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一个老和尚六根清净怎么对姑娘那么上心哪

满月 临仙镇。满月楼。
原本这个满月楼是不叫满月楼的,名曰听风阁,生意一直稀稀拉拉的。某日镇子上来了个手持拂尘的道人,那道人仙风道骨活像说书人口中的太上老君。他掐指一算说这名字不吉利,只听风来不见客,不如叫满月楼,月圆人圆皆大欢喜。
那苏掌柜本来不是一信邪的主儿,大概看那道人说得一板一眼的,于是将信将疑的将金字大招牌一挂,生意果真如那道人说的皆大欢喜。苏掌柜还以为遇见了神仙,再去寻那老神仙道谢已经是半月之后,那老神仙早已不知去向。如今苏掌柜已经变成了苏老掌柜,他的儿子苏小掌柜说起这个名字的典故还如他爹当年一样的啧啧称奇。
当然,一开始我也是有兴趣听这一老一小的瞎吹,可是时间长了也就厌倦了,说不定是那狡猾的老头看生意不好自己改了名字,然后编了个故事来骗路人。
这五月的梅雨天总是让人觉得犯困,尤其是到了晌午,空气又湿又闷,本镇的人都憋在家里,只有过路的人才到店里歇脚。苏老掌柜和苏小掌柜都窝在家里喝老板娘煮的排骨芋头汤,我记得那种汤是乳白色的,有一种淡淡的奶香。
我的娘亲曾经也喜欢煮这种汤,用细细的瓷小火慢慢的熬,乳白色的汤流过喉咙,娘亲说,你爹最喜欢这种汤了。
我问娘亲,我爹是谁?她把脸扭过去看窗外漫天的粉色桃花说,去练功吧。
那时候我只有七八岁,娘很少像狗子他娘那样将我抱在怀里亲我的脸,她总是说,去练功吧。桃源村早春的桃花是我记忆里唯一的颜色,我拿着剑在桃花林里胡乱的挥舞,娘亲见了只是皱着眉叹气。我不知道娘亲为什么总是逼我练功,所以娘亲死后,我就将那把笨重的剑埋在了屋外的桃树下,一个人走出了桃源村。我离开桃源村的时候,正是桃树结果的时候,我将桃核穿成串挂在脖子上,狗子在村头拉着我的袖子哭,月见,你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只是狗子本来就肥头大脸的,这样一哭活像我偷的李婶家的冬瓜。我只好安慰他,我要去闯荡江湖,将来干一番大事业赚很多的钱,把桃源村的石屋都镶上金边。只是我路过临仙镇的时候病得半死被苏老板娘收留,这一呆就是六年,或许我这辈子都注定不能给桃源村的石屋镶上金边。我留在满月楼当伙计,一个月只有二钱银子,这足够我去布庄裁件像样的衣裳了。
布庄就在镇子的最北头,隔壁的小梦姑娘每次裁了新衣裳后都会将她全部的胭脂都涂到脸颊上来酒楼晃上一晃。那苏小掌柜是个读书人没见什么世面,以为那猴子屁股一样的脸就是倾国倾城。其实我见过比那美过上万倍的姑娘,她们的眉眼精致得如玉芙蓉的糕点。苏小掌柜笑得牙齿上的白菜梆子都露出来了,你这穷小子大概是讨饭的时候饿得眼花了,这世上是没有女子能比上玉芙蓉的糕点的。
临仙镇有句老话,满月楼的酒,观音山的松,九天仙女也比不上的玉芙蓉。
那玉芙蓉的糕点美得不似凡间之物,晶莹剔透八面玲珑,当然价钱也贵得让人咋舌头,大概我做五年的工能吃上那么一块,就连苏老掌柜的也就只尝过一次而已。我懒得和苏小掌柜的争辩,我甚至还奉承他有眼光,劝他赶紧将小梦姑娘娶回家省得她整日在街上乱逛身子扭得像一团麻花。
梅雨 我早知道小梦姑娘那样不安分的女人容易惹出事端。
小梦姑娘失踪的第二天已经传得满城风雨,有的说她跟镇东头玉器店的光棍私奔了,有的说她被过路的大盗掳了去做压寨夫人,还有的说她早就被害死了尸体可能就埋在镇里的某个角落。小梦姑娘的娘刘婶吓得痴痴傻傻的,像一捆发疯的抹布一样跑到满月楼,扯住一个客倌的衣裳就问,是不是你把我们家小梦藏起来了?
