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双修正在大堂里喝酒于是吆喝燕千秋一起喝

百面
月光下的梅花林里,那张脸还是那张脸,只是眼睛里的神韵已经变了颜色。这神韵也颇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从临仙镇到沙城再到陌生的村庄,这个眼神仿佛一直尾随着,像梦魇般,甩也甩不掉。
“你不是牛满,你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我随时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现在,你就把我当做那个牛满吧。我不会杀你,我会陪你去积羽成,找到上神之物。”
我斜睨着那张得意的脸却笑开了:“恐怕没那么容易,就算我答应,后面的那两个人也不答应。”
我早就应该想到传说中的天盲族不是徒有虚名,唐双修竟然是天盲族的少主,他若想找一个平常人必定比捉一只蚊子还要简单。我和繁儿一直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以为溜得干干净净,神出鬼没,人神共愤。唐双修的脸骄傲得让人讨厌,声音都懒懒的:“百面魔君,别来无恙啊?这个笨丫头真是托你的福这些日子才没出事,我们也讨了清闲。”
“唐双修,你还真是个祸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原本冷清的月色烟溢在朦胧的水气里,已经是近清晨,梅林里泛起了雾气。薄薄的杀气仿佛一把利剑劈开了月光。
“你再变也是一百张脸,你再厉害也只能一百条命。你出现一次,我就杀一次,看你有多少多命可以送,受——”
死吧,两个字卡在喉咙里。更快的剑已经飞了出去,百面魔君躲闪不及被刺中了肩胛骨。燕千秋本来斜靠在树边好象在打盹,此时的脚下像生了风,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他已经抓住了剑柄狠狠从肩胛骨划到心脏处。
百面魔君似乎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死死的瞪着燕千秋擦干净剑上的血。
“你——”唐双修气得快要跳起来。 “嘴巴是杀不死人的,他的下一条命留给你。”
“猫捉到老鼠为什么不马上咬死,而是反复的让老鼠想办法逃生?那是因为猫也懂得杀老鼠的艺术,你这个人蛮子连猫都不如。”唐双修火大的将小梅花妖化身的琉璃梅花拣起来喃喃道:“那人蛮子确实厉害,却也没救下你,看来只有找到飞天姑姑将你交给她了。”
我急急的问:“飞天姑姑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只要有需要的时候她自然就会出现的。”唐双修说:“那个小女巫还在村里,她的伤已经好了,你不用担心。”
其实我一点都没有担心,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惭愧。我们回到村子里天已经大亮,繁儿只记得睡,根本就没发觉到昨晚危险的气氛。我按照唐双修的吩咐安排村民们将自己死去亲人的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小梅花妖不过是个小孩子,她只是勾走了那些人的魂魄并没有杀了他们。那些尸体放在村口,到了夜晚魂魄就会主动来附身。那些人醒来只觉得做了一场梦,具体梦的细节却不记得,只记得一直在陪一个小孩子玩捉迷藏。
次日,我们离开村子的时候,满耳的都是爆竹声和团圆的欢声笑语。经过这样的生离死别,想必他们都懂得亲人在身边的珍贵。
“繁儿,你的爹娘是什么样子的?
“我没有爹,烟婆婆说我是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
唐双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被繁儿不高兴的瞪了回去说:“我的烟婆婆不会骗我的。她可是我们的族长,已经一百多岁啦。我们族里人她的声望最高,连我娘都怕她。想当年我只有几岁的时候因为调皮闯了祭坛,我娘差点要杀了我,还是烟婆婆救了我的小命。于是我娘就将我一个人丢到了沙漠里,除非等我年满十六岁而且学有所成,我娘才同意我回巫阁镇。”
“巫阁镇?”
