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寄桑静静地望着她

卓安婕出神地盯着自己的长剑,缓缓道:“我明白了,当时任帮主不是出剑……”“不是出剑?那是什么?”方慧汀睁圆了秀目问。“是还剑……”卓安婕的叹息中蕴含了无限惆怅。
“不错,是还剑入鞘!”云寄桑斩钉截铁地道。“他为什么要还剑入鞘?他不是已经看到凶手了吗?”方慧汀不解地问。“正是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凶手,所以他才会还剑入鞘。因为他不相信那个凶手会对自己出手,因为他就算死也不肯伤害那个凶手,因为那个凶手是他一生中最信赖的人,他的生平挚爱……”他猛地转身,目光火一般灼灼燃烧着,“容女侠,那个人……就是你吧!”
“你胡说八道!”乔翼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额头间青筋毕露,双拳不住地颤抖着。“骗人!骗人!怎么会是任夫人?她和任帮主那样相爱,怎么会杀他?云大哥,你告诉我你弄错了,你说啊!”方慧汀泪流满面地哭道。
“阿汀,你还记得吗?金大钟曾经和我们说过,乔大侠突然间说他只饮汾酒了。”云寄桑用落寞的语气问道。方慧汀哭着点了点头。
“汾酒产于山西,任帮主曾经对我说,三年前任夫人曾经去洛阳三十二天。前年去太原访友,共计四十八天。去年因为帮务又去了霍州五十二天,今年则去了寿阳六十五天。除了洛阳地处河南外,太原、霍州、寿阳都地处山西,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吗?雪雷帮的经营一向都只在豫北,她身为帮中首脑,为何每年都要去山西那么久?而且是每一年停留的时间都不断加长?”
“那……也许只是因为雪雷帮想扩张帮务呢?”方慧汀替容小盈辩解着。无论如何,她也不肯相信自己最为倾慕的容小盈会谋杀曾经那样深爱过的人。
“帮务……”云寄桑冷笑了一声,“也许吧,可有一件事,是她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的。”
“是什么?”卓安婕忍不住问道。
“是香囊……”云寄桑一字一顿地道,“那天我在乔大侠手上看到了一个绣着相思鸟的香囊,里面绣了任夫人的名字。当时他说是在地上拾到的。当时我也信以为真了,可是……”云寄桑猛地一扬手,“我却看到了这张画!”
众人惊愕地望着他手中的画纸。画纸上,一只绣着翠绿小鸟的香囊赫然在目。
“阿汀曾经见过任夫人沐浴换装时身上带着一个香囊,这便是她凭着记忆画出来的,乍看上去,它和乔大侠手中的没什么两样,都是翠羽红嘴,可是你们看这只鸟……”他伸手指了指那只小鸟,“这只鸟眼圈是黄色,头顶颜色也比背部黄,是一只雄鸟。而乔大侠手中香囊上绣的鸟头顶与背同色,眼圈灰白,却是一只雌鸟。若我没有猜错,容女侠手上那只香囊内绣的必然是乔大侠的名字!容女侠,可以让大家看看你的香囊吗?”他望着容小盈缓缓道。
“不用看了,里面绣的,的确是乔翼的名字。”容小盈淡淡道。“任夫人!”方慧汀惊叫了一声,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你和乔大侠早已暗通款曲,可任帮主却是你们最大的阻碍。一旦被他发现,你们两个都会身败名裂。于是你们便计划趁这次起霸山庄之约借死香煞之手除去他。那天在坟场,顾先生将冰蚕丝绑在了一棵树上。你发现了冰蚕丝的秘密后,立刻找到丝线的尽头,斩断冰蚕丝,然后再拿着断线回来。这样,你就得到了斩断的那截冰蚕丝,并且趁任帮主练剑时用它杀了他。不过你毕竟还是无法忍心像顾先生那样将任帮主碎尸,所以只是堆上红叶,作为象征……”
“我怎么舍得呢?”容小盈轻声叹息着,双眼眯成了一线,“那个傻瓜,最终还是没有出剑,我明明告诉他,无论谁靠近,都要出剑的……”
“小盈……”乔翼颤声道。容小盈冲他摇了摇头,柔声道:“翼,我们都错了,我错在自己明明得到了最好的,却还在期待着更好的。而你却错在以为找到了最好的,实际上却不是的。只是这一切一直到我手中的那根冰蚕丝刺入自凝的胸膛时,才发现,真的是……太迟了……”
“不……不是的,我们没有错,错在这个世道,凭什么一定要将你和任自凝那个呆子连在一起?我们明明会是更好的一对!”乔翼大吼道。
“呆子,是啊,说到底,他的的确确只是一个呆子罢了……”容小盈无限温柔地道,秀目中露出怀念之色:“从我一开始认识他时便是如此。真是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都不曾改变呢?我明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儿了啊……”她的唇角开始有鲜血不断流出,但她眼波仍梦幻般地流动着,似乎看到了最瑰丽的景象一般,“九月初九,轩辕台上,我依偎在自凝的怀里,台下所有的人都在为我们欢呼着,夕阳红得那样美丽……那时,我真的以为……那种美丽……会是……一生一世……”轻声说完这几个字,她的唇边露出一抹微笑,终于寂然不动。