其他的客倌只是像躲瘟疫一样的躲着这个半疯的婆娘,只有一个人非但没有躲,反而一把拉住刘婶的手腕。我小时候练过一段时间功夫,虽然也只是三脚猫,但是替人打通七经八脉的招势我还是记得。刘婶只不过一时疾火攻心,替她打通经脉就不至于真的疯掉。那个男人戴着大大的斗笠,黑纱下的脸若隐若现,我故意去添了几次的酒,他都一声不吭闷得像块石头。
我本以为小梦姑娘是自作孽,可是不过几天的工夫,整个镇子上的中年婆娘都疯了似的满街乱窜,她们的女儿都在一夜之间不知所踪。镇子上的捕快忙得焦头烂额依然没有一点头绪,整个镇子人心惶惶,连晌午也没心思在家歇息都聚到了满月楼来喝酒。
那个戴黑纱的男人每日都来喝酒,他不是本镇的人,却在这个镇上似乎停留了许久。但话又说回来,镇子上最近来了很多陌生的人,酒楼的生意也好了很多,苏小掌柜离他买大屋子的梦想越来越近,我却离我的梦想越来越远,我现在只想尝一口玉芙蓉的糕点,并且要为这个梦想奋斗终生。
梅子黄时雨。
我惆怅的望着门外扯不断的雨,心想如果以这个人口失踪的速度发展,大概全镇上未婚待嫁的姑娘都要丢光了。到时候苏小掌柜买了大屋子要将谁装进去呢?
“小二哥,来壶上好的十里香。”
客倌招呼了几声才将我的魂扯回来,我急忙热情的迎过去,那公子手持羽扇一双桃花眼眨啊眨的,自以为是万人迷。虽然讨厌他同我一样的玉树临风,我还是恭敬的给他斟酒,客倌是外乡人吧。
不错,在下路过贵宝地,一定要品这满月楼的酒,看观音山千奇百怪的松,还有尝尝那比美人还消魂的玉芙蓉。
那公子哥说着便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子,那女子刚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多少次我蹲在玉芙蓉的门口闻着这股香气吞口水。想必这公子必定是个腰缠万贯的主儿,否则也吃不起那玉芙蓉的糕点。他肯定被我流口水的样子恶心到了,或者他可怜穷人的生活决定大发慈悲。
“小二哥,你也尝一块吧。”
我从来没有想到天上掉的馅饼会砸到我的头上,理智和情感交战了半天,我突然想到如果梦想那么容易就实现的话,我的下半辈子要怎样纠结的活?
“小的不敢。”我急忙又斟上酒,手却被那公子哥一把握住,嘴里叨念着:“以妾红酥手,赠君黄藤酒。”我的手一抖,酒全洒在了桌子上。大概这位哥哥吃了玉芙蓉的糕点后想美女想疯了,我决定不跟他计较,若我触怒了他,这小子一生气在隔壁开个月满楼,那我就真的要去讨饭了。
“客倌,您醉了。”我咬牙切齿的陪笑说。 “在下唐双修,敢问小二哥怎么称呼?”
“客倌,小的是个跑堂的,贱人一个贱命一条,名字随便叫就好。” 夜色
苏小掌柜最近常常让我守到很晚才打烊,因为有两个出手阔绰的客人都喝酒喝到很晚。一个是那个神秘的黑色面纱,一个是那个风流轻佻的唐双修。两个人都投宿在对面的龙凤客栈,可是隐约觉得两个人的陌生之间有暗潮汹涌。
龙凤客栈喂马的小厮福祥无聊的时候来找我谈天,他说:“那两个人可怪了,说不认识吧,那个唐公子总是盯着那个戴面纱的公子不放。说认识吧,也不见他们讲过话。不过最怪的还是那个老和尚,整日打听那些失踪女子的情况。你说一个老和尚六根清净怎么对姑娘那么上心哪!”
