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凌波长剑疾挥、飞洒出一片剑光

欧老头道:“毒沙峡的人,最多是使毒,咱们……哦,那位去配药的剑士,回来了没有?”
麻冠道人道:“药已配回来了。”
欧老头道:“那就不用怕他们再使毒了,道兄可先把此药,分给大家吞服了。”
柳凌波道:“此药既能预防中毒,为防万一,大家自然先吞服了较好,但我认为今晚如果真有强敌来犯,用毒的机会不多。”
欧老头道:“毒沙峡舍了他们老行当不用,会和咱们拼力?”
柳凌波道:“当然也不会和咱们拼力,他们可能另有诡异伎俩。”
欧老头道:“诡异伎俩?那是指什么?”
柳凌波道:“老丈总听说过鸠磐婆其人吧?”
欧老头双目一睁道:“老朽江湖上人,知道的不多,但这老妖婆,倒是听人说过,姑娘怎会突然提到她身上来了?”
柳凌波就把方才鸠磐门人假冒张君恺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欧老头道:“这老妖婆果然有点邪门道,她会被龙在天勾引出来?”
柳凌波道:“详细情形,目前也无法推测,但她门下已在此地现身,显然已和毒沙峡有了勾结。”
欧老头目射xx精光,朝几人环顾了一眼,说道:“今晚是老妖婆亲来,老朽倒是不信邪,正好斗斗她,咱们人手也并不缺少,除了老妖婆,其余的人,诸位也足可应付了,咱们就不妨在洞外迎击来犯之敌。”
他外号独守南天门金臂神将,可说是南海门中第一高手,这番话,由他口中说出,自非夸大之词。
柳凌波道:“老丈武功卓绝,在整个武林而言,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今晚之事,老丈说的,和我所构思的,恰巧相反。”
欧老头自从上次柳凌波定下计谋,进入毒沙峡救人,对她已是十分信服,闻言不由搔搔头皮笑道:“姑娘既有了良策,怎不说出来让老朽听听?”
柳凌波娇笑道:“老丈别往我脸上贴金,我想的那里是什么良策?只有在没有办法之中,稍作防敌之计而已!”
辣手云英柳眉一扬道:“柳姐姐,你想出什么防敌之计?别卖关子啦,快说出来咯!”
柳凌波道:“我想的实在并不高明,但除此之外又别无良图。”
她缓缓说来,石窟中的人,都在静心聆听,所有的目光也全已投注在她脸上。
柳凌波语气略微一顿,接着说道:“咱们已有不少人一去不返,全落在他们手中,可说已经吃了大亏,因此我想到今晚咱们如果也能擒下对方来犯的人,形势也许稍可改观。”
欧老头一拍巴掌,说道:“对,对,柳姑娘果然不愧是女中诸葛,这几句话,说得简单有力,已经确定了今晚应战的纲领。”
柳凌波脸上微微一笑,道:“老丈夸奖了。”接着回头朝麻冠道人间道:“我先想请问道兄一声,目前贵会还有多少剑士在这里?”
麻冠道人道:“随同剑主来的,只有青穗堂下三十六名弟兄,除了方才由广明大师和屠兄率领去的二十名之外,目前还有十六名。”
柳凌波点点头道:“人手也差不多了,我想咱们第一件事,就是每人都须预先服下解毒药物,以防对方施毒。第二步,咱们再来分配任务,这一点,我先说个腹案,再请大家商量决定。”
欧老头道:“不用商量,干脆就由姑娘发号施令,大家一体遵照就是了。”
甘瘤子一直沉默不言,此刻突然接口道:“二师妹也毋庸客气,有什么计划,就说出来吧!”柳凌波道:“我想的是‘以虚为实’,麻冠道长和单兄、张家妹予以及八名青穗剑士,镇守石窟,如有强敌来犯时,由大师兄和我两人出去应敌,麻冠道兄只是替咱们掠阵,敌人不冲近石窟,千万不能出手……”
麻冠道人江湖经验何等老到,为人又极工心计,听柳凌波的口气,是要他坚守石窟。
试想石窟是自己一行人的临时歇脚之地,并不重要,何用坚守?他心念一动,立即问道:“柳女侠要贫道坚守石窟,是否另有指示?”
