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芳若说你没有因为我的事受牵连

御前的人办事最是利索。等我从冯淑仪处离开时,戍守存菊堂的侍卫只剩了刚才的一半。
槿汐扶着我的手慢慢出去,见夜色已深,又故意绕远路走了一圈,方又回到上林苑假山后的屋子,换了宫女衣裳,悄悄跟在槿汐旁边返回存菊堂。
其时正是两班侍卫交班的时候,适才被华妃那么一闹腾,多数人都是筋疲力尽了,加上玄凌撤走了一半侍卫,剩下的人也懈怠许多。芳若早已按照吩咐,将我送给眉庄的吃食分送给守夜的侍卫,那些食物里加了一定分量的蒙汗药,不过多时,那些侍卫都已经睡意蒙胧了。
悄悄掩身进去,芳若和小连子已经在里头候着,小连子低声道:“小主没有猜错,小主走后不久,她便从后堂偏门往曹婕妤宫里去了。”
呼吸一窒,虽然早已猜到是她,但一朝知晓,那股惊痛、愤怒和失望交杂的情绪还是汹涌而来,直逼胸口。我闷声不语,想是脸色极难看,小连子见了大是惶恐,问:“小主,要不要奴才先去把她扣下。”
我努力抑住翻腾的气息,静一静道:“不用。你只嘱咐他们要若无其事才好。”
小连子一愣,道:“是。” 我道:“你先回去吧。她的事我会亲自来审。”
小连子躬身退下,“奴才已经把船停在荷丛深处,小主回来时应当不会惹人注意。”
我点点头,见他走了,方一把握住芳若的手臂道:“姑姑,多谢你。”
芳若眼中隐有泪光,“小主这样说岂不是要折杀奴婢了。奴婢自府邸起伏侍小主,能为小主尽力也是应当的。”说着引我往内堂走。
存菊堂是向来走得极熟的了,穿堂入室,如同自己宫里一般。因着玄凌的宠爱,去年的今时,此处便开满各色菊花,黄菊有金芍药、黄鹤翎、金孔雀、侧金盏、莺羽黄;白菊有月下白、玉牡丹、玉宝相、玉玲珑、一团雪、貂蝉拜月、太液莲。紫菊有碧江霞、双飞燕、剪霞绡、瑙盘、紫罗繖。红菊有美人红、海云红、绣芙蓉、胭脂香、锦荔枝、鹤顶红。淡红色的有佛见笑、红粉团、桃花菊、西施粉、玉楼春,色色皆是名贵的品种。如云似霞的菊花丛中,眉庄颊上是新为人妇的羞涩微笑,揉进满足的光芒,柔声道:“皇上待我——也算是有心了。”真真是人比花娇。
然而光阴寸短,不过一年时间。菊花凋零了又开,而昔日的盛景已不复于存菊堂中。
宫女的鞋鞋底很薄,踏在落叶荒草上有奇异的破碎触感,入秋时分,草木萧疏之气隐隐冲鼻。月色下草木上的露水沾湿了宫鞋。因为眉庄失宠,合宫的奴婢也都巴不得偷懒,服侍得越发懈怠,以致杂草丛生、花木凋零,秋风一起,这庭院便倍显冷落凄凉。只剩了一轮秋月,如新眉般向繁茂的杂草遍洒清辉。
再转已入了内室,见眉庄站立门口,远远便向我伸出手来,眼中一热,一滴泪几乎就要坠下,忙快跑几步上前,牢牢与她握住了双手。
眉庄的手异常的冰冷。我还未说话,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滚滚落下来啜泣不已。眉庄亦是呜咽,仔仔细细瞧了我一回,方才勉强笑道:“还好。还好。芳若传话进来总说你很好,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我也放心了。”
我强撑起笑容道:“我没有事。就怕你不好。”
言语间芳若已退出去把风,眉庄的身量失去了往日的丰盈,一双手瘦嶙嶙紧握我的手和我一同走进内室。
进去一看,不由一怔,已觉空气中浸满了一种腐朽的味道。眉庄见我的神气,幽悲一笑道:“这里早已不是昔日的存菊堂了。”
我仍是不免吃惊:“话虽如此但你尚有位分,宫中竟然凋敝如此,那些奴才未免太过分!”
