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清烟见丈夫如此执迷不悟

月上西楼,灯如蚕豆。
西厢暖阁里,吴清烟斜靠在花木椅上,手里虽然拿了只鞋样子,似是要纳底子,而实际上,她满腹的心思,早向着那书房窗格上不住晃动的人影飞了过去。
将近四更天了,自打那一群戴着斗笠,浑身裹在漆黑一片里的男子进入穆府开始,她的心就没一刻安定过。眼皮不自觉的跳动,她“噫”的逸出声痛楚的低吟,一个没留意,那尖锐的针尖扎进了她的指肉里,抬手一看,鲜红的血珠子从指尖上滚落,滴在了雪白的裙裾上,绽出一朵犹如红梅般的绚丽花瓣。
吴清烟的心怦地一跳。这时,对面书房的烛火忽然灭了,她情不自禁的站起身,点着脚尖,伸长了脖子,想从这漆黑的夜里找出一丝的光亮。
书房的门吱嘎一声打开了,门里三三两两的走出来七八个人影。吴清烟在人影的最后找着了丈夫那颀长的身影。
各人都压低了嗓音,沉着声互道了声:“珍重!”便各自散了。
穆哲回到西厢暖阁的时候,浑身沾着湿气,将他的衣裳润得精湿,贴服在了身上。而他的双眉就如同他的衣裳一样,紧紧的拧在了一块,贴在了脸上。那双眉眼里有着浓重忧郁、压抑与愤慨。
穆哲叹了两声,才似恍然般发现妻子,她没开口问什么,但那双眼,清如明月,眼里是打着疑问的。他轻轻揽过妻子,低声说道:“怎么还不睡呢?我不是说过不用等我的么?”
吴清烟摇了摇头:“四更啦,你要不要躺下歇一会儿?”穆哲的眼底有一圈沉闷的黑色,那是好几天没阖眼的结果,他伸了伸腰,回答道:“不用啦,待会儿便要天明了,你把我的朝服拿来给我换上罢……我要准备去早朝了。”
吴清烟知道,丈夫虽然是官场中人,但他却很不适应官场,亦或可说是官场根本就不适应他。她反复想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真打算早朝时上奏折参那刘将军么?”穆哲的身子不由的一僵,妻子心细如发,毕竟还是瞒不住她。
穆哲点了点头,说道:“我与朝中几位大臣商量了很久,觉得这次刘鸣侃借故北伐,攻打匈奴,暗中却私吞了泰半军饷以中饱私囊,是个扳倒他的最佳机会。”吴清烟急问:“刘将军权倾朝野,又是堂堂国舅爷,当今皇帝昏庸无能,只知道宠幸西宫刘贵妃,刘将军无论做什么事,由那西宫的枕边风一吹,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你如何跟他斗?更何况刘将军侵吞军饷一事,你并没有掌握到足够的证据呀。你若明早贸贸然的上折子参他,岂不是要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么?”
一席话说得穆哲原本沉闷的心情愈加烦乱起来,他正了正官帽,很不悦的说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又懂得什么?不可乱说圣上是非,我主毕竟是个英明之主,只是一时被那刘鸣侃兄妹迷惑住罢啦,只要有人禀明事实真相,皇上自然就会明白。”
吴清烟见丈夫如此执迷不悟,知道多说已是无益,他这死读书的脑袋只装得下忠君报国,鞠躬尽瘁。
穆哲穿戴整齐后,便将那份事先已拟好的奏折,慎重再慎重的收进了袖囊内。吴清烟在他一步跨出门槛的同时,跳了起来,从床后的一面墙上匆匆取了一物,如阵风般抢在了丈夫头里。
穆哲眼睛一花,才抬头,就见妻子似乎在霎那间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一甩方才那副娇弱温婉的模样,眉宇间竟有股英姿之气悄然勃发起来。他目光很不自然的停在了吴清烟的左手上,那只纤细的小手里,已然握住了一柄古色古香的带鞘长剑。
穆哲眉头一挑:“你这是做什么?” “我陪你去上朝。”
穆哲怫然道:“胡闹!”一甩袖,加快脚步,穿出中堂。
此时东方已微微发亮,早起的小厮们早早的便将大门打开,一顶绿呢小轿静悄悄的停在门口。轿夫们见穆哲走出来,齐刷刷的跪道:“老爷!”