柳凌波笑道:“道兄说对了,这座石窟,我另有用处。”接下去又道:“另外八名青穗剑士,值兄可命他们隐伏石窟前面左右两边林中,不听招呼,不得现身出来。”
麻冠道人道:“贫道遵命。”
辣手云英道:“柳姐姐,单大侠和小妹守在洞内,就没有事做了。”
柳凌波笑道:“小妹子别性急,自然有你的工作。”
说完,回头朝欧老头道:“现在该老丈了,离这里六六丈处,有几株合抱大树,老丈可隐身树上,以不让来人发觉为主。石窟前面地方不大,不论来多少人,都由大师兄和我对付……”
欧老头没待她说完,摇头道:“不成,姑娘要老朽躲在树上观战?”
柳凌波道:“我话还没说完哩,老丈别忘了咱们今晚有一个主要目的。”
欧老头道:“好,好,你说下去。”
柳凌波道:“我方才说过,咱们今晚最好把对方来人一鼓成擒,因此在我和大师兄出面对敌之时,老丈就可施展隔空点穴之术,把他们一一制住……”
欧老头道:“妙,妙,这办法不错!”
柳凌波朝辣手云英笑道:“那时麻冠道兄可指派四名剑士,由单兄和张家妹子指挥擒人,押回石窟。麻冠道兄和另外四名剑士只负责守护,不得离开石窟。如果来人向后撤退,由埋伏中的八名剑士,听我日号,阻拦对方退路。”
麻冠道人由衷的赞道:“柳女侠设想周到,调度有方,今晚这般布置,已是万无一失了。”
柳凌波道:“这是我的如意算盘,对方如何行动,还不知道呢!”
欧老头道:“咱们就这么决定。”
大家用过干粮、麻冠道人把解药粉分给大家吞服,八名奉派到林内埋伏的青穗剑士,也自依计退出。
柳凌波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欧老丈该早些出去了呢!”
欧老头笑道:“姑娘只管放心老朽决不会误事。”说完也自朝洞外走去。
柳凌波朝大家道:“咱们趁这段时间,各自坐息片刻,也许今晚就没有坐息的时间了,”
石窟中媳去灯火,大家依言各自盘膝坐下,运气调息。
辣手云英张曼心头紧张,一会摸摸身边宝剑,一会又摸摸身边的暗器,那里静得下来?
夜色渐深,山风较强。 石窟外面,一片黑沉沉的,该是个风高月黄之夜!
大家足足等了半个更次,依然不见动静。
柳凌波目光微抬,心中暗暗奇怪:“此时二更已过,对方如有举动,这时候似乎该来了!”
心念方动,突听一声尖厉的啸声,远远传来!这声音凄厉刺耳,听来似在山下!
辣手云英耸然一惊,悄声问道:“柳姐姐,他们来了!”
甘瘤子道:“这啸声似是千里传音之术,由正东方传来,长啸之人,少说也在三里以外,声音仍能凝而不散,功力之高,倒是不可轻估。”
麻冠道人吃惊道:“千里传音,已使咱们提高了警觉。”
甘瘤子接道:“道兄说的不错,不说咱们今晚已有准备,就算毫无准备,听到了啸声,也会及时警觉。”
柳凌波道:“今晚情势,当真有些奇怪。”
辣手云英听的不懂,问道:“柳姐姐,今晚的情势有什么奇怪?”
柳凌波道:“很像有人向咱们示警。” 甘瘤子道:“我出去看看!”
突听欧老头从五丈外以传音入密朝洞中说道:“甘老弟不用去了,已经有人来了。”
他身在五丈以外,洞中几人的低声谈话,居然被他听的十分清晰,还出声音告警,这份功力,委实惊人!
欧老头的话声,大家全听到了,立时纷纷跃起,举目朝洞外望去。
朦胧月色之色,果见三条人影,由山脚飞掠而来,眨眼工夫,已到洞前。
这三个人一色黑衣,脸蒙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左右两人,手上各仗长剑,只有居中一人,空着双手,一柄长剑,斜背肩头。
这三人到了距离石窟三丈远处,便自停步,并肩站立。
甘瘤子眼看三人飞掠而来的身法,轻快迅疾,不是平庸之辈,心中暗想:“这三人不像是毒沙峡的人。”
柳凌波低声道:“大师兄,咱们出去。”
两人并肩跨出石窟,甘瘤子拱拱手说道:“三位朋友,爱夜而来,有何见教?”