“就是我们族人栖息的地方。在雪山上,一般人是忍受不了那里的严寒的。我们族有火神祝融的保护,所以可以代代香火旺盛。”
唐双修闻言又忍不住插话:“如果像你们这样赶路的话,恐怕等到了后天也到不了积羽城。”
我这才注意原本孤僻的山路已经宽阔起来。路的两旁断断续续有了歇脚的茶水摊,还有吆喝的樵夫。他们的歌声嘹亮而清脆,有着北方人普遍的粗狂。有不少过路人策马而来,逢了个年长的老者便问,积羽城还有多远。
朝日落的方向走,半个时辰就到了。 铁匠
我们进城已经是很晚,燕千秋时刻都处在警惕的状态。这里的客栈生意都很好,问了几家都是客满。一直在城里走了很远,福来客栈的灯火摇曳,店门还没有关。店小二就在门口坐着打盹。
“这么晚还没关门,八成是黑店。”我扯扯燕千秋的袖子问:“咱们换一家吧。”
繁儿一听急得在原地跳起来,身上的银饰撞在一起,噼里啪啦的响:“不行了,我快要累死了。如果这家真的是黑店,我就放食脑虫,让他们全变成没有思想的傻子。”
“繁儿说得好,是他们怕我们才对。”唐双修说着便和繁儿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燕千秋摘掉了他黑色的面纱说:“不用担心,这么大个城,来往的都是有身份背景的人,若是黑店早就关门了。”少了这个黑色的面纱,我突然又有点不适应,这样好看的一张脸若被别的花痴姑娘扫来扫去,可真是亏大了。只是燕千秋好象突然性情大变,将黑色面纱往旁边一丢,拖着我就往客栈走。看来他是决心要摒弃这个碍事的东西了。
我和繁儿住一间,燕千秋和唐双修各睡一间。晚上听到唐双修的房间传来悠扬的笛声,推开窗就看到两个白色的人影仿佛从天而降。那必定就是白露和白霜了,我一心急便想知道她们有没有打听到断肠人的下落。于是轻手轻脚的出了门趴在唐双修房间的门口偷听。
“月亮?”
“是的少主。积羽城内有很多断肠人的人。这些人就如同百面魔君一样可以随时易容成另外一个人,无论神态举止都不差分毫。只是他们只有一条命。所谓的断肠人在天涯,这天涯就是天的边际,是最美好的地方。天与地之间以月亮相连,所以月亮就是天涯。只不过那月亮不是我们凡人所能去的,月亮是那些犯过错的仙娥们赎罪的地方,是上天的监狱。世人所知道的嫦娥只是其中一个犯了错的仙女而已。”
“这么说,断肠人并不在天涯,他只是向往天涯罢了……” “是的,少主。”
屋子里突然沉默下来,我以为那两个盲人少女已经又去无踪了,正想悄悄返回自己的房间。忽然又听那少女说:“乱花山庄恐怕还会有变,庄主请少主一切小心。”
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我将整个身子都贴到门上竖起耳朵。门突然开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的扑进了唐双修的怀里,两个人抱得像麻花一样跌到地上。唐双修闷哼一声笑起来:“月见姑娘好雅兴,大半夜投怀送抱来了。”
我的脸上火烧到耳根,这半裸的胸膛可真是撩人。“那投怀送报的也不止我一个,你这里不是刚走了两个美人?”