眉庄伸手一支支点燃室内红烛,道:“华妃势盛,那些奴才哪一个不是惯会见风使舵的,一味的拜高踩低作践我。若不是有芳若暗中周全,恐怕我连今日也捱不到了。”说着一滴泪坠下,正巧落如燃烧的烛火间,“嗤”一声轻响,滚起一缕呛人的白烟。
那烛火想来是极劣质的,燃烧时有股子刺鼻的煤烟味,眉庄禁不住咳嗽起来,我忙扶她坐下,衾褥帐帷颜色晦暗暧昧,连茶壶也像是不干净的样子。我仔细用绢子擦拭了碗盅,方倒了一杯出来,对着烛光一看,庆幸虽不是什么好茶但也勉强能喝。
见眉庄一饮而尽,我才慢慢道:“你别急。我必定向皇上求情尽早放你出来。”这话说得没有底气,我难免心虚。玄凌什么时候放眉庄,我却是连一点底都没有。然而如今,只好慢慢宽慰于她,但求能够疏解她郁闷的心结。
眉庄只是冷笑,似乎不置可否。
一弯下弦月照着窗,似蒙昧珠光四散流泻,堂外的草木荒疏气味缓缓涌进。烛火一跳一跃,幽灭不定间散发蜡油的刺鼻气味,红泪一滴一滴顺势滑落于烛台之上,似一声幽怨的叹息,映着沾染了凋败灰尘的重重锦绣帷帘,似我和眉庄此刻荒凉的心境,幽迷在昏暗的光线中。
半日,眉庄似乎心绪平复了些,才静静道:“我听芳若说你没有因为我的事受牵连,我才稍稍放心。幸而现在有陵容,你也不算孤掌难鸣了。”她略顿一顿,怔怔望着窗外因无人打理而枯萎的满地菊花,片刻才回转神来,淡淡问道:“皇上很喜欢陵容么?”
我一时微愣,随即道:“算不得特别好。但也远在曹婕妤之流之上。”
眉庄淡淡“恩”一声,“那也算很不错了。只是陵容胆小怕事,虽然得宠,但是有什么事还得你来拿主意。”
我答应了,见她身形消瘦,不由道:“不要生那起子奴才的气,到底保重自己要紧。今日你可听见外面的动静了。也算为你出了一口气。”
眉庄点头道:“听见了。只是她未必这么好对付。”
我不由叹气,“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罢了。”
我的目光渐渐往下,落在她依旧平坦的小腹上,终于忍不住问道:“当日你怀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眉庄凄然一笑:“人人都说我佯孕争宠,难道你也这么以为?”眉庄下意识地抚摸着平坦的腹部道:“以我当日的恩宠何必再要假装怀孕费尽心机来争宠?”
我淡定道:“你自然不必出此下策,以你当日之宠,有孕也是迟早的事。又何苦多此一举。”
眉庄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你明白就好。”
“姐姐,她们故意让你以为自己怀孕,得到一切风光与宠爱,然后再指证你佯孕争宠。”我叹口气,将所猜测的说与她听:“恐怕从江太医给你的方子开始,到他举荐刘畚都是有人一手安排的。正是利用了你求子心切才引君入瓮,再用一招釜底抽薪适时揭破。”
眉庄道:“她们一开始就布了此局,只待我自投罗网。”她紧紧攥住手中的帕子,“也全怪我不中用!”两行清泪从她哀伤悲愤的眼眸中直直滴落,“直到茯苓拿了沾血的衣裤出来,我还不晓得自己其实并没有身孕。”眉庄的指甲已留得三寸长,悲愤之下只闻得“喀”一声轻响,那水葱似的指甲齐齐断了下来,我唬了一跳,眉庄眼中尽是雪亮的恨色,“她们竟拿皇嗣的事来设计我!”