三个蒙面人站在当地,恍如不闻,竟然无人开口答话。
柳凌波冷笑一声道:“朋友们这般藏头露尾,难道是见不得人么?”
三个蒙面人六只炯炯眼睛,盯着两人依然一言不发。
柳凌波道:“大师兄请替我掠阵,我先去会会他们。”话声一落,缓步朝三个蒙面人走了过去,纤手一抬,喝道:“你们三个人一齐上吧!”
站在中间的蒙面人突然挥了挥手,左右两人一声不作,手中长剑一摆,忽然一跃而上,举剑朝柳凌波刺来。
柳凌波冷哼一声,双手一分,使了一招“夭女散花”,把两人剑势,化解开去。
那两人剑上造诣,大是不弱,出手一剑,被柳凌波封开,两柄长剑,忽然左右圈动,相继攻到。
柳凌波寸步未退,玉手挥处,拍出两股阴柔劲风,又把两人洒出的一片剑光,尽数挡了回去。
那两个蒙面人不待柳凌波还攻之势出手,长剑又迅快的左右摆动,瞬息之间,连续攻出了四剑。
甘瘤子瞧的心头一震,低喝道:“二师妹,他们使的是武当派‘两仪剑法’!”
喝声甫出,只听站在对面的那个蒙面人,突然嘿了一声,反腕掣剑,身形一闪而至,三朵剑花,闪电般分向甘瘤子三处大穴袭到。
甘瘤子吃了一惊,暗道:“此人出手剑势,竟有这般神速,倒是不可轻敌!”右手拍出一掌,逼住蒙面人剑势,口中喝道:“尊驾是武当派什么人?”
那蒙面人一声不作,长剑疾挥,幻起一片剑光,攻势极锐!
但甘瘤子乃是夭杀门的大弟子,武功造诣,自有独到之处,蒙面人攻到剑势虽然极凌厉,却无法把他迫退一步,而且均为他随手拍出的掌风,化解开去。
两人交手几招,蒙面人手上突然一紧,但见剑光一盛,幻起了如山剑影,挟带着嘶嘶轻啸,剑上激荡起的剑风潜力,冷森逼人!
甘瘤子和他对拆了几招,只觉对方每一剑招之中都含蕴了强劲绝伦的内力,一面封逼蒙面人剑势,心中却暗暗奇怪,此人一身功力,少说也有数十年火候!不可能是武当门人,但他使的却是正宗武当剑法!”
思忖之间,柳凌波一双空手,力敌两支长剑,几个照面下来,她突使绝技,纤指轻弹,已然把两个人点住穴道。
铁判单世骅、辣手云英张曼双双抢出,把两人擒了进去。
那和甘瘤子动手的蒙面人突然大喝一声,震腕挥出一片护身剑光,舍了甘瘤子,朝石窟冲去,甘瘤子大笑一声,呼呼两掌,逼住了蒙面人去势。
蒙面人又是一声厉吼,长剑疾抡,恶狠狠朝甘瘤子攻来。这一下他敢情含愤出手,剑势更加凌厉,宛如惊霆迅雷,绵绵攻出!
甘瘤子双掌开合,使的呼呼有声,才算把对方连绵不绝的攻势逼住,双目精光暴射,惊奇喝道:“太极慧剑!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太极慧剑”,乃是武当派镇山绝学,每一代中,除了掌门人之外,只有派中护法长者,才有资格练习,而且规定不得超过两人。
蒙面人突然使出武当镇山剑术,那么除非他是武当三子。但武当三子,天元子出身修罗门,武功之高,不在自己师傅之下,此人决不会是天元子。
天衍于是武当派掌门人,从不轻易下山,当然更无可能。至于天寄予,已在昨晚陷身假毒沙峡之中,那么此人……
甘瘤子以一双徒手,和对方长剑相拒,尤其对方使出来的,是武当派最为精奥的“太极慧剑”,想要胜他,也甚是吃力。
双方搏斗之势,看去已不似方才那等快掌急剑的打法,表面看去,两人剑掌之势,已经缓慢下来,实则一剑一掌,不但各具精妙变化,而且各自含蕴了上乘内功,干钧一击,发如奔雷!
正当此时,只见辣手云英张曼,突然从石窟中急奔而出,叫道:“柳姐姐,柳姐姐,那两人竟然是静玄师兄和静修师兄,他们都是失陷在毒沙峡的人……”
失陷在毒沙峡的人,会帮着毒沙峡,前来偷袭!