正当穆哲准备上轿之时,一抹白影晃过,吴清烟已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说道:“我不放心,只怕这一路上,也是不得安宁。就让我一路护送你到前门罢,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说完,淡淡一笑,也不管穆哲答不答应,足下一点,人已如一阵轻烟般消失了。
那四名抬轿的轿夫惊讶得噫呼起来,只差没使劲揉眼珠子了。穆哲无可奈何的苦笑一声,有多久了?自打成亲以来,恐怕连他都快忘了,他这位娇滴滴的夫人,原是出自江湖草莽。想她未嫁之时,可是堂堂“天下第一剑”的关门弟子,她虽未得全部真传,但若当真论起身手,也已入一流。
穆哲的小轿未能走得过前门,在离前门尚有半盏茶的时候,原本清净的小道上斜剌里冲出一群黑衣蒙面人来,抬轿的轿夫只来得及大叫一声,便一个接一个倒在了刀光之下。
穆哲大吃一惊,才要起身离轿,手触到那轿帘的一刹那,身后的绿呢兹啦划破个大口子,一柄亮晃晃的钢刀伸了进来,刀尖一下就扎进了他的腰坎上。
穆哲浑身一颤,手捂住腰尖,只觉得一手的湿润粘稠。那钢刀入肉三分,却奇异的停住了,穆哲来不及细想,身子向前一扑,整个人冲出轿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冰凉的青石地面上。
只见不宽的街道上,原该摆着小商贩的摊子都不见了,眼前明晃晃如冰雪般一片的亮光,那刺眼的刀光一齐裹向歪倒在地的穆哲,刀风飒飒,如山崩、如海啸,夹杂着凄厉的啸声。
那冰冷的刀意顷刻间刮得他肌肤刺痛,头皮一阵阵发麻,如撕裂开的疼。他吓得连呼喊都忘了,直到耳边一声清叱,“当”的声,一柄如水般清澈的长剑架住那即将刎喉的刀刃。
吴清烟柳眉倒竖,手中长剑一挽,喝道:“撒手!”只听当当声连绵不绝,那些黑衣人在转瞬间均被她刺中手腕,手中钢刀把持不住,纷纷落地。
穆哲看着妻子衣裙翻飞,如轻蝶起舞,在十余名黑衣人之间灵巧穿梭,每一伸手,那些黑衣人中必有人闷哼一声,摔倒在地。不到片刻功夫,吴清烟便将十来名刺客全都撂在了地下,她轻哼一声,说道:“我原以为姓刘的那厮会派些个好手来,没想却是你们这一群窝囊废。”
穆哲面色泛白,摇摇晃晃的由妻子将他扶起,他后腰上的伤不算太重,只是一时流血太多,不免有些体虚,他见街道两旁仍是静悄悄的无甚动静,不禁起疑道:“清烟,情况好象不妙啊。那姓刘的狗贼有备而来,这条街上怕是埋伏下了不少他的人。”
吴清烟眼光在街道两旁转了一圈,颇有不屑道:“管他有多少人,只要我剑在手,管叫他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穆哲听妻子口口声声尽说些个江湖黑语,与她相处四年,此时竟觉得突然陌生起来。
便在这时,只听街道旁的有个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四周的空气猛然间一窒,吴清烟感到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袭来,忙将丈夫揽在身后,临风听音,手中长剑在空中连连挥动,舞成一幕光影,只听当当当数声,她虎口一震,手中长剑险险脱手而飞,定睛一看,那些被剑身击落的竟是些毫不起眼的小石子。
吴清烟心中一凛,喝道:“什么人?”
迎面有人哈哈大笑一声,一条消瘦的绿色身影穿越而出,快如闪电,迅疾如风,吴清烟不及出剑,那人竟已来到眼前,没奈何,她伸掌与来人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掌。
那道凌厉的掌劲未挨身便已觉迫人,她怕硬接会遭到对方暗算,便顺势退了一步,试图暗中卸掉几分劲道。哪知那巨大的掌劲在她与对方双掌相接时,竟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一开始就雷霆一击便不存在似的。
来人的手如同一块千年寒冰,虽然一触即分,但那股泠冽的寒气竟顺着手臂一直蔓延至她的心里,激得她的心脏停跳了一拍。
这一接掌只在瞬间的工夫,吴清烟打了个寒颤,连忙运气一周,气息畅通,并未觉察出有何不适。然而,她身后的穆哲却是闷哼一声,弯下腰哇的喷出口鲜血。
吴清烟抱住了他,大叫道:“相公!”她见穆哲气虚微弱,脸如白纸,表情痛苦的扭曲到一起。吴清烟猛然想起方才自己退后时,身子曾碰到了穆哲——对方竟能在自己眼皮底下使出“隔山打牛”的高深内力。她不由冷汗涔涔,料知今日之事必是不能善终了。
一手抱紧丈夫,一手暗暗贴在他背心,悄悄灌输内力,吴清烟定了定神,强作镇定,对那绿衣人说道:“阁下好俊的功夫。”那绿衣人却不蒙面,长发及腰,面色微微显得有些苍白,但五官清秀,竟是个妙龄女郎。
那女子静静的站在街中央,身形虽然消瘦,却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强烈压迫感,清风徐送,撩起她披散的长发,发丝张扬,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吴清烟心里打了个咯噔,她眼见面前的对手竟还是个比自己还小一些的少女,不免心慌,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却始终搜寻不出对方的来历,于是问道:“姑娘贵姓,不知如何称呼?”
那绿衣女郎唇角微微上扬,那双透着浓重野性的眼眸里闪现出蔑然的不屑:“我原听说‘天下第一剑’的剑法超凡,无人能挡其十招。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
“你竟敢瞧不起我师父!哼,方才你不过靠偷袭才侥幸胜了我一招,这又有什么光彩?”吴清烟的怒气随着这句挑衅味十足的话语升到了极至。
绿衣女郎却不为所动,仍是微微一笑:“说是偷袭,其实我方才已经让你许多啦。如若我方才扔过来的不是石头,便是你师父在此,也救不了你夫妇二人。哼,我念在你我之间,还有些渊源,下手时便留了些许情面。你若是个知趣之人,还是乖乖的将你那没甚用处的相公留下罢!”