我不知道那老和尚为什么对姑娘那么上心,我只知道临仙镇的太平日子到头了,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令我寝食难安。我经常在万籁俱寂的夜里趴在窗前看月亮缺了又圆。离开桃源村的之前我并不知道月亮会有圆缺,也不知道月亮会离我那么远。我和狗子到了晚上就会去山坡上看月亮捉萤火虫,月亮那么大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那些萤火虫在月色中轻舞。
不过我不再提起桃源村,苏老板娘说,那只是我做的一个梦,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桃源村这个地方。
我不知道我来自哪里。 我已经找不到了回桃源村的路。
我已经有六年没有去看娘亲的坟。
我不想念娘亲,我想起娘亲就会想到她逼我练武功并垂头叹气的样子。我也叹了口气正要关好窗子歇息,只看到对面客栈一扇窗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这个距离并不是很远,只隔了一条街,只见两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将一个昏迷的姑娘扶到桌边,并撕下她左边的袖子。他们好象在找什么东西。或者说,在找一个标志。那两个人对看一眼摇了摇头,然后从桌边上的笼子里取了一只鸽子,并写了字条绑在鸽子的腿上。我想仔细看清楚那个趴在桌子上的姑娘是不是镇子上的姑娘,身子刚探出去就碰掉了支起窗子的竹棍。
啪。 竹条打在青石板上,空旷安静的街道上有隐约的回响。
对面的两个人警觉的跑到窗边,我急忙躲在窗后看那两个人关了窗子灭了灯。县里来的捕快就住在镇子西头的馆驿,为了苏小掌柜买的大屋子能装着他日思夜想的小梦姑娘,我决定趁夜走一趟尽快帮他们破了这起失踪案。
夜色如水,月光如纱。
我的步子又碎又急,这本来不长的一段路走得我筋疲力尽。只是我低估了那两个夜行衣人的谨慎程度,他们在镇西头的馆驿门口悠闲的抱着胳膊欣赏月色。
“你们是什么人?”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我退后几步,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就这么死了,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还不如一根鸿毛。
“我不想死。” “这可由不得你。”
我开始后悔我没有带着那把笨重的剑,如果我是个学武的奇材,现在他们一定跪在我的脚下哭爹喊娘了。也许娘亲是对的,她懂得江湖险恶。
我说了,我不想死,可是这由不得我。其中一个黑衣人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掌,他这一掌太快了,我躲闪不过轻易地就被击中。胸腔中溢出一口腥甜,疼痛的感觉蔓延全身。那个黑衣人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说:“是个女的?”
“看她的左臂!”
我的衣袖仿佛是被风给撕裂,我惊讶的尖叫一声捂住上臂,那个红色梅花胎记露了出来。
那个戴黑色面纱的男人和唐双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他们走路都没有声音,我还以为见到了黑白无常。
“你们休要多管闲事,快让开,否则我手里的刀可不认人。”
唐双修微微的笑:“彭大虎和彭二虎,江湖人称大刀二斧。兄长擅长用刀,疾如闪电,兄弟擅长用斧,天生神力。只是很可惜,你们再快,力气再大,也比不上我手中的仙羽扇。”
“你是知晓天下事的唐双修?”拿斧子的彭二虎冷冷的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若阁下非到阻拦休怪我兄弟二人不——”
“客气”两个字卡在喉咙里。那个戴黑色面纱的男人将我从地上抱起来,冷冷的丢给目瞪口呆的唐双修两个字,“罗嗦”。
我想彭氏兄弟临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捂着胸口盯着那两具直立着的尸体,他们像标本一样栩栩如生的站在那里。那个戴黑色面纱的男人抱起我脚底像踩了云一样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只听见唐双修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回响:“黑面鬼,你是谁!你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侠客
苏小掌柜将房门敲得震天响告诉我他的小梦姑娘好好的回来时,我正在做一个噩梦,那两个狰狞的黑衣人,一个拿刀,一个拿斧子正像砍萝卜一样砍我的脑袋。被苏小掌柜吵醒后我还余惊未消。昨天晚上的一切果然都是噩梦,那些人全部都是我梦里一相情愿的杜撰,而且杜撰的那么真实。左臂那个鲜红欲滴的梅花形胎记嗜血的红,上面红光乍现,隐隐的疼痛。
小梦姑娘对于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完全不记得,她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还在自己的床上。就像镇上其他失踪的姑娘都好好的回来,可是这么大个镇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打更人清晨的时候发现镇西头的馆驿门口站着两个黑衣人,他心里害怕就去找了捕快,谁知道那两个人已经死了,直到有人碰他们才轰然倒下。
这一切我听得心惊胆战,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救我的必定是唐双修和那个神秘的黑色面纱男子。我心不在焉的抹着桌子,苏小掌柜和他的小梦姑娘在旁边情义绵绵暗送秋波。好几次苏老掌柜的叫我,我都没有听见,苏老板娘觉得不对劲将我拉到内堂问:“月见,是不是那个李小梦缠着我儿你不开心?”