柳凌波心头猛然一震,回身道:“张家妹子你看清楚了,莫要又是假冒来的。”
辣手云英道:“不会错了,他们确是静字辈的两位师兄。”
甘瘤子道:“不错,和我动手的大概是天寄子了!” 他双掌大开大合,凌厉无匹!
对方蒙面人已被迫的有些招架不住,听甘瘤子喝出“天寄子”三字,神情突然一楞,茫然道:“你说什么人?天寄子?天寄子是谁?”
甘瘤子道:“你不是天寄子?” 蒙面人道:“这名字我好像听来极熟……”
他剑势一缓,吃甘瘤子一掌击在他剑身之上,但听“呛”的一声,一柄宝侠,化作了一道银虹,飞射出去。
甘瘤子那肯错过机会,左手振腕一指,直点过去。蒙面人突然惊觉,身子一侧,避过指风,左手一圈,呼的一掌,朝甘瘤子劈来!
甘瘤子举掌硬接,蓬然一震,那蒙面人突然借势一跃,转身飞掠而去。
甘瘤子大笑道:“朋友还往那里走?”正待纵身迫去。
只听欧老头的声音低喝道:“甘老弟,又有人来了!”
一道人影,划空平飞而来!柳凌波冷冷一哼,双脚一点,振袂飞起,疾迎上去。
那人凌空飞扑而下,目标原是甘瘤子,在快到甘瘤子头上之际,临风拔剑,呛然剑鸣,一道银虹,宛如匹练下泻!
柳凌波去势奇快,同样在空中撤剑,呛的一声,迎住了那飞来人影!但听双剑交击,发出呛呛呛三声金铁大震,半空中飞洒出一串火花。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两人已凌空对所三剑,人影倏然一分,各自倒飞一丈,落着实地。
直待两人落地以后,大家才看清楚柳凌波悬空对斫三剑之人,又是一个黑衣蒙面汉子!但见他身法轻捷无比,才一落地,就欺身直上,振腕发剑,刷刷刷,剑光锗落,飞洒而至!
柳凌波发觉此人武功极高,尤其出手几剑,快如闪电,心头不觉一凛,暗想:“这是什么剑法?”
心念一动,立即挥手还击,双剑齐举,就打在一起。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但在这一瞬之间,敌人后援,业已大批赶到!
当前为首一人,身形颀长,腰悬长剑,身后跟着两人,一个身躯肥胖,另一个瘦小精干,这三人虽也全都已黑布蒙脸,看不出他们面貌。
但所有的人,全都认得出来,这三人中间,身形颀长的正是随同万剑会主失陷毒沙峡的万剑会青穗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另外两人,胖的一个是黑穗副总管铁罗汉广明大师,瘦小的一个则是秃尾老龙屠三省!
三人身后紧跟着二十名脸蒙黑布的大汉,一个个背负长剑,这些人除了一块蒙面黑布之外,一身装束,一望而知是万剑会的青穗剑士,也就是今天下午失了踪的二十个人!
这一情形,当真瞧得所有的人莫不深感震骇!
甘瘤子一怔之下,立即迎了上去,大声喝道:“来的可是慕容总管?”
中间那人一声不作,拔剑奇快,右手一抬,长剑出鞘,精芒闪动,步似行云流水,直刺过来!
甘瘤子急忙拍出一掌,逼住剑势,喝道:“慕容总管,你是被人迷住了本性么?”
喝声之中,那人已然闪电攻出三剑,剑光似落英飘忽,势道凌厉,甘瘤子被逼的后退了两步!他自然识得抱剑书生的厉害,不敢徒手相搏,急忙从身边取出一柄短剑,随手封拆。
这个黑布蒙脸的抱剑书生才一出手,他身后一胖一瘦两人,也即时撤出兵刃,大步迎了上来。胖的一个手上是两把尺许的戒刀,瘦的一个是一支精钢黑龙爪。从这两件兵器上可以证实两人就是铁罗汉广明和秃尾老龙屠三省了!
两人撤出兵刃,身后二十后名蒙面汉子,但听一片锵锵剑鸣,同时撤下长剑,跟随而上!