吴清烟怒道:“休想!”手腕一翻,抖出数朵绚丽的剑花,直如灵蛇出洞,绿衣女郎面色稍变,身子微微一侧,那剑身贴着胸口滑了过去,险些划破她的肌肤。绿衣女郎清叱一声,如玉葱般细嫩的手指轻轻一拂,竟是牢牢捏住了再次递来的剑身。
吴清烟暗暗心喜,她这一招原本就是诱敌之招,见那绿衣女郎果然上当,当即纤腰微摆,剑锋转而向下,反剑削向那女子的手掌。这一招乃师门绝学,真可谓是百试百灵,吴清烟满以为这一剑即便不把那绿衣女郎的双掌如切豆腐般剁下,也必定挑断她的手腕经脉。哪知这一剑下去,只听得轻微的金属声响,那女子双手固然完好,竟还硬生生的将她手中的长剑“呛”的下一拗两断。
吴清烟一个站步不稳,身子向前冲了冲,那绿衣女郎“咯咯”娇笑,伸手在她滑嫩的脸上摸了一把,颇有戏谑之意。吴清烟心中气极,手持断剑横削对方,将她逼退两步后,忽然反身推了把穆哲,喊了声:“点子太硬,你快走!”
穆哲浑浑噩噩的,一时竟没能领会妻子话中的含义,待到转身要逃,却已慢了一拍,那绿衣女郎纵身跃过吴清烟的头顶,伸手如抓小鸡般拎住了穆哲的后颈。穆哲被她拿住了要穴,一时无法动弹,吴清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手中断剑刺向那女郎后腰,却终因剑身过短,无法达力,被她轻易闪了过去。
吴清烟还待再打,那绿衣女郎厉声喝道:“站住!若是不想他毙命,就乖乖的站着别动!”吴清烟投鼠忌器,当真不敢再妄动半步,站在原地,焦虑的看着丈夫,只见穆哲腰后的伤口血越流越多,他的面色愈加的苍白,甚至已微微发青,如若再不及时包扎,这样等耗下去,势必会血流过多而死。
吴清烟咬紧牙,将手中半截断剑掷到了地下,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你有本事,今日便把我夫妇二人的性命都取去,做个一干二净。如若不然,我师门中人定当天涯海角找寻到你!”
绿衣女郎眼中闪过一道奇特光芒,说道:“你以为你如此一说,我便会怕了你不成?天下第一剑又如何?听闻他一年前便染上重病,绝迹于武林。说不得此刻老早就已化作一堆白骨啦!”
吴清烟久居京城,闭门不出,江湖之事早已不再涉足,此时乍一听到师父的消息,顿时觉得心口一痛,怒道:“你胡说!”
“听说你还有个师兄,已尽得天下第一剑真传,只可惜近五年来,也是音讯全无,说不定也早死了呢。”
吴清烟对于师兄失踪一事,早在嫁人之前,就已知悉,这时明知这女郎说出这番话不过是在气她,却仍是控制不住情绪,愤怒的吼道:“你胡说!都是一派胡言!妖女,你给我闭嘴!”
绿衣女郎见她脚下微微一动,便将手中的穆哲递上前一晃,喝道:“你想他早死么?”吴清烟吓得愣住了,眼见丈夫气息越来越弱,她再无心情逞能,软声哀求道:“你到底想怎样?”
绿衣女郎媚然一笑,道:“我不想怎样啊!只是我久居边塞,耳闻天下第一剑的女弟子长得是如何美貌绝伦,心中好奇的很,这才不远万里,赶来一瞧。”吴清烟听她满口奚落的话语,心中一动,问道:“你我素有旧怨么?”
绿衣女郎神情复杂,一闪而过,随即说道:“我根本就不认得你,只是对你很好奇罢啦。听说你师兄对你痴恋已久,后来因为你许配给了穆家,一时想不开,还几乎出家做了道士,这是也不是?”吴清烟满面通红,听她尽扯些不相干的陈年往事,不禁怒道:“这干你何事?”
绿衣女郎笑道:“没什么,这的确不干我的事,我只是好奇而已。”顿了顿,抬首看看天色,这才又说道:“不早啦,咱们这便将今日的差事做完了好么?你的故事,我很感兴趣,改日定当再来听你详细叙述。”她说这话时,仿佛是像好友柔声询问,语气十分的亲切,听不出一丝的敌意。
吴清烟一时还没完全反应得过来,那女郎忽然一个闪身,抓着穆哲从她身旁掠过,疾步朝街口奔去。吴清烟“啊”的一声,大叫道:“站住!”发足待追,却见那淡淡绿色身影在街口一晃,竟已不知所踪。
吴清烟看着空荡荡的大街,心情激荡,无所适从,茫然的环目四望。好一会,她只觉得胸口如同被大锤击中,心口一阵绞痛,“哇”的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