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批《名录》包括众多宗教类古籍

图片 1

6月14日至7月3日,由文化部主办、国家图书馆承办的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在国家图书馆二期稽古厅、右文厅举办。

展览介绍了国务院刚刚批准公布的第二批4478种《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及62家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参展的300件古籍珍品遴选自第二批《名录》,来自全国97家公共图书馆、高校图书馆、私家等古籍收藏单位,分为先秦两汉简牍、写本时代文献、宋元善本、明清善本、明清稿抄本、佛教典籍、地方志、舆图、拓本与钤印本、少数民族文字文献等十个单元。

图片 2

第二批《名录》包括众多宗教类古籍,是宗教在中国古代社会的重要影响以及宗教文化对中国古代文化整体形态所具有独特意义的反映,也是近年来宗教古籍保护研究逐步得到重视的结果。此次《名录》和展览,在宗教古籍方面有几个值得关注的特点:

一、入选的写本时代文献146种中,宗教类文献占了很大比例。入选的敦煌吐鲁番文献,佛教写经占据多数,另有道教文献多种。入选的近期出土纸质文献,也以宗教类文献最引人注目:如1980年出土的高昌建昌五年比丘义导写本《妙法莲华经》是研究柏孜克里克石窟开凿史的关键文献;近年出土于西安的两件《陀罗尼经咒》是早期雕版印刷品实物,为非常珍贵的印刷史例证。

二、入选的宋以来佛教典籍,因数量多、品类丰富、特色鲜明,成为《名录》中引人注目的部分,在展览中单独列为一个单元。此次参展的有很多稀见佛教古籍,如上海图书馆藏三个写本的宋代写本大藏经、北宋崇宁万寿藏零本、赵城金藏零本、宋碛砂藏、明清嘉兴藏,以及多种珍贵塔藏佛经、南明刻本佛经等。

三、入选的少数民族文字古籍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宗教类典籍。在中华民族几千年发展史上,宗教在各少数民族历史文化发展中常常具有重要影响。第二批《名录》入选少数民族文字文献266部,其中很多与宗教有关。如藏文、西夏文、蒙古文佛教典籍,傣文贝叶经。此外,还有一些少数民族文字古籍反映了该民族先民朴素的信仰观念和实践,具有人类学、宗教学上的重要意义。如清代抄本东巴文《祭拉姆道场.祭茨早吉道场尼瓦血湖池边迎接拉姆经》,反映了尼瓦血湖池边迎接拉姆的情况;清代抄本水文《挡》、《八贪》、《正七》,反映了水族民众日常祭祀以及对吉凶祸福的体验。

四、除佛、道教典籍以外,伊斯兰教典籍也入选《名录》。收藏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街子清真寺的《古兰经》手抄本,分上下两函装,全书30卷,681页。这部《古兰经》700多年前由撒拉族祖先从中亚带来,一直被撒拉族人民视为传世之宝,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古兰经》手抄本,也是世界上保存完整的最古老《古兰经》手抄本之一。此次入选,使这部珍贵的伊斯兰教典籍得到了应有的关注。

此外,拉卜楞寺入选第二批62家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距今已有280年历史。寺内现藏各类文献68730部,其中极其珍贵者众多:如贝叶经两部,其一由兰扎文书写,其一由乌尔都文书写,均为圣者遗物;金汁、银汁书写《甘珠尔》各一套;一世嘉木样和一世萨木察仓亲笔书写金汁《贤劫经》各一套;金、银、珊瑚、松耳石、珍珠等混合液书写《贤劫经》、《般若八千颂》等经典60部;丝线刺绣《善为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