“小盈!小盈!”乔翼大声呼唤着容小盈的名字,却再也不能将她唤醒。“你们!是你们逼死了她!”他血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大厅内的人,“我要为小盈报仇!啊——”
他疯狂地向云寄桑扑了过来。云寄桑木然地望着他冲近,一动也不动。一道雪样的剑光自旁侧瞬间闪出,旋即又归于暗淡。
就如同那人世间的情爱一样。于是,一切都结束了…… 尾声
普陀渡前,千万尾洁白的芦苇随着秋风瑟瑟地舞动着,如同天地间正在下一场萧瑟到了极处的雪。云寄桑和薛昊牵着马并肩走着。
“原来那天晚上铁庄主书房外一直看着我们的人是你……”云寄桑叹了口气道。
“这次我来,主要的原因便是得知扶桑的密谍买通了内线,准备窃取那幅江山舰楫图。铁鸿来在本朝水师效力多年,对战舰改良建功不少。正因为这样,那些倭寇才找上了他。依我们的消息,丰臣秀吉很快就会对高丽用兵了,那时我们丹青谱内的全部高手都会远赴高丽参战,到时候,我希望你也能来……”薛昊期待地望着他。
“我……行么?”云寄桑微一迟疑。
薛昊微微一笑:“六灵暗识已获突破的云寄桑,绝对有这个资格,这也是公乘先生的意思……”“师父?他老人家难道也……”云寄桑吃惊地道。
“当然,他老人家一直以来便是我们丹青谱的总军师,想不到吧?”
“既然是他老人家的意思,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云寄桑叹息一声。然后和薛昊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充满了相知相得的默契。
“我先走了,至于你,恐怕还有要事在身呢……”说着,薛昊大有深意地瞟了他身后一眼,然后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云寄桑转过身来,不远的地方,方慧汀和卓安婕牵着马并肩站着。
那里,一个是他爱着的人,一个是爱着他的人。
他走上前去,向卓安婕道,“师姐,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卓安婕点了点头。两个人撇下闷闷不乐的方慧汀,沿着湖边向前走去。秋风吹起洁白的芦花,雪一般缤纷地扫落在他们的胸前、脸庞、发际。
“你喜欢的人,是铁渊吧?”他突然问。“你猜到了?”卓安婕似乎并不惊讶。
“是,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女子有你的脸,少夫人的眼神,还有一个声音也很熟悉,后来才想起来是容女侠的。为什么同一个梦里会出现你们三个呢?我一直想不通。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是因为你们都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他低声道。
“我认识他时,他已经是有妇之夫了。这样的故事,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美好的结局……”卓安婕叹道。
云寄桑停住脚步,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剧变陡生。身前的芦苇丛中寒光一闪,飕飕破空声中,几道细小的银芒接连贯入他的胸膛。
云寄桑的身子摇了几下,终于软倒。“不——!”卓安婕和不远处的方慧汀同时泪流满面,失声大喊。
芦苇丛中簌簌声响起,显然有人正在遁去。卓安婕一咬玉齿,长剑出鞘,便想追去。“不用了,师姐……”身边突然响起云寄桑低低的声音。
卓安婕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来。云寄桑正缓缓站起,从怀中掏出一块木板。木板上,三颗银色的小钉赫然在目。“唐门的暴雨梨花钉……”云寄桑苦笑了一下,“若非事先见识过,怕还真逃不过她这一击呢。”
“云大哥,你没事么?刚才我,呜……”方慧汀已奔了过来,哭着扑到他的怀里。“阿汀别哭,你云大哥不会有事的,乖……”云寄桑忙不迭地劝道。
“你这小子!竟然装死骗我!”卓安婕抹去泪水,笑着用剑鞘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旋即又疑惑地道:“你知道偷袭者是谁?”