“偷听的习惯可不好。”唐双修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你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样衣衫不整的在一个男人房间里,被那人蛮子看到也就算了,被其他人看到可就不好了。”隔壁传来燕千秋关门的声音,我狠狠的瞪他一眼心虚的跑回房间。
次日一大早,繁儿就不见了踪影,只是在桌子上留了字条说,请务担心。
我和燕千秋去了二十年前和梅花仙相恋的铁匠的铁铺。我才知道那个铁匠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只是他已经失踪了十几年了,下落不明。那个铁铺依然在开着,生意也好得出奇,打铁的汉子很爱笑,我们问起他为什么会接下这个铁铺时,他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将锤子扔一边,拿了一壶烧酒坐下来请燕千秋一起喝。
“这十几年了,几乎每天都有人问起原来的铁匠,他们都没有你们这样和善。还有的人将我抓回去饿了几天,实在没套出话就放我回来了。”汉子哈哈的笑:“其实啊,我跟师父学打铁的时候,师父已经和师娘好上了。你别说,我那师娘啊,啧啧,那可真是美到不可方物。我王铁神活了三十几年都没见过那么美的姑娘。我那时候还小,只记得师父总是很忙,他说要打造一把可以毁天灭地的剑,师娘在师父面前强颜欢笑,好几次都看到她偷偷的掉眼泪。可惜后来师父和师娘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争吵了一夜后突然就失踪了,师娘那时候已经有了身孕,如果那个孩子活在世上的话,也应该有姑娘这么大了。”
我的心里一紧差点落下泪来:“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师父姓林,大家都叫他林铁匠。”王铁神喝完最后一口酒,脸色像炉膛里的红碳一样:“时候不早了,客人要的剑还在炉子里呢,失陪了。”
巫族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客栈,唐双修正在大堂里喝酒于是吆喝燕千秋一起喝。我坐在旁边心不在焉的夹着菜。正晌午,客人都在大堂里吃午饭,这客栈都是过路人,来来往往的也没什么奇特。只是角落里的一桌格外的安静,一个长者和一个中年妇人带着两个随从一样的带刀姑娘。她们的服装很眼熟,尤其是腰里都别着弯弯的号角。
唐双修踢了踢我的脚轻声说:“别看了,是巫族人,不要引起她们的注意。”
我吓得吐了吐舌头,她们必定是来抓繁儿回去的,怪不得这丫头早上溜得这么急。我埋下头问:“你一上午只坐在这里喝酒吗?”
“就算我们不去找线索,线索也会来找我们的。”
“我最讨厌别人说话拐弯抹角。”燕千秋说着话,眼睛却一直往墙角里瞥,那眼神消魂到让我忍不住像那些村姑一样流口水。
“早上我去了趟芋红楼,回来的时候断肠人的信笺就已经摆在桌子上了。”唐双修将信扔给燕千秋,我却忽然没了对付断肠人的兴趣。只是恨恨的咬着芋红楼三个字用眼神化做利剑,将唐双修杀死一千遍。虽然我林月见是一位清纯脱俗的姑娘,但是好歹也做了那么多年的店小二见多识广。芋红楼是积羽城最大的烟花之地,俗称就是窑子。那里的姑娘个个都漂亮,如玉芙蓉的糕点一样千斤难买。
“下流!”我暗暗的骂了一句,对唐双修所有的花花肠子都收起来了。男人好看顶个屁用,男人好看又正直才不顶个屁用。
燕千秋的嘴角突然噙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最难消受美男恩,这下我真的是承受不住了,口水真的流下来了。他把信凑到我的眼前,我才发现我又胡思乱想,临仙镇上千口人的性命还捏在我的手里。
林月见: 游戏才刚刚开始。
给你个提示,上古神物所藏匿的地方,梅花仙已经事先在你的周围做了暗示。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提示串联起来,找到那个藏匿上古神物的地方。离八月十五还有一个月,等月圆之时若你还找不到的话,他们的血要祭祀给月亮。
断肠人
“真是卑鄙!”我将纸揉成一团用力的捶了下桌子。本来我是个无忧无虑的姑娘,而如今,我的心里装满了愤怒和仇恨。燕千秋的眼神里盛满了疼惜,他再怎么掩饰都掩饰不掉。他是那样一个神秘的男子,在厄运突然降临的时候,他像老天爷送来的救苦救难的天神。只是这样的恩宠让我沉溺于此,若他突然消失不见,我要怎样来接受。
唐双修的脸色变得怪怪的,他的手探上我的额头,被我机敏的躲过去。我对自己说,那只手已经碰过了别的女人,我不要。似乎有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但是更快的,他皱起眉头:“巫族人什么时候走的?”
