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说完转身就要走

摘要:
小帅看着小柔美丽的身姿,但是他绝对不是好色的公狗,他是很有正义感的。小帅晃了晃头说:这里的阳光不错,但是我不太爱晒太阳,我还是回狗舍当我的老大吧!说完,小帅不紧不慢地走了。陪我玩会儿,行吗?小柔恳求着

小帅看着小柔美丽的身姿,但是他绝对不是好色的公狗,他是很有正义感的。小帅晃了晃头说:“这里的阳光不错,但是我不太爱晒太阳,我还是回狗舍当我的老大吧!”说完,小帅不紧不慢地走了。“陪我玩会儿,行吗?”小柔恳求着说。“我也无聊的要死,我是很讨厌猫的!”小帅也不看小柔一眼,“我的主人就是差点因为你们而死亡,不然他就不会把我养得那么强壮了!”小帅有点厌恶的看着小柔。“可那只猫毕竟不是我,我只是看你长得俊才肯理你,你居然那么不领情,讨厌卑鄙,不可饶恕!”小柔扔完话就走了。小帅没有一点遗憾,只是觉得更自在了。

“谢谢!”悦悦拿着一杯水在一旁悠闲地喝着,“真的很感谢你,肌肉也缝合好了,我该回去了…”悦悦说完转身就要走。“唉——先别走啊,你不是很讨厌那些人吗?”莉莉有些着急了,“我可忍受不了他们欺负你,我给你做主!”莉莉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强大的震动使一只老鼠震惊而跑出来。“啊!”悦悦吓死了,差点摔倒。“我可真是倒霉啊!红颜薄命啊!”悦悦感到生不如死。“好了!别傻了。”莉莉无辜地说。“那我要到哪里去工作啊?”悦悦擦擦泪水,“反正我不怕苦,只要不送到我亲戚那里就行!”“好,你就去那边吧!”莉莉拿起一张海报,上面精致的细纹,显得十分耀眼。“什么!”悦悦突然笑了,“我去当明星?”她又转瞬即逝地难过说:“这怎么可能?”悦悦说着又哭了,“我不可能的,我五音虽然全了,唱歌也不错,但我…唉!就是不可能嘛!”悦悦盯着海报,心里有无限的失落感。“没关系,你能面试成功的!相信自己吧!”莉莉拍了拍悦悦的肩膀。“那好吧!”悦悦站起来。“啊!”悦悦的脚又扭了,“哎呀好痛啊!”悦悦泪流不止,“呜,怎么又扭了,我的腿还没痊愈呢!”悦悦用拳头打着地上。“怎么会那么倒霉,红颜薄命啊!”莉莉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样不太好吧!”小冲迷茫的眼睛盯着阿博。“没关系的!”阿博手里拿着三只香,桌前放着一面镜子,镜子上贴着悦悦的照片。旁边的鬼符还没烧完,在铁盆子里吱吱作响。“这会出人命的!”小冲说着就要组织阿博。“没关系的,她害你那么惨,就算是死了也死有余辜。”阿博哼了几声,把香往镜子上拜。“可是悦悦很可怜啊!”小冲的心又开始软了,“算了吧,在所难免的呀!”阿博把香扔到地上的铁盆子。“深林人不知,用树叶埋好走人吧!”阿博冷漠地说,“我就不信她不死!”“做人不能这样啊!”小冲有点伤心地说,“你跟谁学的啊!那个人肯定没出息!”小冲撇着嘴说。“你可不能咒他!”阿博肉若有所思地说,“墨墨去社会拼搏了,是富是贫还不知道,但他有钱了会来找我们的!”阿博突然微笑起来。“恩是的,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小冲也微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