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

摘要: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索性就躺在窗户旁边的沙发睡下了,外面是雨打芭蕉。就在他刚刚睡下的时候,他梦见了自己在一场激烈的枪战中。忽然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电话那头是司徒处长;“南宫啊,你赶快带着你总务处的兄弟们去灞上镇,记得每人至少两把冲锋枪和一把手枪以及六七颗手雷,去支援卓阿鲁去,到哪里,一切听从卓队长安排。”

南宫鹰一听这装备——三枪六弹,自知问题重大。自然不敢怠慢,立马带领二十来号兄弟向郢中出发。在路上,他的司机诺威对他说:“哥啊,这路要是非常平整,道路宽阔而且畅通,我们我敢打包票,我们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灞上。”南宫鹰并没有回答,只是疑惑地看着这个道路上同时行驶的军方的车队。虽然他没有过多的问司徒处长,但是他一看就明白,这次事件非同一般。南宫鹰自己有自己的原则就是:服从命令,不该问的不问。他也清楚,自己是外来的,在司徒的眼里他至多就是个备胎。关键还是卓队长,不过,他也很享受这样的情况,备胎永远不会冲锋陷阵,只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力挽狂澜。当然,作为领导,也不会第一时间考虑他,但是,第一时间之后不得不考虑他。关键是自己:态度决定一切。

当他准时到达灞上镇的时候,卓阿鲁在镇上迎接他:“你来的太是时候了,一切都靠你的枪杆子了。”南宫鹰笑道:“为兄弟两肋插刀吗。”卓队长答道“这次情况非同一般,搞不好,我们两个人,三百多斤都要交代到这里。”南宫鹰嬉笑道;“我听李元芳常常讲,如果你喜欢一个姑娘,但是那个姑娘根本不喜欢你,可惜,那个姑娘有困难了,你难道不帮她吗?如果经常和你玩的很好的朋友已经成为兄弟了,突然有难处了,你难道不帮吗?如果一个人突然落水了,恰好你又有游泳的能力并且路过,你难道不帮吗?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人啊,不要戾气太重,我佛慈悲吗。”停了停,南宫鹰继续说道;“一个人处在艰辛万苦的时候,也就是那么一两回,人生在世也是那么几十年,现在不帮,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卓阿鲁听罢,长叹一声“你呀,真能扯。”南宫鹰听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