我们这才发现巫族人已经离开了座位,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各怀心事。
我回到房间休息发现繁儿已经回来了,她正在着急的收拾包袱。见我回来慌忙关上房门,确定门外没有人才跳着脚说:“我娘发现我离开沙漠了,她和烟婆婆已经追来了,我得快要逃走,若被她们抓住了,又会重新被送回沙漠了。”
“你要逃到哪里去?”一想到分离,我的心立刻酸酸的。
繁儿这才真正的呆住了,她急得满屋子的转:“是啊,我能逃到哪里去呢?无论我走到哪里,我腰里的玉号角都会指引我娘她们找到我的。”
“不如你将号角丢掉。”
“不行,绝对不行!这是我们巫族人的身份的象征,普通的族人都是犀牛号角,我是巫神的女儿,我娘是金号角,我是玉号角。人在,号角在。除非死了,号角才能离身。如果我现在丢掉了号角,我就会被巫族除名并且被追杀。”
我苦笑了一下:“这么说,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追回来了。”
“这么说也不错!”门外突然传来苍老的声音,接着门被踢开,四个巫族人站在门口。繁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烟婆婆,繁儿不要回沙漠,不要把繁儿送回沙漠!”那个腰里挂着金号角的中年妇人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将繁儿从地上拉起来,挥手就要打下来,被烟婆婆喝住:“住手,神姑,繁儿虽然有错,但是她年纪小不懂得你的用心良苦。若她知错能改就饶她一次吧。”
繁儿哭得更凶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娘,繁儿知道错了,繁儿再也不敢了!”
神姑叹口气:“这丫头这样顽烈,迟早有一天酿成大祸。”
繁儿机灵的从地上爬起来跑到烟婆婆身边撒起娇来:“婆婆,其实我不是故意要离开沙漠的,月见可以作证。断肠人控制了沙漠里的干尸来追杀月见,真的好多啊,繁儿一想到整天和一群干尸呆在沙漠里,就觉得毛骨悚然。”
烟婆婆和神姑的脸色都有了异样,她们齐齐的回头打量我,对看了一眼,脸色更凝重了。还好唐双修和燕千秋从大堂上来,烟婆婆说了两句客套话,就回到她们的房间,一直到了月上柳梢都没有出来。
镜神
神姑的面前摆着一个铜盆,盆子里装的是干净的无根水。所谓的无根水就是天上落下来的水,直接用盆接起来,并没有落到地上。水落地也会生根,就是活水了。我的身体已经在烟婆婆准备好的泉水里面沐浴过,穿上柔软的蚕丝袍子,与神姑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装有无根水的铜盆。
“你确定要继续吗?虽然你可以看到藏匿上神古卷的地方,但是因为你看到的是你娘眼睛看到的景象,这是违背天理的,所以你会折寿十年。而且就算你看到了那个地方,你也不一定可以找到。你确定要继续吗?”
“是的,神姑请开始吧。”燕千秋和唐双修应该都在熟睡,若他们知道我用自己十年的寿命做代价,肯定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太快就过去,我不能拿别人的性命来当赌注。十年也许一个眨眼的姿势就没落了,根本容不下考虑。
我闭上眼睛,听神姑喃喃的念起咒语:无根之水天上来,无根之水明如镜,十年寿命请镜神,千呼万唤显神通……
意识渐渐的模糊一面镜子却在眼前明亮起来,发出刺眼的光。很快的,光暗淡了下去,更柔和了,镜子里映照出淡淡的月色。月亮又大又圆,我很久没有见过那么大那么圆的月亮,只有在桃源村的山坡上才有这样的月亮。只是这并不是桃源村。这是一片很大的山谷,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峰。山谷里开满了黄色的花儿,仿佛铺了一地碎金子,花朵并不大,却一簇簇一丛丛开得惊心动魄,仿佛在用生命来绽开。面前的画面开始模糊,我想更仔细的看清楚。有个声音在提醒我,月见,快点睁开眼睛,快点回来。
我不走,我要看得更清楚一点!
