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西微笑说

“大型的埃及文物展在本市举行。”朱西仰望着在城市高空上飘着的气球广告,轻声念道。埃及一直是朱西喜欢的地方。那些神秘的巨大金字塔、被制作成木乃伊保持完好的干尸,还有传说中的法老的诅咒——朱西坐在学校广场的草地上幻想着,差点连口水也流出来了。要是,要是自己能去古埃及旅行该多好。“朱西——”高明讨好的声音打断了朱西的白日梦。缓缓抬头,朱西看着眼前这张打断自己做美梦,还挡在自己和太阳之间的脸。“你真的很喜欢煞风景。高明,你是不是又把我借你的东西弄坏了?”朱西明察秋毫地扬眉问道。“嘿嘿,朱西,我就知道只有你最了解我了。”高明开心地说。“笨蛋,每次你闯祸都是那一百零一个表情。想不了解你也很难。”朱西左手伸出,脸上是灿烂的微笑:“废话少说,修理费拿过来。”“我这里有两张埃及文物展的票——”高明得意地展示手中的票,“这是限量发行的纸版纪念票。上面有法老的头像。”“这票就当作修理费好了。”朱西眼睛开始发光。身手敏捷地将两张票齐齐抢到手,朱西快乐地走向宿舍。“喂,朱西,你要两张票干嘛?”高明在朱西的身后扬声问道。“看两遍也是很好的事情。”朱西头也不回地回答。要是有爱说话的高明和自己一起去看文物展,那会把木乃伊从坟墓里吵起来的。※※※历史课。胡清老师正滔滔不绝地讲着关于“金字塔”的建造和“木乃伊”的故事。“埃及人相信有来世,所以他们为自己的复活做了各种各样的准备。最著名的两件事就是修建金字塔和把死去的人做成木乃伊保存……从木乃伊的制作,我们可以看出,埃及的外科手术有很高的水平……”胡老师用立体投影机为大家讲解。同学们惊讶地看着图片。“夜翔,我就觉得埃及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夜曼姿的影像出现在夜翔的电脑的一角。看样子是在幸福地吃着冰淇淋。“喂,你不要打扰我上课。”夜翔小声地警告顽皮的妹妹。“你真是笨啊,居然跑去伪装高中生。高中生的课程那么多,上都要上死你。看看我,我摇身一变为天才的美籍电脑少女,立刻就进入了大学部。那些课程好简单,我只要考试考得足够好就根本没有人管我。”夜曼姿的声音悠闲得似乎在大堡礁钓鱼一样。夜翔的牙齿开始咬得咯吱作响。“……啊,不打扰你了,你的老师似乎来了……”夜曼姿的影像迅速消失。紧接着,夜翔听到了胡老师的提问:“夜翔,你来回答一下关于埃及人的信仰的问题。”“……信仰问题?”夜翔习惯性地微笑,“啊,我觉得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看到老师铁青的脸,夜翔再也说不下去了。※※※埃及文物展当天。美伦美奂,充满异国风情的文物安全地陈列在本市保全系统最完善最可靠的博物馆。本市的博物馆曾经让国际大盗无功而返。为博物馆安装保全系统的集团声称:如果有人能避开保全系统偷到东西的话,那东西就归他所有。所有损失一概由集团赔偿。朱西在汹涌的人潮中艰难地移动。奇怪,本市爱好古文物的人突然增多了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那就是传说中的有魔力的护身符?很普通啊。”朱西听到有人在小声而兴奋地议论着。有魔力的护身符?那是什么东西?朱西疑惑地靠近展台。在布满看不见的致命光线的展台一角,一枚色彩暗淡的埃及护身符静静地躺在那里。朱西被完全地吸引住了。那个护身符上似乎流转着奇异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明亮,像炙热的太阳,让人不能正视。“那光线……?”朱西环顾四周,似乎除了自己,没有别人看见那强烈的光线。这时,有声音在朱西的背后响起。“你也看到了那光线?”朱西转过头,看见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正对着自己微笑。“……你,你也看见了……那光线……?”朱西迟疑地问。“是啊,很漂亮不是吗?”夜曼姿凝视朱西。这个女孩子就是哥哥夜翔所说的潜在基因异变者么?“可是,为什么只有我们看见?”朱西问。她觉得气氛有些诡异,但是眼前的女孩子给她一种很轻松的感觉。“那你还是装作没看见好了。如果声称自己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因为别人不是把你当作疯子就是把你弄进实验室研究。”夜曼姿轻快地说着,一边看着那神奇的护身符,“真的很想拥有它,这么……这么漂亮的东西。”“喂,你该不是想晚上偷偷地把它偷出来吧?”朱西开玩笑道。“那是很简单的事情。不过,我担心的是,也许有人会想偷它呢。”夜曼姿说。这个传说中有魔力的护身符有着据说可以让死人复活的力量。传说只是传说吗?会不会有人想试一试它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魔力?朱西有些恍惚了,“谁?