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还好我知道那买主的家

摘要:
又是一个早晨,阿博起了床,顺手从家门口拿起今天的报纸,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看着报纸。面包真好吃!阿博说出无心的自言自语。呵呵,这女的判了几十年,哟,还有这个杀千刀的妹子判了无限期。阿博得意地笑着,要是死悦

又是一个早晨,阿博起了床,顺手从家门口拿起今天的报纸,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看着报纸。“面包真好吃!”阿博说出无心的自言自语。“呵呵,这女的判了几十年,哟,还有这个杀千刀的妹子判了无限期。”阿博得意地笑着,“要是死悦悦能被判个死刑,这口恶气才能咽下去,可怜了小冲….”顿时,阿博傻了眼,急忙丢下面包,赶紧骑着自行车去外面。报纸上分明清清楚楚的写着“黑贝咬伤抚养多日主人、昧着良心到底为何事?”阿博丢下自行车,急忙打好的士。“那黑贝就是小肖,我也太傻了,明明到买主那里要几公里,唉——还好我知道那买主的家,对小肖留恋的很,不然…..”的士扬长而去。“麻烦你快点,师傅,我有急事。”阿博真的非常担心。“这可不行!”师傅笑嘻嘻说,“就算为了女朋友,那也不能这样啊,我也是身不由己。嘿嘿,小姑娘一定很美吧?瞧你急成这样!”“这人还真色迷迷的,这司机也忒不像话了!”

“给你钱,不用找了!”小冲急匆匆地跑去。“这年轻人还真不像话,为了一个小姑娘何必嘛?”司机数着手中的纸钞,不亦乐乎的笑笑,“要是能多碰上这样的那就好了。”

“艹,这岔路怎么那么多,走哪里好啊?”阿博可急了!“这农村花花草草那么多,连路况都给盖住了,怎么找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过来。“等等,大哥,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人买了一只黑贝,被咬伤了?”那年轻的小伙子想了想,说:“哦,我知道,就在前面转弯!”“好好,谢谢大哥!”阿博立马跑去。这路上狗还那么多,自卑的有、故意找茬的也有、全身凌乱的也有、就连组成“狗军大队”的也有。

阿博找到这里,使劲拍着门,大喊:“开门开门!”阿博非常焦急。“谁啊?”一个手拎沾满血色菜刀的大汉板着脸说。阿博看着大汉后面的一大群被关在笼子里的狗狗,心中就已经知道了。外面的围墙密不透风,没有窗户,整个院子是个封闭形。原本种着的花儿枯萎在花盆也没有拿掉,地上洒满殷红的血泊,几个狗头掉在地上,几条狗身子挂在吊钩上。连灯泡都那么暗淡,橙色的暖色白炽灯,让可爱,本来不该死在他们手上的狗狗们吓得不禁瘫痪。后面拴着一条伤痕累累的黑贝。阿博知道,这就是专门卖狗肉的人们,可是老板不会把狗卖给杀狗大队的呀!会很仔细的调查身份的,可是上来买狗的不是穿的很体面的高富帅吗?

阿博准备救这些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