快点回来!否则镜神走了,你的魂魄就会被锁在无根水的镜子里。
我还不知道开满黄色花儿的山谷是什么地方! 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
再一会儿,再一会儿就好了——
面前的人影逐渐的开始清晰,我想笑却发现身体虚弱到连笑都会花费很大的力气。繁儿首先跳起来:“好了,太好了,我的烟婆婆,月见醒过来了!”神姑搭上我的手腕,轻轻的舒了口气:“脉象已经平稳了,几天就会好的。本来以为你必死无疑的。请镜神可容不得半点差错。”
燕千秋端着药进来,繁儿要接过去,却被他不留痕迹的推开。他的怒气已经压抑得整个房间的人不舒服,于是陆续的往外走,连繁儿都被烟婆婆扯出去。我咬住嘴唇说:“想骂就骂吧。”
燕千秋依然不理睬我,他送到唇边的药,我一滴不落的吞进喉咙。
“月下,开满黄色花朵的山谷。”我笑着炫耀自己看到的画面:“上古神卷就藏在那里。”
燕千秋放下药碗突然将我拥在怀里:“林月见,你听好了,我的命是你的。如果非要请镜神减少十年的性命,也应该是我来做。我是为你而存在的,保护你的安全是我的使命。”
“燕千秋,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我只想找到上古神物,大家都好好的活着。”功名,财富,荣耀这些全都是虚幻的,只有我们都活着,这才是最真实的。我摸着他的脸,这脸多么的好看,是女娲娘娘制造的最完美的作品。我叹口气:“我们的命都是自己的,没有人生下来就注定为别人而活。”
待宵
烟婆婆和神姑将繁儿带回了巫阁镇,临走时繁儿送了我一只玉号角,只要吹起号角根据号角的回声就可以知道对方所在的地方。烟婆婆答应不再将繁儿送回沙漠去,这让我宽慰不少。我们在城门口拥抱着互相告别。我突然想起娘死的时候,她躺在床塌上,我拖着那把沉重的大铁剑闹着别扭不去看她。如果我和娘拥抱着告别的话,是不是我的心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
城里有几十家酒楼,每一家都有排骨芋头汤,都是乳白色的汁,闻起来香甜。喝到嘴里却没有味道。
不是娘熬的味道。 也不是苏老板娘熬的味道。
唐双修说我患了相思病,不是相思一个人,而是相思一碗汤。
白露和白霜带来一盆植物,那盆植物到了夜晚就绽放出淡黄色的膨胀的花朵。她们说这种植物叫月见草,是一种只开给月亮看的花,天一亮就败了。月见草又名晚樱草,待宵草。我激动得半天只知道张着大嘴巴,惊讶于娘亲的先见之明。
林月见。满月楼。这两个名字隐藏了太多的含义。
满月之时,开满了月见草的山谷,也只有积羽城外十里的待宵谷了。距离下一次月圆只有几天的时间,我们草草的收拾了下行装立刻动身。
夜里我们在山上的清风观里投宿,我换上男装三个人被安排到一个厢房里。观里的小道士说,山下的村庄闹鼠患,来观里做法事的人比较多,所以厢房比较紧张。
翻过这座山,后面就是待宵谷,我们从道观的后门穿过山去山谷的时候,看见一群人做法事。只见一家老小围着一具盖了白布的尸体哭哭啼啼。白胡子的老道长摇着铃铛,口中念念有词。有粗心的小道士不小心踢开了白布。那是怎样一具尸体啊,血肉模糊的一团,被咬得白骨森森。
我尖叫一声抱住旁边唐双修的脖子。
“我不介意被你多摸两下。”唐双修笑得很坏,我朝他翻了个白眼说:“我只记得有一年临仙镇下面的一个村子闹饥荒,村民都抓老鼠吃,从来没见过老鼠吃人的。”
“这的确不寻常。山下的老鼠不吃粮食发了疯似的见人就咬,好像被某种力量控制住了。”燕千秋说:“无论如何也要等到从待宵谷回来后再下山。”
对于燕千秋来说,他背着我爬山就像背着一只绣花枕头。月色正美,是个不错的晴天。唐双修说他长这么大就没遇见过什么冒险的事,只觉得我们一步步向山谷走,就像是离死亡越来越近了。
“你既然是天盲族的后人,为什么眼睛可以看得见?”