想起眉庄听闻怀孕后的喜不自胜,我不由黯然。她是多么希望有一个孩子,安慰冷清夜里的寂寞,巩固君王的恩宠和家族的荣耀。
我安慰道:“事已至此,多少也是无益。你可晓得,连我也差点着了她们的道儿。本还想再扶持华妃协理六宫,若非我今日引她入局,恐怕日后我与陵容都是岌岌可危了。”
“我在里头听得清楚。”眉庄凄惶道:“我已经不中用了,但愿不要连累你们才好。”说罢侧身拭泪道:“能救我脱离眼下的困境是最好,如若不能也千万不要勉强。你一人独撑大局也要小心才是,万万不能落到我这般地步……”
我心口一热越发想哭,怕惹眉庄更伤心,终于仰面强忍住。
昏寐的殿内,古树的枝叶影影的在窗纱上悠然摇摆,好似鬼魂伸出的枯瘦手爪。秋虫的鸣叫在深夜里越发孤凄清冷,直触的心头一阵阵凄惶。
我极力道:“皇上……他……”然而我再也说不下去。玄凌对眉庄的举止,未免太叫我寒心。兔死狐悲,唇亡齿寒啊!我终于抑制不住心底对前尘往事的失望与悲哀,缓缓一字一字道:“皇上……或许他的确不是你我的良人……咱们昔年诚心祈求的,恐怕是成不了真了。”
“良人?!”眉庄冷笑出来,几近刺耳,“连齐人的妻妾都晓得所谓‘良人’是女子所要仰望终身的……”眉庄紧咬嘴唇,含怒道:“他……他何曾能让你我仰望依靠!”眉庄的声音愈见凄楚,似乎沉溺在往事的不堪重负里,“昔年我与你同伴闺中,长日闲闲,不过是期望将来能嫁得如意郎君,从今后与他春日早起摘花戴,寒夜挑灯把谜猜,添香并立观书画,岁月随影踏苍苔。纵然我知道一朝要嫁与君王,虽不敢奢望俏语娇声满空闺,如刀断水分不开,也是指望他能信我怜惜我。”
眉庄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哽咽,她的字字句句如烙在我心上,生生逼出喉头的酸楚,这些话,是昔年闺阁里的戏语,亦是韶龄女子最真挚的企盼……
我勉强含泪劝道:“你放心,她们陷害你的事我已着人去查,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你耐心些。等真相水落石出那一日,皇上必定会好好补偿你,还你清白的。”
眉庄哀伤的笑容在月光下隐隐有不屑之意,“补偿?这些日子的冤和痛,岂非他能补偿得了的。把我捧于手心,又弃如蔽屐,皇上……他当真是薄情,竟然半分也不念平日的情分!”
心头有茫然未可知的恐惧袭来,只是茫茫然说不出来,只觉得一颗心在眉庄的话语中如一叶浮舟颠簸于浪尖,终于渐渐沉下去,沉下去……
眉庄只凝望我的神色,道:“或许这话你今朝听来是刺心,可是落魄如我,其中苦楚你又如何明白?”她略停一停,复道:“这昔日尊荣今日潦倒的存菊堂倒叫我住着想的明白,君恩——不过如是。”她看着我愈加复杂难言的神情,淡淡道:“不过皇上对你是很好的,不至于将来有我这一日。只是你不必劝我,出去也只是为了保全我沈氏一族。皇上……”她冷冷一笑,不再说下去。
我欲再说,芳若已来叩门,低声在外道:“请小主快些出来,侍卫的药力快过,被发现就不好办了。”
我慌忙拭一拭泪,道:“好歹保重自身,我一定设法相救于你。”
眉庄紧一紧我的手,“你也保重!”
门外芳若又催促了两声,我依依不舍地叮嘱了两句,只好匆忙出去了。
秋日的夜色随着薄的雾气蔓延于紫奥城的层层殿宇与宫室之中,仿佛最隐秘的一双手,在黑夜里探寻这这深宫里每一个阴冷或繁华的角落或楼阁里的秘密与阴谋,随时随地,叫人不知所措。
我轻悄避开宫中巡夜的侍卫,来到小连子预先帮我安排好小舟的地方,沿着曲折石径潜入藕花深处。
小小的一只不系舟,在我上船时轻微摇晃漾开水波。只觉舟身偏重,一时也不以为意,只解开了系舟的绳子。正要划动船桨,忽然听见有成列的侍卫经过时靴底磔磔的声响。一时慌乱,便往狭小的船舱里躲去。
忽地脚下软绵绵一滑,似乎踏在了一个温热的物事上,我大惊之下几乎叫不出声来,那物事却“哎呦”大唤了一声。
是个男人的声音!并且似乎熟悉,我还来不及出声,已听得岸上有人喝道:“谁在舟里?!”