谁会偷它呢?”那护身符的光芒似乎太明亮了,让自己的头有些发晕。扶住朱西,夜曼姿说道:“我扶你去那边休息一下。这里的人太多了,空气不是很好。”看样子,不能让朱西靠近一切充满了能量辐射线的物体。这样的辐射会让朱西的基因变得不稳定。听新闻说,今夜有流星雨。夜曼姿知道,如果用博物馆顶楼天文室的超级望远镜观看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壮丽的流星雨。朱西点头。就像普通的两个女孩子结伴来参观博物馆一样,夜曼姿扶着朱西坐下休息,还为她叫了一杯好喝的果汁。当朱西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夜曼姿已经像风一样地消失不见了。可是,朱西有预感,自己一定会和那个神秘的女孩再次见面。※※※夜晚是本市的景色最漂亮的时候。巡夜飞艇从天空划过,在天幕上刻下细小的痕迹。很小的时候,上官零的愿望就是做这样一个巡夜飞艇驾驶员。只可惜人都是要长大的。轻捷地跃过高高的飞艇隔离线,上官零打开一辆停泊的巡夜飞艇的门。今夜,上官零决定驾驶飞艇前往博物馆盗取护身符。听说,博物馆的保全系统是世界一流的。但是,再好的保全系统对于生物强化人来说都不比一张蜘蛛网要强多少。从半空中往下望去,博物馆就像一只巨大的飞蛾。上官零把音乐盒打开,悦耳的音乐从盒子里流泻出来。在音乐声中,上官零戴好面具,从飞艇上跳了下去。降落目标:博物馆天台。上官零准备从天台一侧的通风口可以进入博物馆。通风口极为狭小,温度高达80摄氏度。与此同时,夜曼姿正用自己手中的特殊卡片堂而皇之地进入博物馆。真的很不凑巧,所谓的著名的保全集团,其实是夜曼姿所在的一个电脑研究室的附属公司。“塔”一向注意跟随时代的潮流,不断地派遣人员渗透到各个高科技领域最尖端的部分。这会给“塔”调查人类世界是否发生危险事件带来莫大的方便。要知道,危险都是来自于最尖端的部分。“贵宾,欢迎您的光临——”保全系统无条件地为夜曼姿让出安全的通道。三分钟以后,悠闲地喝着红茶的夜曼姿坐在了天文室的大皮椅上。自己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看星星。总觉得星星好像某种诱人的食物。这时,一种奇妙的波动吸引了夜曼姿的注意力。有什么东西侵入了博物馆。难道说,真的有人在打埃及护身符的主意?夜曼姿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很久没有玩过捉贼游戏了,不知道这次前来盗宝的是什么样的人。不过,能够不动声色入侵博物馆保全系统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会不会是巴比伦研制的生物强化人呢?夜曼姿打开了功能强大的电脑。“入侵者居然在炙热的通风口?不可能吧?”夜曼姿的脸几乎贴到屏幕上了。屏幕显示某种生物正以极快的速度顺着通风口像博物馆底层的埃及文物展展区靠近。夜曼姿快速地启动通风口的特殊应急装置。通风口被强化钢质玻璃板截断。打开个人手提电脑,夜曼姿一边注视着通风口的情况,一边跑进隐秘电梯。她必须亲自去阻止入侵者盗取护身符。能够在通风口移动自如的人绝对能够突破强化钢质玻璃板等各种障碍。电梯的数字显示着它正快速地下降。夜曼姿从屏幕上发现,入侵者已经通过了设置障碍的那段通风口。她飞快地输入第二道指令。通风口底部喷出一股强烈的热风,似乎可以把任何东西吹出通风口。上官零觉得有些不对劲,平常的通风口不可能设置这么多的障碍。难道有人发现了自己?白天热闹到极点的埃及文物展展区在这样的夜晚像安静的坟墓。夜曼姿安静得站在放着护身符的展台旁等待入侵者的来临。临时抓了木乃伊名贵的黄金面具来藏住自己的脸,夜曼姿像埃及幽灵一样静静等待着盗宝人的出现。上官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大厅里,他看到有个戴着黄金面具的人正等待着他。“我很想知道你拿这个护身符干什么。其实,它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用的。”夜曼姿说。上官零估量着黄金面具人的实力。“回去吧。我不想伤害你。当然,前提是我要看一看你的脸。”夜曼姿继续说道。入侵者看起来非常得年轻。而且有一双十分漂亮的手。刚刚就是那双手轻易地熔化了钢化玻璃。上官零冲向放着护身符的展台,右手毫不畏惧地伸向被致命的光线围住的护身符。夜曼姿截住了他的右手,惊讶于那手所具备的强大能量。这个入侵者不是普通的生物强化人。她伸手袭向入侵者的面部。这样级别的盗宝者在世界上不会超过十个。如果他的脸没有在自己的特殊档案里的话,他就绝对是巴比伦的高级人员。势均力敌的对手让上官零的好胜心突起。黄金面具人并不像经过特殊培养的生物强化人,为什么他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难道他是“塔”的人?