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拿着手机看小说的小薇听到动静后

  天刚放黑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小雨,雨点漱漱而下,击打着屋顶和车棚,发出了咚咚咚的响声。正拿着手机看小说的小薇听到动静后,慌忙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出屋子,去收晾在外面的衣服。
  小薇收好衣服后,正准备转身进屋,突然听到了貌似抽泣的声音。她四下看了看,什么都没看到,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再次转身,准备进屋。
  就在她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听见了抽泣声,没错,这一次她确定自己听到的就是抽泣声,而且这个声音就来自自家门外。
  小薇将衣服挂在屋里的绳子上,随后便直接走到停放在门前的电动三轮车边,门外除了这辆电动三轮车,再也没有能挡住身影的物件。当她走到车前时,电动三轮车明显地晃动了一下,随后一个身影便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
  小薇吓得楞了一下,随后便反应过来。她定睛一看,才发现眼前的人是自己正上初中一年级的儿子康康,不由开口道:“康康,你不是去上晚自习了吗?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哭?”康康没有答话,只是不停地抽泣着,在他抽泣的同时,双肩一动一动的。小薇急了,伸出双手拉住康康的双手追问道,“康康,你到底怎么了?快告诉妈妈啊!”
  “我跟我——前排的同学——打架了……”康康抽泣着说,说着说着,便“呜呜呜”地哭出了声。
  “你为什么跟他打架?”小薇问着话的同时,摸摸康康的胳膊,又摸摸康康的前胸后背,最后又摸着他的头道:“他有没有把你哪里打伤?有没有哪里流血?”
  “没——有,呜……”康康呜呜呜地哭着道:“我不小心碰倒了他的桌子,他骂着我让我把他的桌子扶起来,我不扶,他就把我推倒,还把我按在地上打……”
  小薇松了一口气,又问:“那你还手了没?有没有把人家打伤?”
  “我没有还手。”康康哭道:“同学们把他拉开,把我拉起来,然后我就回来了。”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小薇道:“走,妈妈跟你去教室,给你出出气。”
  康康往后退着,不肯跟她走:“妈妈,你别去,等会儿我自己上去。”
  “不行。”小薇拽着康康道:“我要不去警告警告他,往后谁都敢打我儿子了。”
  康康无奈,只能跟着妈妈去了教室。他们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第二节晚自习刚刚开始,老师也刚刚走上讲台,教室里还一片骚动。这时,班主任刚好从他们教室旁边的办公室走了出来,他们看到班主任的时候,班主任也刚好看到了他们,并立马向他们走了过来:“康康怎么了?怎么不进教室?”
  “唉!”小薇叹道:“被同学打了,跑回去坐车上哭。”
  “啊?”班主任睁大了眼睛道:“谁打他了?”不等小薇说话,班主任就站在教室门口对着里面大声道,“是谁打康康的?给我出来!”
  班主任的话刚说罢,就有一个男生扭扭捏捏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低着头走出了教室,一声不吭地站在了班主任的面前。班主任盯着他的头顶看了一会儿,猛地大声道:“刘雄,你为什么打康康?他怎么招惹你了?”
  刘雄依然低着头,小声道:“他把我桌子碰倒,我让他给我扶起来他不扶。”
  “他是不是为这打你?”班主任同样大声地对着康康道:“你把人家的桌子碰倒,为什么不给人家扶起来?”
  “我还没站稳,他就破口大骂我,我就犟着,就不给他扶,他就把我推倒,把我按地上打……”康康说着话,眼泪就流了出来。
  “是不是这样的?”班主任转而又看向刘雄,怒目圆瞪:“以后你不小心碰到别人,别人是不是也该上来就对你打骂?”刘雄低着头,摇了摇头。班主任又道:“知道不该,那你知不知道自己错了?”刘雄又点了点头。班主任又道:“那你还不向康康道歉……”
  刘雄这才转身面向康康,小声道:“对不起!”
  小薇见刘雄害怕的样子,早已没了责备的心思。她对着康康道:“康康,今天的事你也有错,是你不小心先碰到人家的,你也该跟人家道歉。”
  康康擦了擦眼泪,抬头看了刘雄一眼,同样小声道:“对不起!”