“嗯,那是少夫人……”云寄桑怅然地道,“我今日早上不见她来送行,便问铁庄主,得到回答说她突然离庄了,当时我便暗暗留意了。她果然还是不能对顾先生忘情,虽然,顾先生念念不忘的是另外一个女子……”说着,云寄桑想起了少夫人、顾中南与陆青湳那道不明的纠葛;任自凝、容小盈与乔翼那彼此间的苦恋;还有胡靖庵和铁鸿来;方慧汀和自己;自己和卓安婕;卓安婕和铁渊;这种种的情怀在胸中激荡徘徊,不由轻声吟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一个情字,究竟是福还是祸,是对还是错,真是难说得紧……师姐,我想,也许我并不真的知道该怎样去爱一个人……”说着,他年轻的脸上不禁露出惆怅的神情。
卓安婕微微一笑,将腰间那个黄色的葫芦解下,扔了过来。云寄桑接住,惊讶地望她。卓安婕的下巴微微一扬。
云寄桑打开葫芦的盖子,仰颈痛饮,旋即动容道:“是水!”“不错,是水,现在你明白了么?”她轻声道。
云寄桑默然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相思无如泪,情深当如水,多谢师姐……”“不要谢我,我只是要你明白,多情便是挂碍,而你的人生还远着……”卓安婕温和地道。
云寄桑静静地望着她。他的一生中,从未曾有一刻感觉她离自己是如此之近,也从未有一刻觉得她离自己是那样的遥远。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将来是怎样的,不过我已经明白,我应该去做些什么。我……不会再为过去所羁绊了,你放心吧,师姐……”他终于轻声道。
卓安婕微笑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说完,翻身上马。云寄桑将酒葫芦递了过去。“你留着它吧,我想我已经不需要了……”卓安婕灿烂地一笑,打马而去。
云寄桑回到方慧汀的身边,微笑望着她。“云大哥,你要走了么?”方慧汀低着头问道。
“是啊,阿汀,你还是留在骊府吧,我想,这个江湖并不适合你……”
“为什么我不能和你一起走呢?”她终于鼓起勇气问。云寄桑轻轻刮了她的鼻子一下:“因为你还小啊……”
方慧汀终于抬起头来,秀目中满是盈盈的泪水:“可是,云大哥,我……”
云寄桑轻轻拥她入怀:“阿汀,别哭,我们的生命还很长呢,不是吗?总有一天,你一定会长大的……”方慧汀虽然努力地忍住,泪水却终于还是流了下来:“嗯,我一定会长大的,你可要等我啊,云大哥……”云寄桑温柔地为她抹去泪水:“会的,我会等的……”然后翻身上了自己的马,轻轻一带,那马便已奔出几步。
方慧汀含泪望着他的背影,大声唤道:“云大哥,我们还会再见面吧!”
云寄桑在马上冲她挥挥手,继而策马远去,渐渐地在地平线上消失。
方慧汀咬着下唇,也上了自己的马。她低着头在马背上静坐了一阵,突然俯下身子,轻轻摸着马头道:“马儿呀马儿,你说,我们还会再见面么?”
那马猛地扬起头来,长嘶了一声,放开四蹄,欢快地向着远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