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连翩的明星爬上了树尖

  树上的叶子说:「这来又变样儿了,

  你看,有的是抽心烂,有的是卷边焦!」

  「可不是,」答话的是我自己的心:

  它也在冷酷的西风里褪色,凋零。

  这时候连翩的明星爬上了树尖;

  「看这儿,」它们仿佛说,「有没有改变?」

  「看这儿,」无形中又发动了一个声音,

  「还不是一样鲜明?」——插话的是我的魂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