麻冠道人和八名青穗剑士,原已列阵守在石窟之外,瞧的又惊又急,回头道:“单兄和张姑娘请守住石窟,贫道接应他们去。”
一面向八名青穗剑士说道:“你们随我上去!”话声一落,急忙迎出,口中沉声喝道:
“两位老哥,你们可是中了人家暗算……”
那一胖一瘦两人倏地一分,更不答应,一个戒刀起处,两道刀光急袭而至,瘦的一个也毫不怠慢,黑龙爪当胸就抓。
麻冠道人大喝一声:“你们都疯了么?”
一句话的工夫,已和两人动上了手,二十个蒙面人却突然散开,绕过麻冠道人,朝八名青穗剑士抡剑扑来。
八名青穗剑士手上长剑一振,同时高声喝道:“四海同源,万剑一统……”
这是万剑会的口号,照说来的如是万剑会的人,就该停步答话了,但他们却恍如不闻,一拥而上,抡剑就斫!
刹那之间,立即爆出了一片剑剑交击的金铁狂震……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柳凌波和那蒙面人打到了三十招以上,只觉对方剑势,愈出愈奇,心中已感焦急,再一打量四周形势,只见双方已成了一片混战,但隐身树上的欧老头,竟然毫无动静,心头更觉忧疑重重……
就这一分心神,陡觉自己手上长剑,突然间被对方左手剑诀引了开会,门户大开,眼前剑光一闪,对方剑尖,直指胸口!心头蓦然一惊,脱口惊叫道:“你是韦少侠!”
口中惊叫出声,左手手背,已然急挥而出,朝剑身上反击过去,但听“呛”的一声,蒙面人一柄长剑,已被她直荡开去!
柳凌波一招得手,那还容得对方变招,右手一记“太阿倒持”,长剑倒转,用剑柄闪电朝对方“肩井穴”上点去!
她已认出和自己动手之人,正是下午失踪的韦宗方,是以只好用剑柄点他穴道!
那蒙面人武功确也了得,长剑被柳凌波反手一掌,拍了出去,临危不乱,突然后退三步,右掌一立,嘶的一声,一股劲急掌风,朝柳凌波迎面劈来!
柳凌波自然认识这是韦宗方的看家本领——修罗刀,慌忙身形一闪,向旁跃开!
只听身边响起欧老头的声音喝道:“柳姑娘快把他擒下。”
那蒙面人“修罗刀”堪堪出手,突然闷哼一声,翻身往后倒去!
柳凌波听到欧老头的声音,那还怠漫,急忙纵身过去,一把抓起蒙面人,身若飘风,朝后掠退,奔近石窟”
单世骅立即迎了上来。柳凌波低声道:“单兄,此人是韦少侠,快把他送进去。”
单世骅听的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接过蒙面人。
柳凌波因双方已成混战,对方全已被人迷失本性,人数较多,怕八名青穗剑士不是对手,那有时间多说,急急转过身去,但听场中连声闷哼,已有五六个人倒了下去。急忙高声叫道:“青穗壮士们只管擒人,不用和他们打了。”
口中喝着,人已直掠过去,长剑连拨,左手振腕发指,接连点倒了两人。
那八名青穗剑士因对方来的,全是自己弟兄,不忍自相残杀,是以大都只是举剑封架,并没还击。但对方却是出剑急攻,八对二十,自然十分吃力,正在苦战之际,忽见蒙面弟兄一个个都倒了下去。再听柳凌波一喝,不由精神大振,大家立即纷纷出手,挟起穴道被制的人,向后跃退。
柳凌波仗剑而上,正好敌住了七八个追击过来的蒙面人,一支长剑左右挥舞,立时展开搏斗。
甘瘤子和蒙了脸的抱剑书生,打得甚是激烈,两人身外剑光镣绕,已分不清人影。
麻冠道人一双徒手,独斗蒙了脸的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尾三省,已是左右支继,败象渐露,正感焦的!
突听屠三省闷哼一声,往后倒去,心中大喜,急忙大袖挥处,呼呼两掌,逼住铁罗汉双刀,口中喝道:“你们快把尾老哥拿下。”
他身后一名青穗剑士,急忙奔了过来,抱起屠三省,向后退去。
蒙面铁罗汉大吼一声,挥动双刀,急扑而下,又和麻冠道人打在一起。
却说欧老头连续施展“隔空点穴”手法,制住了十来个人,眼看局势已被控制,堪堪一指朝屠三省点出,陡觉一道森冷劲气,朝身后急袭而来,剑风未到,但听一阵籁籁轻响,身后树枝叶,已被剑光纷纷削折!