  “刘雄啊!”小薇这才叹了声气,对着刘雄道:“不是阿姨说你,你跟康康的外公是一个村子的,你们从小就认识,你说你,这多大点儿事你就这样对康康,康康是没跟你对打,他要是跟你对打,你看看你这身板,再看看康康这身板,你认为你还能打赢他吗?”她见刘雄一声不吭地低着头,又道:“记得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康康以后再惹到你,你到阿姨家里跟阿姨说,阿姨收拾他。”她见刘雄点了点头,就对康康道:“康康,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你别再哭了,也不要记恨刘雄,以后你们还是好朋友。”
  事情解决后,康康和刘雄都进了教室,小薇和班主任边一起往楼下走,边小声地说着话:“唉!康康这孩子真不是个省心的,老是给您添麻烦!”
  班主任道:“这还是小事,有个事情我都没有跟你说。”
  小薇的心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
  “唉!”班主任叹道:“康康他糊涂啊!人家偷我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的钱,让他站在门外把风,他还真敢干。幸好我及时发现,没有让他们得逞,不然可就麻烦了,五六十个学生一个月的伙食费啊!”
  晚自习放学后,康康及时回到了位于教学楼后的家里。刚进门,小薇就拉着脸,瞪了康康一眼道:“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给偷东西的人把风了?”康康一听,立马满脸通红,一声不吭地点了点头。坐在床边的小薇气不打一处来处来,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康康道:“你自己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怎么连这样的事你都干呢?你知不知道,给贼把风的罪是和贼一样大的?给贼把风和当贼是一样可耻的,你知不知道啊?这是要坐牢的啊!”
  康康一听,吓得哭了起来:“妈妈,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干坏事了……”
  “呀!你还知道这是坏事呀?”小薇说着,叹了叹气道:“幸好你们没有得逞,不然看你怎么办!别以为你们年龄还小就不会坐牢,现在流行缓刑了,只要干了够得上坐牢的事,都得坐牢,如果年龄不到坐牢的年龄,人家等你年龄到了再让你去坐牢,到时候你再后悔都晚了……”小薇对康康说教了一通后,又问康康:“刘雄今天是怎么回事?他以前可不会这样啊!”
  康康道:“他失恋了……”
  “哎呦,屁大点儿就谈恋爱了……”小薇一听,摇了摇头道:“康康啊!你给我听着,不考上大学你可不准谈恋爱,知道不?你一个小屁孩儿,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在吃父母的,喝父母的,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本谈恋爱。再说了,要想得到女生的青睐,必须各方面都很优秀,不然哪个女生会多看你一眼啊?你啊,现在就只能努力再努力,等你考上大学了,等你变得成熟又优秀了,自然有女生喜欢你……”
  康康红着脸,小声道:“我才不谈恋爱,谈恋爱的同学都是流氓。”
  小薇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康康一眼道:“行了,记住我的话就行了,赶紧洗洗睡觉。”
  一整晚小薇都没有睡着,这段时间和康康有关的事一直让她很是忧心。前两天英语老师才跟她告了康康的状,说康康期中考试才考了三十多分,还说康康老是不做作业,上课不是睡觉就是说话。语文老师也说他成绩下降很多,地理老师还说康康连课本都不见了……她从前一直以为,学校是最纯净的地方,是最好的学习环境,老师是最值得依赖的人,把孩子交给学校,她是可以放心的。不曾想,现在的学校变成了这样。当年小薇和她老公上初中的时候,一个班顶多有十几个同学学习差些的,可是反观现在,只有那么十几个学生肯去用心学的,其他的学生都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想着想着,小薇叹着气道:“儿子啊!妈妈该如何救你啊?”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康康平稳的呼吸声。
  第二天早自习时,小薇做好了稀饭,煎好了几个荷包蛋后,便上了教学楼,站在康康所在的教室外,扒在最后面的窗户边,偷偷地看着康康。原本趴在课桌上,骚头抓耳的康康好像有感应似得,猛地回头往小薇这边看来,看到小薇后,他立马扭过头,坐直了身体,哇哇哇地读起了书。小薇见康康这样,站在外面又看了一会儿后就回家了。
  上午第一节课的时候,小薇又来到了康康所在的教室外,又站在窗户外面准备看看康康,却发现康康根本不在座位上。此时,同学们都在做着作业,老师正在教室里从前往后走着。老师看到小薇后,就转身走出了教室,来到了小薇面前,小声问道:“找康康有事吗?”
  “我不找康康,我只是来看看。”小薇道:“可是康康咋没在教室上课呢?”
