇小,

“洛洛,我不是你姐姐,不要当你的姐姐,我喜欢你,为什么你那么喜欢许流年却从来不曾多看过我一眼”许若可突然间说道,却惊慌了小紫洛

“若可姐姐,你在说什么,流年哥哥是我未来的丈夫,我当然会喜欢他了,而且若可姐姐比我大当然要叫姐姐”

“我不是你姐姐,洛洛,我喜欢你,我不要你和许流年在一起,长大后我也可以娶你的”

“若可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是女孩,你也是女孩啊我们怎么可以在一起呢”小紫洛突然有些奇怪的问道

“谁说我是女孩,要不是当初孤儿院里全部都是男孩,我为了可以让人注意到我,故意扮成了女孩,孤儿院里唯一的女孩,洛洛我喜欢你,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若可姐…你刚刚说什么,你是男孩”小紫洛震惊了,一直以来她的若可姐姐突然变成了男孩她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对我是一个男孩,所以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洛洛,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洛洛,我第一眼在孤儿院里见到你,就深深的喜欢你,可没想到你当时连看我一眼都吝啬,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许流年,我刚刚来孤儿院的时候就发现许流年的不一样,所以我用尽小把戏和许流年成为了好朋友,那天知道你要接他走,我故意让流年带我一起走”

“可你的话却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余,我只想要你可以发现还有我的存在可是你出来都不会注意到我”

听着许若可的话,小紫洛有一瞬间的呆楞,怎么会这样,可是她的心里只有流年哥哥,而且一直把若可当做姐姐的,随即想到了什么

“若可姐姐……呃,不对,若可哥哥,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流年哥哥这不是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就会和你在一起,我只想做流年哥哥一个人的新娘,”

紫洛的双肩被许若可剧烈的摇晃,一个步伐没有站稳,便被许若可推摔倒,

“洛洛,你怎么可以这样,一丝机会都不留给我你好狠心,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一点,一点点也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从来没把我当自己人”然后小紫洛便看到许若可突然冲出了她的房间,善良的小紫洛没有计较被推倒,反倒利落的起身去追许若可

“若可哥哥,等等我,不要这样”

眼看要过车辆庸杂的公路,小紫洛看着许若可像没有知觉一样继续前行着,突然一辆大型汽车迎面向许若可驶来,

“若可,小心……”小紫洛有些急了,突然之间一个大人姐姐快速的推开了许若可,而她自己却没有躲过大货车的撞击,顿时被撞出了好远,血凌乱的铺散了一地,

毕竟是小孩子,小紫洛被吓的愣愣的站在路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紫色的瞳孔内满是惊恐,映入她眼帘的只有血,满地的血,还有全身是血的大人,好狰狞恐怖,

许若可被推开时,虽然躲过了大货车可是因为推开时的力度过大,头部撞在了石板上,顿时血液流动渲染了许若可整张脸蛋,破乱的头发松散的零落在她的肩膀上,无一丝规律,

因为撞了人的大货车司机一阵慌乱,似乎想要肇事逃逸,重新驱动大货车,却因为刚刚发生的事乱了阵脚,车的方向没有控制好,直直的往小紫洛的所站的方向驶去,而呆楞的小紫洛依旧没有反应

许若可看到这一幕,不管不顾的向紫洛这边跑来,

紫洛突然间回过神看到许若可如此恐怖的样子,正在向她跑来,血淋淋的,更加的感觉到恐惧,想到了逃,然后快速挪动双腿,向与许若可相反的方向跑去,却与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直直撞上……

环绕在小紫洛耳边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许若可撕心裂肺的呼喊

“洛洛,不要”……

当她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病房,可见这里是医院,后来妈咪告诉她,是她自己突然晕倒才来医院的,这里是英国,她们已经移民入住在英国,

小紫洛也没有多想询问着许流年,可当她妈咪告诉她,他们独自把许流年留在中国,心里就非常的不满

虽然他的流年哥哥很成熟,有时候像个小大人,可是她的流年哥哥年龄也很小啊,她的父母怎么会狠心把他一个人留在中国,

现在小紫洛的记忆中关于许若可的全部记忆都已经消失……

准确可以说,小紫洛在现在的的生命以及生活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许若可这个人

小紫洛这种病症不是失忆,只是惊吓过度所导致的脑神经衰弱,而另她害怕的根源就是许若可,所以脑袋里关于许若可所有记忆都被掩埋与覆盖,是紫洛潜意识不愿意想起……

就像某些狗血剧情一样,

我不是忘记,而是不愿意想起,

但是丶在某些时刻丶回忆总是会突然打我一耳光丶然后指着旧伤不准我遗忘……

紫洛是,许流年又何尝不是,

因为接受不了某些事实的残酷,

紫洛选择了遗忘,而许流年选择了纠缠,用恨的方式去纠缠……

—————明天继续更新—————

我是丶泡沫丶

请加我的QQ1628751232

就算世界荒芜丶总有一个人会是你的信徒……

更新连载小说——

《流年若许,在爱我一次》

精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