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易怕杨影彤在激动之余

杨影彤这一急赶,半路上也不知摔了多少跤,她也顾不得疼,只想赶回去阻止江翰的阴谋。待到山脚,看到眼前一片点点星星的篝火之光时,她精神一振,加快脚步冲了下去。
当先有值夜的人最先发现了她,才喝问了句:“什么人?”便被她劈手甩了个耳光,抢去了他身上的配刀。
那人发现打他之人竟然是大小姐,一时吓得傻了。杨影彤喝问道:“江翰人呢?他在哪里?”他结结巴巴的答道:“江堂主此刻在帐篷里……”杨影彤听他说话吞吞吐吐的,不禁起疑道:“他一个人么?说,还有谁和他在一起?”那人忙说道:“还有……还有其他七个堂的堂主也……也在,他们正在一块商量怎么营救大小姐呢。”
杨影彤冷笑道:“营救我?哼,是怕我不死罢?”提了钢刀,转身朝江翰的帐篷走去,留下那名值夜的人傻傻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江翰此刻的确还未入睡,连同他在内的,八大堂主都在。帐篷内灯火辉煌,照得如同白日,他端坐在正中,一脸的沉静,直到杨影彤如风般的闯入。
见到杨影彤突然出现在面前,江翰说不清是欢喜过了头,还是激动过了头,他只是慢慢的站起身,白皙的脸上缓缓露出和蔼的笑意。其他七位堂主无不惊呼,纷纷行礼喊道:“大小姐!”
杨影彤不露声色的走到江翰面前,江翰冲她微微一笑,忽然间,他的笑容在瞬间凝固住了,七位堂主同时惊呼——杨影彤手里的钢刀出其不意,悄没声息的戳进了江翰的腹中。
江翰痛苦的皱起眉头,问道:“为什么?”杨影彤冷冷的退后三步,防他临死出击,说道:“你该死!”猛然拔出钢刀,刀尖指向七位堂主,喝道:“你们也统统该死!”
七位堂主神色大变,在实在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的这种情况下,他们互看了一眼,最后决定自保——教中无人不知她与江翰之间的亲厚无人能比,今日她竟然出手要杀江翰,那对于他们七人,自然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了。
一时间也不知谁领了个头,发了第一声喊,七个人一同亮出兵刃,往杨影彤身上招呼。杨影彤内力被封,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才不过数招,便听她惊叫一声,腿上、胳膊上连中数刀,流出血来。
七位向来衷心的堂主都打红了眼,眼见杨影彤不支倒地,一齐出手,欲将她置之死地,七种不同的兵刃齐刷刷的打了下来。杨影彤骇出一身的冷汗,勉强举起手中钢刀还击,却是力不从心,正在紧要关头,忽然圈子外头有人飞扑过来,伏在了她身上。
七位堂主又一声惊呼,收手的及时的固然停住了招式,然而却仍有一二样兵器砍在那人身上,那人发出一声痛楚的闷哼。
杨影彤定睛一看,那人不是别人,竟然便是江翰,不由得困惑极了,迷茫的问道:“你……你这是为什么?”江翰口吐鲜血,面若白纸,他身中数刀,血流不止,眼见是不能活了。这时听到杨影彤的问话,他却咧嘴一笑,笑容十分的凄凉。
杨影彤将他抱起,捧着他的头,眼睛却渐渐湿润起来,大声问道:“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江翰抬起右手,轻轻的抚摩她的脸庞,似乎感到异常的满足,哑然道:“我……想就这么摸着你的脸……就这样……看着你,已经想了好久……你知道么?”
杨影彤感到无比震撼,眼见怀中的人眼神逐渐涣散,心中抽痛,终于放声哭道:“江翰!江翰!对不起!对不起……”江翰最后扯出一丝笑容,说道:“傻丫头……我的心……你到今日还……还不明白……”
杨影彤见他慢慢阖上双目,终于不再说出一句话来,心中悲痛,仰天恸哭。七位堂主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帐外一阵喧哗,教中有个亲信弟子慌慌张张的奔了进来,报告道:“不好啦!不好啦!武当连同了武林上其他帮派,里应外合,内外夹击,趁夜偷袭了我们!”