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腔子,蓬蓬狂窜于胸腔之内。我闭目低呼,暗暗叫苦——万一被人发现,今日所布下的功夫就全然白费了,连眉庄也脱不了干系!
然而黑暗逼仄的船舱里有清亮的眸光闪过,似是惊讶又似意外,一只手紧紧捂住了我的嘴,探出半身与舱外,懒懒道:“谁在打扰本王的好梦?”
声音不大,却把岸上适才气势汹汹的声音压得无影无踪,有人赔笑着道:“卑职不晓得六王爷在此,实在打扰,请王爷恕罪。”
玄清似乎不耐烦,打一个哈欠挥手道:“去去。没的搅了本王的兴致。”
玄清向来不拘惯了,无人会介意他为何会深夜在此,何况他太液池上的镂月开云馆是他的旧居,每来后宫拜见太后,不便出宫时便住在那里,远离了嫔妃居处。
岸上的人好像急急去了,听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他方道:“出来吧。”
我“呜呜”几声,他才想起他的手依然捂着我的嘴,慌忙放开了。我掀开船舱上悬着的帘子向外一瞧,脸上却是热辣辣烫地似要烧起来。
他好像也不自在,微微窘迫,转瞬发现我异常的装束却并不多问,只道:“我送你回去。”
我不敢说话,忙忙点头,似乎要借此来消散自己的紧张和不知所措。
他用力一撑,船已徐徐离岸丈许,渐渐向太液池中央划去。慢慢行得远了,一颗狂跳的心方缓缓安稳下来。
紫奥城所在的京都比太平行宫地势偏南,所以夏日的暑气并未因为初秋的到来而全部消退。连太液池的荷花也比翻月湖的盛开的久些。然而终究已经是近九月的天气,太液池十里荷花弥漫着一种开到极盛近乎颓败的靡靡甜香,倒是荷叶与菱叶、芦苇的草叶清香别致清郁。十里风荷轻曳于烟水间,殿阁楼台掩映于风雾中,远处绢红宫灯倒影水中,湖水绮艳如同流光,四处轻漾起华美软缓的波榖,我如同坐于满船星辉中徜徉,恍然间如幻海浮嵯,不由陶醉其间。
见舟尾堆满荷花,我微觉疑惑,出言问道:“已是八月末的时节,连莲蓬也不多了,为何还有这许多新开荷花可供王爷采摘?”
他徐徐划动船桨,颀长身影映在湖水中粼粼而动,萧萧肃肃如松下风,散漫道:“许是今夏最后一拢荷花了。小王夜访藕花深处,惊动鸥鹭,才得这些许回去插瓶清养。”
我仰视清明月光,“王爷喜欢荷花?”
“予独爱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潋而不妖。”他温文笑言。
流水潺湲流过我与他偶尔零星的话语,舟过,分开于舟侧的浮萍复又归拢,似从未分开一样。
我见已经无人,便从船舱中钻出,坐在船头。我的鼻子甚是灵敏,闻得有清幽香气不似荷花,遂问道:“似乎是杜若的气味?只是不该是这个季节所有。”
玄清道:“婕妤好灵的鼻子,是小王所有。”他瞻视如钩弯月,清浅微笑似剪水而过的一缕清风,带起水波上月影点点如银,“山中人兮芳杜若,屈原大夫写的好《山鬼》。”
我掩袖而笑压住心底些微吃惊,“王爷似乎有了意中人?”他但笑不语,手上加劲,小舟行得快了起来。
见玄清意态闲闲,划桨而行,素衣广袖随着手势高低翩然而动,甚是高远。不由微笑道:“如斯深夜,王爷乘不系舟泛波太液池上,很是清闲雅适哪。”
他亦报以清淡微笑,回首望我道:“庄子云‘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虚而遨游者也’。清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富贵闲人一个,只好遨游与兴。”忽而露出顽色:“不意今日能与美同舟。竟让小王有与西施共乘,泛舟太湖之感。”
我略略正色,“若非知晓王爷本意,嫔妾必然要生气。请王爷勿要再拿嫔妾与西施相比。”
玄清轻漠一笑,大有不以为然之色,“怎么婕妤也同那些俗人一般,以为西施是亡国祸水?”
