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向广大Facebook用户征集新年目标

摘要:
如果你只听说过《权力的游戏》而不知道《权力的终结》,那么你就OUT了。Faceboo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为自己的2015立下新年目标:每两周阅读一本书,同时邀请3100万Fac

如果你只听说过《权力的游戏》而不知道《权力的终结》,那么你就OUT了。Faceboo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为自己的2015立下新年目标:每两周阅读一本书,同时邀请3100万Facebook用户一同加入新年读书的行列,而他在美国东部时间1月2日午夜贴出的第一本书就是莫伊塞斯·纳伊姆的《权力的终结》,仅3天时间,该书已在亚马逊售罄,并荣登其畅销书排行榜的第8位。
2015年,追随扎克伯格的脚步读书

图片 1

在扎克伯格的“书之年度”主页上,已有20万用户点赞。

现年30岁的扎克伯格每年都会有一项新年挑战,过往的挑战包括:每天遇见一个陌生人、只吃蔬菜和自制的肉类、认真学习汉语等等。今年,扎克伯格向广大Facebook用户征集新年目标,询问如何在新的一年中最好地提升自己,超过5000人留言,最终读书这种传统方式赢得胜利。扎克伯格在他的新年挑战公告中这样说道,“我对我的阅读挑战感到兴奋不已。我觉得读书让人在智力上得到充实。书能让你完全了解一个论题,能让你比现在的大多数媒介更深入地沉浸其中。我期待着把我对媒体的关注转向阅读。”

1月2日,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建立了名为“书之年度”的主页,他将会在主页上发布他正在读的书目,关注者可以给主页点赞,也可以跟随扎克伯格的“阅读脚步”,在页面上进行讨论交流。主页的发刊词这样写道:每两周我们将会阅读一本书,并在此处进行讨论。所选择的书籍将致力于学习新的文化、信仰、历史和科技。我们真诚地欢迎大家推荐你认为的好书,也欢迎每个人加入到我们读书的行列。不过我们建议您在真正读过这些书后才参与讨论,并提出相关的观点,将会有专门的管理小组保证“不歪楼”。

这个网上读书俱乐部推出的第一本书就是前《外交政策》杂志主编莫伊塞斯·纳伊姆的《权力的终结》。扎克伯格认为这本书探讨了“当前世界的趋势是个人正在被赋予更多的权力,而以往这些权力只有政府、军队和其他组织才享有。”

扎克伯格希望自己的主页“不那么火爆,因为只有慢下来才会保持它的初衷”。可是,在他自己参与建立起的社交时代,名人效应显然冷不下来也慢不下来。截止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稿时,已有超过20万的用户为他点赞。
名人荐书,受益的是书商?

图片 2

《权力的终结》中文版出版于2013年10月。

扎克伯格“书之年度”主页推荐的第一本读物《权力的终结》,作者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国际知名专栏作家、前《外交政策》杂志主编莫伊塞斯·纳伊姆。事实上,英国《金融时报》曾将其列为“2013年度的最佳书籍”,但据尼尔森公司的数据显示,即使算上4500册电子图书的销量,这本去年3月出版的书也仅售出不到2万册,可扎克伯格的“书之年度”主页上对其青眼有加后,这本书就迅速流行起来。

1月2日,扎克伯格公布了这本推荐书后,亚马逊网站很快显示该书售罄,对此举,出版商显然有些猝不及防。1月5日上午8:05,这本书在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上的排名还只排在第70名,可是当“售罄”的标识去除后,当天就迅速蹿升至第19名。1月6日,这一势头继续保持,这本书的排名已经上升到了第8位。

“订单源源不断地涌来。”该书的出版社珀尔修斯图书集团的董事长David
Steinberger说。截至1月5日,他们追加了1万册订单。

扎克伯格的这一选择显然让也让作者吃了一惊。纳依姆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日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的Twitter,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这显然是一场惊喜。”

名人荐书带动的读书热,扎尔伯格远非首例。去年夏天,比尔·盖茨在博客上列出了他读过的好书,并将John
Brooks的《商业冒险:华尔街世界十二个经典故事》奉为其最爱。不久,这本书登上了《纽约时报》电子畅销书榜的第二名,纸质版也在加印后售出了77000册。

奥普拉读书会,将荐书推至畅销榜首

虽然第一本荐书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扎克伯格的读书俱乐部对出版行业会有多大影响还不可知。

不少媒体将扎克伯格的这个读书俱乐部同名嘴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相比较,期待他能创造第二波“奥普拉效应”。后者建立的“奥普拉·温弗瑞读书俱乐部”几乎每次都能将其推荐的书目推向畅销榜的第一位。

2012年6月,在结束其金牌节目《奥普拉脱口秀》后,奥普拉高调恢复了自己的读书会,升级为“2.0版”,并推荐了谢丽尔-斯特雷德(Cheryl
Strayed)的畅销书《走出荒野》,之后,这本书不仅荣登畅销榜首位,改编自这本书的电影也在2014年12月上映,主演是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和劳拉·邓恩(Laura Dern),这又进一步刺激了书籍的销售。

不过,奥普拉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只推荐了三本书,她的一位发言人说,“奥普拉选书没有固定的时间表,她会选那些与她产生共鸣的书籍,也希望读者同样能产生共鸣。”扎克伯格每两周一书的高频率,不知道会不会稀释其影响力和人们对于这一活动的热情。

对传统书商来说,来自名人的突然推荐可能是场盆满钵满的美梦成真,也很可能因为储备不足迅速转变成一场噩梦,不过,电子出版的兴起无疑为应对这种“突袭”提供了良方。几年前珀尔修斯图书集团建立了一个叫做“星座”的电子平台,能够立即满足过去可能要两三周才能印刷完成、航运到位的新增订单,补货能在瞬间就完成。比如这一次的《权力的终结》,在纸质书脱销仅几小时后,电子书就开始发售了。

一位出版界的人士评论说,“Facebook的读书俱乐部能帮助卖出多少书还值得观望,但对于书商来说这绝不会是件坏事。”(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