那个自诩正义的化身的“塔”?大厅的玻璃被两个人搏斗产生的强烈气流大面积地震碎。警报装置凄厉地尖叫起来。夜曼姿发现入侵者的动作突然慢了一瞬。她伸手打掉了上官零的面具。那张脸!那张脸让夜曼姿突然愣住了。为什么那张脸和“塔”里珍藏的画像一模一样?就在夜曼姿发愣的那一瞬,上官零成功地拿到了护身符!致命光线迅速分解了上官零右手上的衣服、皮肤。可是就在他拿到护身符的那一瞬,新的皮肤又生长了出来。难道说,护身符真的有复活的力量?上官零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夜曼姿也随即离开。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多年以前梦族被偷走的婴儿!※※※巴比伦学院的餐厅。夜翔深思地看着本市报纸的头条:护身符神秘被盗,保全集团受理第一笔赔偿金。这个世界大概只有非正常人才能突破这样强大的保全系统吧。电脑再先进也无法和强化人的力量对抗。那简直就是叫一个婴儿去打败巨人。有趣的是,被用做逃逸工具的巡夜飞艇上居然找不到那生物强化人的任何指纹或是毛发。“夜翔,事情也许有些变化。”夜曼姿黑着熊猫眼出现在餐桌旁。追踪了入侵者一夜,还是被他逃走了。自己还要跑去博物馆悄悄地把黄金面具放回去。现在的博物馆就像一个警察服装展示会。一大堆警察在那里逐寸逐寸地寻找线索。“说说看。对了,要不要先来碗老板娘的超级招牌菜——爆炸油条?”夜翔微笑着问。“昨天晚上,我和盗走护身符的人交过手了。”夜曼姿说。夜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会吧,你居然让他顺利把东西拿走?我想‘塔’一定是快倒闭了。”能够在妹妹手底下顺利盗宝的人还真是了不起。“那个人和老爸珍藏的那幅画里面的人非常的像。”夜曼姿沉重地说。“什么画像?我怎么不知道?老爸最偏心了,什么事情都对你说不对我说。”夜翔激动万分。“那个时候你已经到了巴比伦了啊。总之,我怀疑那个盗宝人就是老爸要我们务必要找到的人。”夜曼姿坐下来,轻松地开始享用哥哥的早餐。“喂,你吃了我的早餐。那我怎么办?你知不知道我最近生活费短缺……”夜翔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校园的另一侧。朱西正对着自己那群可怜的花叹气。都怪最爱乱踢足球的那帮小子,居然把林森丽托自己照顾的郁金香弄成这样。叹气,再叹气。朱西真的无法想像林森丽的表情。看似冷若冰霜的林森丽最宝贝她的郁金香了。“喂,怎么了?”上官零发现朱西无精打采地蹲在一堆花的面前叹气,于是,忍不住问道。“人家托我照看的郁金香变成了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朱西叹气。“哦。”上官零看了看郁金香,“我有事先走了。”让花复活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上官零,等一下!”朱西从书包里拿出几十封信,“这些都是大学部的师姐叫我转交给你的。另外,她们还希望得到你的亲笔签名。”“这是什么信?”上官零莫名其妙地问。这个年代还有人使用平信?朱西再次叹气,“你自己看了不就知道了。”“我听说今天是你生日。”上官零问,“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的愿望很多。比如,我希望老爸从月球回来给我庆祝生日。我希望考试的时候智商突然升高。我希望能考上自己喜欢的医科大学。不过,我最希望的事情是不能实现的。”朱西有些惆怅地说。很快地抑制住自己的悲伤,朱西展颜一笑,“我去上课了,昨天温书温到12点。要知道,我们的物理老师是有名的严格。”朱西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上官零决定把它实现。黄昏时分。朱西站在郁金香花圃前。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郁金香正在晚风中徐徐摇晃。它们新鲜得如同刚刚在黄昏绽放一般。真的是非常的奇怪,大概是老天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朱西快乐地想。“喂,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上官零在朱西身旁问道。“恩,我希望我死去的妈妈能回到我的身边。”朱西微笑说,“哪怕只有一夜的时间。我们一起做饭,一起说母女之间的悄悄话,然后我可以靠着她的肩膀睡着。嘿嘿,我一直这样梦想着。”“你很爱你的父母?”上官零轻声问。自己是一个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的人。完全不知道那样的心情。“是啊。我们有许多欢乐时光。”