心头不觉吃了一惊,急忙一吸真气,身形向上拔起,在空中一个转身,脚踏树梢,回目瞧去,只见一道剑光,裹着一条人影,悬空飞刺而来!不觉呵呵大笑道:“老夫早就等着你了!”
探手一把朝那人身后抓落。
那人一剑刺空,居然身随剑转,轻灵无比的避了过去,反手一剑,朝欧老头手腕削来。
欧老头大笑道:“老夫手底下,那有你对手的份儿?”
五指一张,硬生生朝剑上抓去。
那人惊“咦”一声,慌忙缩手后跃,身形一沉,倏然朝树下飞落。
欧老头宛如老鹰攫鸡,直扑而下。
那人身法轻灵迅快,才一落地,口中娇叱一声,剑光一闪,朝欧老头双脚撩来。
欧老头身在半空,要落未落,身形一弓,左脚突然踢起,只听“呛”的一声,那人手上长剑,被他踢个正着,化作一道银虹,激飞出去。
那人没料到对方武功,如此之高,惊骇得尖叫一声,疾如燕子掠波,朝左侧林中投去。
欧老头那里肯舍,纵身朝林中追扑过去。
这时场中形势,已然有了很大的变化,二十名蒙面人连续被制,已只剩下十来个人,还在和柳凌波昔苦奋战,但已为柳凌波重重剑影,逼得像走马灯一般。麻冠道人独斗蒙了脸的铁罗汉,也已占了优势。只有甘瘤子和那蒙脸抱剑书生,依然打得十分激烈,两人差不多已斗了百招以上,还是不分胜负。
突然右首一片林中,响起一阵尖锐的吹竹之声!
这吹竹之声,才一响起,战场上的蒙面人突然如斯响应,口中大吼一声,纷纷向后跃退,大有夺路而逃的企图。
柳凌波长剑疾挥、飞洒出一片剑光,紧紧迫逼,口中大声叫道:“大家快截住他们……”
和甘瘤子对敌的蒙面人奋剑怒吼,刷刷几剑,逼住甘瘤子剑势,突然轻身一跃,飞掠而去!
他动作奇快,两个起落,人已消失在夜暗之中。八九个蒙面人,跟踪掠起,却被柳凌波点倒了两个,其余的人,也急急朝山下掠去。
隐伏在林中的八名青穗剑士从斜跃出,要待出手拦阻,但因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好硬行拦截,只得任由他们冲了出去。
只有和麻冠道人动手的铁罗汉,被麻冠道人紧紧缠住,脱身不得,柳凌波接连点倒了两个蒙面人,眼看秃尾老龙还在和麻冠道人拼命,转身一指,点了他穴道。
只听衣袂飘风之声,一条人影,划空飞泻而下,正是欧老头!他肋下挟着一个人,炯炯目光一扫,问道:“给他们逃掉了几个?”
甘瘤子道:“大概逃走了八九个人,唉,在下说来惭愧,未能把慕容总管截住。”
柳凌波掠掠鬓发笑道:
“难在只能生擒,不能伤了他们,凭慕容总管的剑术,你想生擒他,自然不容易的了。”
接着朝欧老头问道:“老丈,这是什么人?”
欧老头道:“是个女的,这妮子武功大是不弱!”
柳凌波道:“咱们快回进去再说。”
大家进入石窟,铁判单世骅和辣手云英张曼已经把所有被擒的人的蒙面黑布撕了下来。
一大堆人穴道受制,睁大眼睛,并排坐在石窟右首。
那是武当派的静玄、静修、韦宗方、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和十二名青穗剑士!
麻冠道人双眉紧皱,道:“这事情够棘手了,他们好像服了什么迷魂药物,迷失了本性。”
欧老头道:“咱们先瞧这人是谁?”
他一手放下挟着的人,另一只手,很快撕下了那人的蒙面黑中。这一撕下黑中,露得一张眉眼盈盈,黑里带俏的脸孔,她,正是黑文君卓九妹!
欧老头瞧了一眼,问道: “她是万剑会主身边四个侍女之一?”
柳凌波道:“她叫黑文君卓九妹。”
欧老头道:“难怪她剑术轻功,全都不弱,唔,今晚万剑会主倒是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