七位堂主“啊”的一声,一齐冲出帐去。不消一会儿,便听得帐外杀声震天,惨叫连连,犹如一座人间链狱。
杨影彤仍是抱着江翰的尸身,动也不动,帐外的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帐帘掀起,从帐外透进刺眼的阳光来。阳光底下,有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将她团团围住。杨影彤瞄了一眼,见这些人均是不同的打扮,想来都是九大门派的弟子。
这些人围住了她,却也不知该如何处置,纷纷商议道:“这妖女乃罪魁祸首,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话,杨影彤忽然觉得他们这些人说话的声音与语调异常的耳熟。仔细一想,竟然就是昨儿夜里,她在半山腰时,听到在一起议论江翰要谋反的那些个人,不由猛地站起,脱口道:“你们……”
这时人群里有个华山弟子打扮的汉子将剑指着她喝道:“你又想做什么?妖女,你们魔教已经被我们九大门派联手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啦,你还能像往日那般嚣张么?”
杨影彤见那人满面胡渣子,面生的很,但声音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正是昨夜里被他们“杀害”的那名维护她的好兄弟。
杨影彤此时方明白是中了对方的计了,她一时冲动竟还当真杀了江翰。刹那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又羞又怒,她“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声凄凉而无助,笑毕,她抱起江翰的尸体,冷静的道:“卫子易呢?怎不见他来?他竟然骗了我……叫他来见我!”
没过多久,一身白衣的卫子易果然便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韩闭月。
杨影彤看到他,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她咬牙道:“好……好……子易哥哥,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卫子易很久没听她如此称呼了,还记得小时候,她梳着两根翘翘的小辫,总爱跟在他身后,喊着“子易哥哥!”“子易哥哥!”。
但今时却又远远不同往日了。卫子易心头一酸,喊了句:“影彤!”杨影彤凄然道:“爹爹一手创下的百灵教,今日终是毁在你我的手上啦。这便是你要的结果么?子易哥哥,你过来……来,到我身边来!”
韩闭月见她神情大大有异,怕她对卫子易有所不利,于是拉了拉他的袖子,对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过去。杨影彤大为恼火,激动道:“小贱人!我和子易哥哥说话,干你何事,你给我滚出去!”
卫子易怕杨影彤在激动之余,做出伤害韩闭月的事,于是悄悄将她拉到身后。杨影彤瞧出他此举大有维护韩闭月的意图,不禁又是嫉妒又是伤心,流泪道:“子易哥哥,你喜欢她是么?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即使是心里喜欢极了她,你今生今世也别想和她在一起!”
韩闭月知道她所指为何,厉声喝道:“杨影彤,你快交出相思成灰的解药,我替你求求九大门派的掌门,或许可饶你性命!”杨影彤咯咯娇笑,从壁上取下一把即将燃烧殆尽的火把,说道:“你瞧,你瞧,都烧成灰烬啦!怎么可能回复到过去呢?”说完,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抱着江翰,缓缓的朝帐篷后绕去。江翰比她足足高出一个头,她一路抱着,几乎是拖着而走,背影显得异常寂寥。
没有人知道她想做什么,直到她把帐篷幕布撩开,露出幕后的一坐洞窟——这座帐篷倚山而建,然而谁也料想不到这帐后竟然会有个洞窟。
卫子易眼光何等锐利,第一个瞧出这洞窟内密密麻麻的累满了一人高的炸药,这些正是九大门派弟子怎么也找不着的红夷大袍的炮弹。
杨影彤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卫子易一声大吼:“快离开,那里面全是炸药!”其他人听了,哗啦一身全跑开了,卫子易却没走,他对着杨影彤喊道:“影彤,你快回来,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杨影彤泪流满面,痴痴的望着他,摇头道:“不,子易哥哥,我要的,你给不了……但是,我有法子叫你一辈子也忘不了我。子易哥哥,你说我聪不聪明呢?”她凄然一笑,手中火把一倾,倒向那些火药。
卫子易一声大吼,火药爆炸的那一瞬间,他抱起韩闭月从帐篷里跃了出去。但听身后巨响连连,他抱紧了韩闭月,拼命往前跑。
韩闭月在他的怀里,只觉得他浑身颤抖,抬首一看,卫子易的脸上湿湿的,一行清泪正从他脸上滑落,而后滴落到了她的脸上。
韩闭月心头一紧,想起杨影彤最后的话。的确,这一辈子,卫子易是再也无法将杨影彤的身影从他的心里抹去了。而她自己呢?她韩闭月又将得到些什么?
卫子易身上的“相思成灰”,将会是杨影彤在他俩之间设下的一道最大最高的屏障,这辈子,无论他俩怎样相爱,她都没法得到卫子易。
在这一场爱与恨,生与死的较量中,她这个活着的人却也永远、永远再没有机会,能赢过杨影彤这个已随着爱恨情仇化为灰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