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对面那个没有面孔的傀儡

白色,一切都是白色的。那惨淡的白,如同白色的海水,无边无涯,淹没了一切的色彩和生机,余下的只是空洞和绝望。他讨厌白色。
苍白的海水中,那盏油灯成了唯一的亮色。许是窗子没有关好,风吹了进来。青白的波浪起伏不定,那纤细的橘黄火苗摇曳不休,却挣扎着不肯熄灭。晃动的烛光将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蒙昽而虚无,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还活着。原来死亡并不是痛苦,只是麻木。
素白的帷帐后,几个浅灰的人影在摇摆着,像在上演一场荒诞的皮影戏。鬼鬼祟祟的私语宛如恶毒的诅咒,锥子般剌入他的耳中:“大师兄,你说他还能挺多久?”“难说。运气好的话,也许再拖个十天半个月也说不定。”“他命真够硬的,居然又拖了这么久。换了旁人,这时坟头怕都长草了吧?”“怎么,你等不及了?”“话是怎么说的,我也只是担心而已。”“担心?担心什么?李师弟的傀儡术失传么?放心,再怎么这傀儡之术也轮不到你五师弟的头上,师父早防备着呢。”师袓在上,我可没这个心思丨”“你们在这儿胡说些什么?”似乎又有人加入进来。两人忙打招呼:“师父……”
“怎么说你们都是同门兄弟,再说,你师弟也是受过朝廷封赏的,出殡时少不了要来些贵客。到时记得不要乱嚼舌根,免得外人笑话。”“师父,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可能熬不过今晚了。你师弟可是本门难得一见的天才,想不到就这么……”那人叹息着,“过会儿劝照雪离开吧。按规矩,男子是不能死于妇人之手的。断气后别忘了给他咬上楔齿,好方便受含。”
“知道了,师父还有什么吩咐?”“没了。棺椁寿衣都已备好多日了,做道场的和尚也找齐了,香烛纸钱都是现成的,就差设灵座了……这些事让小全去做就行,大家也辛苦有些日子了,明天还有得忙呢,先下去休息吧。哦,对了,别忘了告诉下人,这灯油就不要添了……”终于,那个淡然的声音盖棺定论道。
恍惚中,那些鬼影散去了。
他的呼吸仿佛被极度的愤怒哽住了,他拼命挣扎着,可挪动的却只有小指。他想枯蒌的小指一勾一勾的,似乎在呼唤着谁。仿佛听到了他的呼唤,一个轻盈的身影出现在床边。
“无心,该吃药了。”她将他扶了起来,又在背后为他塞了一个枕头。一只白瓷汤匙从玉碗内舀了一勺药,缓缓递到了他的唇边,那手腕极是纤巧,雪一般白皙。腕上那只翡翠镯子闪着一汪晶绿,鬼火似的晃眼。
汤匙塞入他的嘴中,他却无力吞咽,一小半儿的药入了口,余下的大半则沿着唇角流了出来。纤白的柔荑持了块白绢,在他唇边轻轻擦拭着,雪白的袖角一荡一荡的,像一面招魂的幡。
她为什么也选择了白色?她也背叛了自己吗?药力在体内流动着,激发着他最后的潜能。濒死的眼神丝线般缠向床前的女子,黑色的瞳孔幽幽的,似乎想将对方的生命吸入自己的体内。她还是那么美,可这美丽却像他精心制作的傀儡一样,就要属于其他人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气管内挤出沙哑的摩擦声:“别怕……我不会死的……我只是暂时离开而已……总有一天,我、我会回来……回到你的身边……哪怕是……变成这个傀儡……”她缓缓伸出手,掩住了他的口,不让他说下去,泪如泉涌。
他想举起手,为她擦去泪水,可他能动的却依旧只有小指。于是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缓缓转过头,望向对面。
墙壁的角落里,摆着一个傀儡。漆黑的长发,绚丽的锦袍,在这白色的海洋中格外刺目。恐怖的是,这傀儡竟然没有五官,只有一张全白的面孔。傀儡静静对着床上的男子,那张呆板的面孔竟似在表达着什么。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感召,他望着那傀儡,嘴唇龛动着,开始缓缓念诵一段宂语。他的念诵声极低,那幽微到了极点的诡秘之音,分明是魍魉在喁喁私语。
心脏有力地跳动着,似乎感到了生的喜悦,他的吐字竟然格外清晰,昭然如太古的巫歌,烨烨的堂皇间透着妖异的魅惑。是的,咒语即将完成,他即将获得新的生命。十六个字之后,将是一个圆满完整的轮回。
“朽树……”他的身体猛地一颤,瞳孔放大。他努力挣扎着,试图吐出最后的声音。疾风吹过,烛火又一阵剧烈的摇摆后,蓦然熄灭。
那未出口的咒语随着袅袅的烛烟渐渐消散,化作了一声不甘的叹息。在众人的慌乱中,没有人注意到,尸体的小指竟然轻轻地勾了勾。只有对面那个没有面孔的傀儡,在静静地、静静地凝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