我轻轻摇头,曼声道:“西施若解亡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他不解,“婕妤若如此通情达理,又何故说刚才的话。”
轻拢荷花,芳香盈盈于怀,“范蠡是西施爱侣。西施一介女儿身,却被心爱之人亲手送去吴国为妃,何等薄命伤情。纵然后来摒弃前嫌与之泛舟太湖,想来心境也已不是当日苎罗村浣纱的少女情怀了吧。绮年玉貌被心上人范蠡送与敌国君王为妃,老来重回他身边,可叹西施情何以堪。”
他略一怔忡,清澈眼眸中似有流星样的惊叹划过,唇角含笑,眼中满是锁不住的惊喜,“史书或叹西施或骂吴王,从无人责范蠡。清亦从未听过如此高论。”他忽然撒开船桨一鞠到底:“婕妤妙思,清自叹弗如。”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使得小舟轻晃,我一惊之下忙抓住船舷,只觉不好意思:“嫔妾只是以己度人,闺阁妄言,王爷见笑。”
许是船身摇晃的缘故,忽然有东西自他怀中滑落,落在我裙裾之上,他浑然未觉,只是侃侃道:“果如婕妤所言,范蠡不及夫差。至少夫差对西施是倾心以待。”
我点头喟叹,“是。夫差是倾一国之力去爱一个女人。是爱,而非宠。若只是宠,他不会付出如斯代价,只是于帝王而言,这太奢侈。”
他似襟怀掩抑,感叹道:“宠而不爱,这是对女子最大的轻侮。”
心中突地一动,他说从未听过我这般言论。而他的话,我又何曾听别人说过,豁然间似乎胸腔之中大开大合,眉庄的话与他的话交杂在一起澎湃如潮,怔怔地说不话来。
宫中女子只求皇帝的恩宠可保朝夕,又有谁敢奢求过爱。纵使我曾抱有过一丝奢望,亦明白弱水三千我并不是玄凌那一瓢。
他蓦地转头,目光似流光清浅掠过我脸庞,“婕妤似乎心有所触,是肺腑之慨。”
兰舟凌波,划入藕花深处,清风徐来,月光下白鹭在粼粼的波光中起起落落,偶尔有红鲤出水溅起水花朵朵。我沉默以对,片刻复又如常微笑:“王爷多心了,嫔妾只是就事论事,也是感叹西施红颜命薄。”
我不晓得,为什么有时候他说的话总叫我触动到说不出话来。微微低头,见湖水浓滑若暗色的绸无声漾过,身上穿着的宫女裙装是素净的月白色,映着流波似的月光隐隐生蓝。有素雅一色落于裙上,却见一枚锁绣纳纱的衿缨兀自有柔和光泽。
银丝流苏,玳瑁料珠,显见是男子所佩的物事,应该是眼前那个人的。本当立即还给他,不知怎的乍然按捺不住好奇心。见他重取了船桨划行并不注意,便悄悄打开一看。
衿缨轻若无物,几朵杜若已被风干,似半透明的黄蝶,依旧保留高贵姿态,幽幽香气不绝如缕。我会心微笑,杜若是高洁的香花。
正要收起衿缨还他,见有柔软一片红色收于袋底,随手摸索出来对着月光一看,几乎要惊得呆在当地。素白掌心上轻飘一抹正是我除夕当夜挂于倚梅园梅树上的那枚小像!小允子手巧,小像容态笑貌纤毫毕现。任何人只消仔细一看都晓得是我。太意外!茫茫然几乎不知所措。只觉得脑中缕缕响起《山鬼》之调,迷迷茫茫似从彼岸而来,隔着虚幻的迷津洪渡,只反复咏叹一句他刚才所说的“山中人兮芳杜若”。