  老师道:“这节我上地理课,他没有地理课本,我就让他跟第一排那个成绩最好的暂时坐一起了……”小薇听了往第一排看去,果然看到了康康,这下她才放下心来。这时,老师又道,“康康是该好好管管了!这孩子很聪明,反应也很快,就是不把聪明劲儿用在学习上……”小薇和老师聊到快下课的时候才离开,之后一连三节课,她都在上课五分钟后就去老地方看康康。如此这般,康康也就知道妈妈一直在监视他,就很老实地上着每一节课。
  午饭的时候,康康和小薇道:“妈妈,我们同学给你起了个外号,叫免费的闹钟。”
  小薇一愣:“为什么给我起这外号?”
  康康道:“他们说,你一走就说明要下课了。”
  “呵呵,这些小鬼头!”小薇笑了笑,又问康康:“康康,妈妈这样你会不会难为情?”
  “不会啊!”康康道:“我知道妈妈是为了我好才这样,我也不是不想好好上课,就是情不自禁,时不时就想打扯。现在您每次往那儿一站,我就好像头发被您揪着一样,一点扯都不敢打了。”
  “真的呀?”小薇笑着道:“我就知道我儿子明是非,知对错。”看着康康嘿嘿一笑继续吃饭,小薇又道:“妈妈跟校长申请一下,进教室和你坐一起陪读好吗?”
  “这就不要了吧!”康康抬头看向小薇道:“这样就不好了,人家会说闲话的……”
  “那好,那我就在教室外面陪你上课。”小薇也看着康康道:“好吗?”
  “这样可以。”康康说着,又吃起了饭。
  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小薇照样去看康康,康康倒是很自觉地听着老师讲课,只是后排的几个同学,完全不把正站在讲台上讲课的老师放在眼里,个个都趴在课桌上睡觉,有一个男同学甚至把课本都铺在地上,直接躺在课本上睡起了大觉。
  老师讲了一会儿课后,安排学生做作业,随后便走出教室,和小薇站在走廊上聊起了天。
  小薇指着后排的几个同学,看着老师道:“那几个学生那样,你咋不说说他们?”
  “不能说啊!”老师叹着气道:“黄老师说了躺在地上的那个一下,他就蹦起来跟黄老师吵架,黄老师气不过踢了他一脚,他就装腿痛,叫来了家长,逼着黄老师花了几千块给他检查身体,幸好不是真的有问题,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讹诈黄老师。”
  “还有这样的人啊?”小薇觉得不可思议:“那其他那几个呢?”
  “有一个学生上学带手机,班主任发现后把他的手机收了起来,他跟着就跑回家告家长,家长来把班主任训了一顿,还说他们家里有的是钱,他们的孩子不需要如何努力学习,只要孩子在学校过得开心,顺利在学校混到毕业就好。”老师随后又道:“还有一个因为父母曾经逼得太狠,闹过自杀,家长特别交待,只要他不做犯法的事,就随便他怎么样。另外的几个学生都是有各种原因的,不光他们几个,大多数学生其实都没有好好学习,可是我们也没办法。现在规定老师不能体罚学生,而我们做老师的又不是观音菩萨,变不出紧箍咒,更不是如来佛,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去感化每一个学生。反正我们当老师的不敢管,也不能管,因为万一惹出什么事,我们谁都负不起责任,只能是谁想学,我们就好好教,谁不想学,我们也无可奈何。”
  和这位老师一席谈话之后,小薇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反正很是难受,她不禁有了各种各样的怀疑!她怀疑人生,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只是经历短暂的生命轮回?她怀疑社会的未来,现在爱学习的学生那么少,未来还有几个合格的教师?社会的发展又会走向什么局势?要知道,虽然学习不是唯一的出路,可是不学习就没有出路啊!生命中让人怀疑的地方那么多,如何能够给自己一点生的动力?是不是家长学生老师一起和稀泥,对这个世道来说才名副其实呢?如何拯救自己的孩子?如何拯救世界的未来?她甚至想要大声问问全世界,如果你现在是老师,假如你现在所带的一个各方面都很差的学生,将来成了你的孩子或者孙子的老师,你会有如何想法?如果大家都不改变,将来哭的人是某些家长,还是整个世界?
  虽然康康不赞同小薇进教室陪读,可是小薇还是很想进去陪着他,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对康康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不仅是自制力差,就连诱惑力也是很难抵抗的。她相信自己的儿子本质不坏,可是她依然害怕儿子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下,会受到不好的影响和诱惑。她这样想了,当即就找出纸笔,给校长写了一封信:
  尊敬的校长您好,我是黄康康的母亲。因为康康最近一年各科的成绩下滑很多,也因为他近期有太多的“故事”发生,我很为他担忧,别无他法之下,我有了想要进教室陪读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