苏老板娘这么多年待我如女儿一般,扮成男子在酒楼帮忙也是我的主意。她很早就想将我嫁给苏小老板,然后买个大屋好好过日子。只是苏小老板一直不知道我是女子,还心心念念着姿色平庸的小梦姑娘,这让苏老板娘多次劝我赶快恢复女儿身,省得准夫君被别的坏女人抢走。我并没有不嫁苏小老板的理由,也没有非他不嫁的理由,这让我寝食难安。
那个黑色面纱的男子是晚上来的,那个唐双修像个跟屁虫一样,那人来,他也来了。现在镇子不太平,到了晚上就没了客人,苏小掌柜去给客人送完酒就回家了,我到后堂温了酒默默的给他们斟上。
“跟我离开这里。”黑色面纱的男子说,“你现在就去打点好一切,我们马上走。”
“你是谁?那些人又是谁?你为什么救我?你要带我去哪?”
“我是救你的人,那些是要害你的人,他们已经找到你了,我要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他饮了手中的酒转向唐双修,“我要带她走。”
“先告诉我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将梅花仙交给你?”唐双修捏着酒杯,“连彭氏兄弟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这如果传出去,我这包打听的名声就坏了。”
“头发。我只不过用她的一根头发穿过他们身体的死穴而已。”
“头发?”唐双修苦笑,“看来我是不能阻止你带走她了。”
他又饮了一杯酒说:“可能再也喝不到满月楼的十里香了,林月见,你现在马上收拾东西跟我走,他们现在正朝这边赶来。”
我想这两个男人年少的时候心里一定有过什么阴影,我怔了半晌等他们喝完一壶酒才说:“对不起两位客倌,我们打烊了,请明日再来吧。”
“如果你想看到流血就不要走。黑色面纱站起来就要往门外走。”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燕千秋。” “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以后会知道的。”
我长这么大接触最多的男人就是苏老掌柜和苏小掌柜。苏老掌柜每日都在算帐房进了多少银两,苏老板娘买了多少衣裳首饰,怎样才能将另一个傻跑堂的工钱由两钱银子减到一钱半。而苏小掌柜一开口就是,子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燕千秋这样的人只听茶馆里说书人的口中听到过,飞檐走壁来去无踪除强扶弱的大侠客。
福祸 如果你想看到流血就不要走。
苏老板娘熬的排骨芋头汤那乳白的颜色刹那间变得血红,我惊呼一声,碗掉在地上。
“月见,你没事吧?”
“没事干娘。”地上的汤还是好好的乳白色,左臂突然尖锐的疼痛起来,那朵红色的梅花胎记仿佛泛着嗜血的光。我想,我必须要弄清楚一件事,我的娘亲一定隐瞒了我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与我肩膀上的红色梅花胎记有关。那个神秘的燕千秋还有号称知晓天下事的唐双修,他来临仙镇的目的绝不是游山玩水那么简单。
对面的龙凤客栈敞着大门做生意,原本那个风骚的花老板娘总是笑脸迎客,一见我立刻拉得比马脸还长。
“呦,什么妖风把对门的小苍蝇给吹来了?”
这个花娘平时就看我不顺眼,酒香不怕巷子深,她客栈里掺了水的米酒是拼不过满月楼的十里香的。所以他掺了水的米酒全都进了他男人的肚子里,结果半夜肚子疼得厉害只好去找郎中花了一笔银子。
“花娘,我今天不是来吵架的,是来找人的。”
“那位客倌在人字一号房等你。”花娘狠狠的瞪我一眼,“若不是那位客倌出手阔绰你这个小苍蝇休想进我的店门。”
原来唐双修早已知道我会来找他,这人竟然有神机妙算的本领真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万分景仰的心情全都化做了天上的飞鸟,“嗖”的一声就没了踪影。面前的人袈裟在身手持佛珠首先道了声阿弥陀佛。
“对不起啊,这位方丈,我走错门了。” “林施主请留步,老衲等你多时了。”
“我一不出家,二不剃度,方丈你找错人了吧?”