朱西点头。“我是个孤儿。我不知道被父母疼爱的感觉。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上官零迟疑地问。“恩,就像是你在春天一个晴朗的早晨吃着奶油蛋糕上的草莓。”朱西闭上眼回忆幸福的感觉。“说不定,你的愿望会实现。”上官零小声地说。声音小得连朱西也没有听清楚。他转身走掉。“你说什么实现?喂,上官零!”朱西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这时,朱西的手机响了。是朱爸爸的来电。“朱西,祝你生日快乐!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我准备了生日蛋糕。”朱爸爸的声音在微笑。“恩,我马上回家!”朱西向校园门口奔去。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就在朱西离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夜翔和夜曼姿走了过来。夜曼姿看自己的手表,“能量测定仪显示不久以前有一次小规模的能量变化。应该是有人使用了护身符的力量。”“这郁金香……”夜翔蹲下身子,觉得眼前的郁金香开得非常得妖异。这时,高明捧着一盆郁金香走了过来。“高明,这是你的郁金香吗?”夜翔不动声色地问。“咦,是谁比我的手脚更快?”高明看到脚边生机勃勃的郁金香似乎吓了一跳。“夜翔,嘿嘿,你不是平时总是和朱西八字不合的样子吗?没想到你会那么关心她的郁金香。中午我看到她宝贝得不得了的花还奄奄一息,你把花全部换过来了吗?”高明俯视夜翔,“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特地这样做?”“朱西……”夜翔扶了扶眼镜,遮住了眼底一闪即逝的担心。夜曼姿一言不发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瓶子里是一些闪光的小粉末。她小心地把一些粉末倒在郁金香的花瓣上。刚刚还盛放着的美丽郁金香突然变成一些透明的液体。它慢慢地渗入土壤中,最终消失掉。似乎刚刚的郁金香只是个黄昏的梦境。“应该是了。它只能存活12个小时。”夜曼姿声音低沉地说。盗宝人为什么会把护身符的力量用在郁金香上?他和朱西又有什么样的关系?“你……在变魔术吗?好厉害!”高明目瞪口呆地看发生的一切。夜曼姿看了看高明,然后问夜翔:“他是你朋友么?你的品位还真奇怪。”夜翔微微一笑:“高明,告诉我朱西住在哪里好吗?”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夜曼姿的手表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好厉害!”夜曼姿看着手表上疯狂旋转的指针。能量测定仪显示,就在前一秒,离巴比伦三公里的地方正发生了一次强烈的能量反应。※※※从高明口中得知朱西的家就在能量反映最强烈的区域,夜翔怀着复杂的心情和夜曼姿一起前往朱西家看个究竟。一心不愿朱西卷入到巴比伦复杂的事件中,可是,没想到朱西居然和盗取埃及护身符的人有关系。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与此同时,朱西和朱爸爸一起点燃了生日蛋糕的蜡烛。“许个愿吧。”朱爸爸说,“说不定你的愿望今天就会实现。”朱西吹熄了蜡烛。敲门声在此刻响起。“请等一下,马上来开门。”朱西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她彻底地愣住了。自己的愿望,自己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妈妈穿着平常出门会穿的衣服,脸上挂着记忆里最美的微笑。她用她特有的欢快的语调说:“朱西,生日快乐!”泪水湿润了朱西的眼睛,“你……为什么……”“我回来,只是为了要和你一起庆祝你的生日。”朱妈妈微笑说,“朱西,你长大了。”朱西迟疑地伸出手。即使这是一个黄昏的短暂的梦境,自己也要把它牢牢抓住。夜翔和夜曼姿站在朱西家的窗外。“喂,哥。我们就站在这里好了,有我们守在这里,什么事情也可以解决的。今天是朱西的生日。就让她和自己的老妈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夜曼姿望着朱西开心的笑脸突然很想念自己的老爸。在巴比伦的密室里,上官零躺在摇摇椅上似乎已经睡着了。所谓的埃及护身符并没有拥有复活的力量。它是个短暂的梦境,当早晨来临,梦就会醒。明天,朱西又会回到没有母亲的现实之中。只有龙水晶才拥有真正的复活的力量。可是,为什么人们还那么喜欢做梦呢?大概是不用意识到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