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终于上了车

今天想写一件不是小事的小事。事情在内心里埋藏了很长的时间,看到在身边发生的许多事情,作为军人感到被太多的人不理解,心里有时有种凉凉的感觉,但是看过这件事情,还会这样看我们吗?不知道?也许你只是笑笑!还是一样吧。但是我还是想写!
  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刺骨的寒风一直在无情的吹着,仿佛并不体谅人们的感受。公交车站的站台已经等了不少的人了,有老人,有小孩,还有几个穿着羽绒服的年轻人他们似乎并不感觉到很冷,一直都在说笑,时不时还骂骂咧咧几句。这时久等的公交车来了,人群都不愿在寒风中等待了,蜂拥而上,那几个年轻人的动作也并不因羽绒服的厚实而影响他们上车的速度,把所有的人都挤在了后面,上了车一瞅见了座位都坐下了。老人终于上了车,可已经没有座位。车慢慢的开动了,老人颤颤惟惟的站不稳,售票员扶着老人来到了几个年轻人的座位旁,“你好,你们能让个位置给老人家吧?”
  “别人不能让啊?干嘛找我们?”说完,就自顾说笑开了。
  “坐这吧!”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站了起来,对老人说。老人感激的说着好人啊,慢慢的在中年的搀扶下坐下了。
  有个头发染着红色的年轻人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不屑的看了一眼,便又几个人聊开了!车渐渐开快了,大家也突然感到车里的风很大。“同志们,对不起大家由于刚才在路上有块玻璃坏了,要回到总站才能修,希望大家能够谅解!”
  “怎么回事?这样的破车还开什么啊!”车上的几个年轻人埋怨了起来。
  这时车又到了一个车站,上来的人不多,却有一个绿色的身影,一看军衔原来是个陆军的上等兵。车又缓缓开动了,老人离那个坏了车窗挺近的,似乎很冷,老人下意识的缩了缩,突然风却小了,老人也意识到了温暖的感觉,抬头看到了那个绿色的身体成了一道挡风的屏障,屹立在车窗口。一切都那么的自然。老人看着他笑了,他也很阳光的回以笑脸,老人的心更暖了,售票员走到上等兵的身边说“小伙子,别吹坏了,让司机师傅开慢点就行了。”
  “大姐,没事!我们训练经常风里来雨里去的都已经习惯了!”
  “是啊!咱兵哥身体好啊,是吧?兵哥哥?”那个红发年轻人笑着说着,另一个嘀咕了一句“傻大兵”!很多人听了都在轻笑,仿佛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上等兵嘴角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唯一不变的还是依然屹立于窗前,脸上却多了一份刚毅,风似乎惧怕了,变得更小了。车又到站了,那个中年人下车了,下车拍了拍上等兵的肩膀:“好小伙,像个当兵的样子,我以前也当过兵,不错!”上等兵没说什么,坚毅的眼神却似乎做出什么决定!
  车继续开着,过了几站,到了离部队最近的站了,“以前当兵的都是在这下车的,这小伙子也该下了吧!”售票员在想。可是他却没有下车,车上暖和了,人们的热情好像也高了,都在谈论着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有在意这个在车窗前的上等兵,老人对上等兵说“小伙子,现在有空座位了,你坐会吧!”老人的心中有点不舒服!“没事的大妈,我习惯了!”上等兵笑笑说,一切还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人们这才发现原来找就有空座位了。这一刻,人们突然都沉默了。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车终于到了总站,人们陆续下车了,那几个年轻人也没有了原来的兴奋了,上等兵把老人扶下了车,当他独自又坐上返回的公交车时,所有的人才想起来,部队那一站,早都该下了!所有人无语!红发青年在想“我是不是该找他要个签名?”继而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