他只管撑舟前行,偶尔赞叹月光如银,良辰美景。我竟然感到心虚,一瞬间辨不清方才与我高谈阔论的那人是不是细心收藏了我的小像与杜若一并珍藏的那人。直到发髻上那支錾金玫瑰簪子滑落砸在手臂上,才疼得恍然醒神过来。錾金玫瑰簪子是日前玄凌所赐珠宝中的一件,我瞧着手工好,款式也别致,便别在了发髻上,连换作宫女服色也不舍得摘下。谁想它打磨的这样光滑,头发一松几乎受不住。乍然一见这簪子,立时想起自己是玄凌宠妃的事实,仓促间迅速决定还是装作不知最好。极力镇定收拾好心绪,把杜若与小像放于衿缨中收好,才平静唤他,“王爷似乎掉了随身的衿缨。”
他接过道一声“多谢”,随即小心翼翼放入怀中,全然不在意我是否打开看过。仿佛我看与不看都是不要紧的事,他只管珍爱这衿缨之中的物事。
我徒然握紧裙上金线芙蓉荷包下垂着的比目玉佩,生生地硌着手也不觉得。只是痴痴惘惘一般出神。
他是何时得到的,怎么得到的,我全然不晓得,费心思量亦不得其法。只是觉得这样放在他身边一旦被人发现是多么危险的事。可是见他贴身收藏,却也不忍说出这话。
云淡风轻的他载着满腹心事的我,他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此枚衿缨是清心爱之物,若然方才遗失,必是大憾。”
我这才听见他说话,自迷茫中醒转,道:“王爷言重了。一枚衿缨而已。”叹息低微得只有自己能听见,我勉声道:“既是心爱之物,王爷不要再示于人前,徒惹是非无穷。”
他还未及说话,小舟已到棠梨宫后小小渡口。我拾裙而上告辞,想起一事,转首含笑欠身:“有一事请求王爷。”
“但说无妨。”
“嫔妾于行宫内曾偶遇小小麻烦,幸得贵人相助解围。只是无论王爷听说任何关于太平行宫夜宴当晚的事,都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曾与嫔妾相遇说话,就如今晚一样。王爷如应允,乃是嫔妾大幸。”
他虽不解其中意,仍是微笑应允,“诺。小王只当是与婕妤之间一个小小秘密,不说与第三人知。”他又道:“能与婕妤畅谈是小王之幸,如清风贯耳。日后有幸,当请婕妤往小王的清凉台一聚,畅言古今,小王当为之浮三大白。”
我道:“月有阴晴圆缺,人亦讲求缘分定数。有些事随缘即可,有些事王爷多求也是无益。盛夏已过,清凉台过于凉爽,嫔妾就不前往叨扰了。”
他有一刹那的失神,左手不自觉按住适才放衿缨的所在,转而澹然道:“清凉台冬暖夏凉,如有一日婕妤觉得天寒难耐,亦可来一聚,红泥小火炉愿为婕妤一化冰寒霜冻。”他垂下眼眸,下裳边缘被湖水濡湿,有近乎透明的质感,声音渐次低了下去,也似被湖水濡湿了一般,“清也盼望,永远没有那一日。”
内心有莫名的哀伤与感动,仿佛冬日里一朝醒来,满园冰雪已化作百花盛开,那样美好与盛大,却错了季节,反而叫人不敢接受,亦不能接受。
我不会不记得,我的夫君是天下至尊。而他,是我夫君的手足。 注释:
、借用越剧《红楼梦》选段中几句,为宝玉设想的与黛玉的婚后生活,两情融洽。
、出自《庄子·列御寇》:“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虚而遨游者也”。意指不拴榄绳之船,逍遥自在,令人神往。
、山中人兮芳杜若:出自屈原《山鬼》,意思是我所思慕的人就像杜若般芳洁。是表达情意的诗句。
衿缨:即编结的香囊,男子佩带的小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