也许是相处得久了,唐双修对燕千秋也就没了戒心,就像我对他们也是一样。这大晚上的深山老林连个鬼影都没有,唐双修还是摇着那把仙羽扇装帅:“大约在二十年前,我娘还怀着我时,乱花山庄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焚烧了个干干净净。那火是连水也扑不灭的,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化为乌有。当时我娘不在山庄里,带着十几个族人在外面执行庄主的任务,就这样幸存了下来。当我娘回到乱花山庄时,那里已经是一片平地。上天眷顾的天盲族几乎遭到灭门,飞天姑姑怜悯我们族人的遭遇,于是下凡重建乱花山庄。她用天上瑶池里的五色石为我做了眼睛,并且一直保护着天盲族。”
“像你这么说,我真想见见这个飞天姑姑了。”
“等飞天姑姑想出现的时候,她自然就出现了。”唐双修的眼睛灿烂如天上的星辰,看着他就好象凝视着夜空一样,有着无穷尽的力量。
月亮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山谷里满是碎金一样的月见草,燕千秋带我从山顶上跳下去,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风里全是淡淡的香气。如此华美的地方,就像一个梦境。
“上古神物藏在这种地方,你娘也真是用心良苦。”唐双修的脚步湮没在花丛里,遥远的十几年前,娘亲的脚步也湮没在这片花丛里。
我兴奋的跳起来呼喊:“娘亲,我来了!娘亲,你看到了吗?”燕千秋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呜呜的哭起来。你有没有试着走过自己重要的人走过的地方?仿佛经过的地方都是她留下的恩赐。
她的足迹,她的香味,她的眼神。 她的一切。
我将头埋在月见草里说:“你们等我一下,不用太久,一会儿就好,我要将眼泪全留在这里。”
晚樱
山谷的中央有一块空地,周围的花丛开得格外的繁茂,这应该就是埋藏上古神物的地方了。唐双修的仙羽扇上的七根羽毛,每一根就化成一只仙鹤,呀呀叫着去刨那块空地。我蹲在地上焦躁的等着,几乎要挖出一块坟地出来了,才出现一个正方形的盒子。
仙鹤叼开盒子,银白的光芒冲出来如另一轮小小的月亮。是一颗夜明珠,还有一卷玉石串起来的书卷,上面刻满了字。看来这就是断肠人要找的那个上神古卷。
“就是这个!”唐双修说:“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盒子里还有一封书信,信封上标明了,吾爱女月见亲启。 月见: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娘已经不在人世了。很抱歉对你隐瞒了身份。娘本是掌管世间梅花兴衰的仙人,犯了天条后被关押在月宫里。娘在月宫里负责整理上神留下的古卷,在一次盘点中,不小心将火神祝融的三昧真火卷掉在了人间。等发现后去寻找的时候遇见了你的爹爹林葬天。他拣到了那本古卷并知道只要找到女娲补天石就能造出世界上最厉害的兵器葬天剑。我知道这把剑是一个灾难,但是我爱他。我知道假如他不能造出这把剑,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快乐。
当他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完成时,我也快要临盆了。那时候你爹爹后悔了,他让我不要生下孩子,不要问为什么,反正,娘还是生下了那个孩子。
对不起。那个孩子不是你。
你是娘在路边拣来的。娘知道十几年后,那些不肯死心的人还会通过我的女儿来找上神古卷。所以娘把你带在身边抚养,逼你练武功。
而我的亲生女儿,你的姐姐,她叫林晚樱,她在临仙镇的满月楼。
千万不要去找你的爹爹。 原谅娘亲的自私。 梅花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