“这位女施主,老衲想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听完这个故事,你再决定走不走也不迟。”
我立刻倒退到门口,这老和尚来头不小,若他想对我不利,我就立刻喊非礼看他这老脸往哪搁。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老和尚哈哈一笑:“老衲知道的比你这娃儿想象的可多得多哪!” “愿闻其详。”
老和尚走到窗前,窗外刚停了一场雨,街上湿辘辘的一派出尘脱俗的景象。苏小掌柜那个没出息的还在酒楼门口心不在焉的张望着小梦姑娘的身影,老和尚叹了口气:“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三十年前,老衲还没有出家,就在北方的积羽城内靠卖柴为生。当时城里有一位铁匠,他铸出来的剑锋利无比,所以很多江湖侠士都慕名而来买他铸的剑。只是他并不因此而满足,他的愿望是铸一把世上独一无二的剑。我每天去给他送柴禾他都会留我喝上半壶酒,有一次去他的铁铺,他格外高兴还特意多买了壶烧刀子,他说他拣到一本古卷,上面记载着练成三昧真火的办法。”
“三昧真火?我睁大眼睛,那不是说书人口中的玩意儿?”
“不错。那古书上记载,若用三昧真火和女娲补天石再加上一颗虔诚的玲珑心就可以打造出世上最厉害的剑,葬天剑。”
“女娲补天不是传说吗?”
“女施主,这许多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的。若真没那女娲补天石也就罢了,偏偏半途又杀出个女子。那女子仙衣飘飘仪态万千,干柴烈火很快便暗生情愫,他们相爱了并且成了亲。话说那女子若是普通的女子也就罢了,她竟然能找到女娲补天石。怪就怪那个铁匠一时忘形说漏了嘴,这把世上最厉害的葬天剑还没有被打造出来就已经闹得江湖人尽皆知。”
“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梅花仙人来,道是福兮祸兮?”老和尚摇了摇头闭上眼又道了声阿弥陀佛。
那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唐双修总是叫我梅花仙,该不会那女子就是我的前世吧?虽然心里觉得荒谬至极,肩膀上梅花的胎记也可以解释为凑巧,但是隐约中仿佛我安逸的日子已经走到尽头,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悄悄的逼近。
如果你想要看到流血就不要走。
我甩甩头,老和尚摊开掌心,只觉得脖子一凉,那串桃核的挂链已经稳妥地在他的手心里。
“好一个梅花仙。”老和尚摇摇头,“留你在这个世上只能再牵连无辜的人。”
“到底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我急了想要抢回我的挂链,刚碰到那老和尚的袖子便被甩到地上,一股力量捏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拖到半空中。这个老和尚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杀起人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救命——牙关里硬生生的挤出两个字。
“娃儿,你莫怪老衲心狠,若有任何疑问死后去问你的娘亲,若她早就悔悟,当初根本就不该将你生下来。”
空城
我真的以为这次死定了,我的眼前一片桃红色,我看到了桃源村的桃花山坡上的月亮还有萤火虫。我看见美丽若三月春花的娘亲在石屋前看我练剑,她心事重重满目沧桑。我看见自己第一次遇见苏老板娘,她伸出温暖的手微笑着替我擦干净脸上的灰尘。我看见了燕千秋,我的身子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
我的意识完全丧失的前一秒,我还在纳闷自己为什么会看见那个叫燕千秋的男人,醒来后我才明白,我是真的躺在他的怀里。他抱着我大踏步的往城外走,仿佛我这么重的一个人只是一个绣花枕头。
“你要带我去哪?”我挣扎着从他怀里利落的跳下来。
“离开这个里,到一个没有人找到的地方。” “那我干娘他们怎么办?”
苏老掌柜总是头脑犯糊涂找错银子,苏小掌柜还没娶到他喜欢的姑娘,而我干娘她老了,若我离开谁给爱美如命的她老人家揪白头发?
燕千秋并不理我,依然像行尸走肉般只管拖着我向前走。我一生气便摘了他的斗笠。黑色的面纱掉在地上,我的呼吸立刻屏住了,在这一秒,连一丝风吹过都是打扰。我本来以为他的疤痕脸所以才戴面纱遮丑,没想到是用来遮俊的。
我真的是被刺激到了,于是帮他戴上斗笠便往回走,我走得心乱如麻。大概他知道我是个倔强的人于是就无奈的跟着。镇子里异常的安静,晴天白日竟然连一条狗都没有。我的心砰砰地跳,满月楼的门大开着,桌子上的茶还袅袅地泛着雾气。整个大堂死气沉沉我的脚步声是唯一的颜色。
“别找了,这已经是一座空城。”
唐双修的声音突然在大堂的角落里响起来,我吓了一大跳,防备的躲到燕千秋的身后。
他独自饮着一坛十里香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身后传来燕千秋微微的叹息,我拆开信,里面有苏老板娘的头簪。 林月见:
欲救全镇人,请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前带回上神古卷与女娲补天石。 断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