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睡比什么都好

  我被强烈的太阳光所照醒了,迎着阳光,我睁不开眼睛,支起身子来,我满头发里,满衣襟里都是沙。好不容易张开了眼睛,柯梦南正站在我面前,对着我微笑。
  “早,”他说:“我的睡美人。”
  “几点了?”我懒洋洋的问。
  “不到七点。”“太阳出得真早呀!”“太阳五点钟就出来了,你错过了日出,又错过了渔船的归航。”“你一夜都没有睡么?”我问。
  “睡不着,看你睡比什么都好,像一幅最美的画。”
  我有些腼腆,生平第一次,就这样在露天之下睡着了。何况,还在一个男人的注视之下。站起身来,我掠了掠头发,又扑掉满衣服的沙子。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沙,连睫毛上,眉毛中,和嘴巴里都是。扑了半天,也弄不清爽,我说:
  “我要去泡泡海水。”“去吧!换游泳衣去,我等你!”
  我向四面看了看,一半的人都已经换了游泳衣,钻进海浪里去了,还有几个犹在睡梦之中。柯梦南说:
  “你去换衣服,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来,空着肚子游泳最不卫生!”“好!”我说着,跑进帐篷里去了。
  帐篷中很阴暗,但是也很闷热,何飞飞已经不在了,大概早就跑去游泳了。帐篷里只有水孩儿,也在翻找着游泳衣。
  “你先换吧,我帮你看着门。”我说。
  她换起衣服来,我说:
  “听说你要结婚了。”“是的。”她说。“准备请大家吃喜酒吗?”
  “恐怕没办法,他在美国,我要到美国去结婚。”
  我望着她。“水孩儿。”我喊。“嗯?”“你为什么要嫁这样一个人?你爱他吗?”
  她愣了愣,用牙齿轻咬着嘴唇,注视着我。然后,她又继续换着衣服。“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幸运,可以得到爱情的,蓝采。”她说。“我不懂。”“我想,我和他谈不上爱情,”她说:“他需要一个妻子,看中了我的容貌,我呢——”她顿住了。
  “你呢?”我追问:“你所为何来?”
  她深深的注视着我,接着却不知所以的笑了笑,说:“就这么回事,嫁一个丈夫,有一个安定的家就行了,他的年纪比较大,可以保护我,我一向是需要人保护的,我很女性,我承认。”“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可怕的!”我说。
  “别武断!”她站到前面来:“帮我系一系带子!”
  我帮她系好游泳衣的带子,她说:
  “我来帮你看门,你换衣服吧。”
  我换着衣服,一面说:
  “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蓝采,”她静静的说:“你一定要问,我就告诉你吧!我一度爱过一个人,柯梦南……噢,你别插口,听我说完,我很为他神魂颠倒过一阵,直到他和你恋爱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恍然若失,然后,我碰到了这个人,他回国来物色一个太太,对我很温柔,很体贴,很细心,于是,我想,我还有什么可求的呢?世界上只有一个柯梦南,不是吗?噢,别说,蓝采!就这样,我答应了他的求婚,不过,你放心,我会幸福的,结了婚,我就会竭尽心力去做一个好妻子,你懂吗?蓝采!你决不许为我担心,我今天会把这件事告诉你,就表示我对这事不在乎了,从今天开始,我们都把这件事抛开,谁都不要再提了,好不?”我望着她,对她摇了摇头。
  “水孩儿,”我想说什么,但我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凝视着她。“别烦恼,蓝采,我告诉你一句话,好吗?”她走过来,为我拉好游泳衣的拉炼,揽住了我的腰:“我很快乐。”“是真心话?”“我发誓,百分之百的真实,我的那个他并不罗曼蒂克,但他很实在,对我,这样配合最好,因为我太爱做梦了。好了,别发呆了,你的他在叫你呢!”
  真的,柯梦南正在外面直着喉咙喊:
  “蓝采,你好了没有?蓝采!”
  “去吧!”水孩儿拉了我一把:“我也要去游泳了!”
  我们一起钻出帐篷,柯梦南正从远处走来。水孩儿对我和柯梦南抛下了一个微笑,就对着海浪冲过去了,我注视着她,直到她跑进了海水之中。柯梦南用手腕碰了碰我,说:
  “你在干嘛?这两杯牛奶都快要被太阳晒滚了!”
  原来他一手端了一杯牛奶,穿过了辽阔的、太阳照射着的沙滩,又要维持牛奶不泼洒,又要注意脚下高低起伏的沙丘,已经走得满头满脸的汗珠,显得傻瓜兮兮的。我看着他,禁不住噗哧一笑。接过牛奶,我说:
  “我真不知道你什么地方迷人!”
  他一怔,说:“好说,蓝采,你从哪儿跑来这么一句话?”
  “可是,”我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爱你,柯梦南。”
  他挽住了我,用手拍拍我的背脊。
  “傻蓝采!”他说。“快喝牛奶吧。”
  我们喝完了牛奶,放下杯子,他拉住我的手。
  “走!我们游泳去!我要跟你比一下蛙式。”
  我们手牵着手,向着大海跑去,海水淹没了我们的足踝、小腿、膝……我们继续跑着,一个大浪涌上来,一直扑到我们的下巴上,我大叫,他拉着我,把我拉倒下来,跟着海浪,我们淌出去了。“游吧!”他说。我们开始游了起来,像两条鱼,在水里穿梭不停。他潜在水中,捉住了我,把我拉到他的身边去,然后,在深深的水里,他吻住了我,我喘不过气来了,我们一起冲出水面,长长的透了一口气,拂掉满脸的水,我们注视着,相对大笑。
  有个人穿了一身全红的游泳衣,像一支箭一般从水里射向我们,从我和柯梦南之间穿过去,把我们给分开了。那人从水里冒了出来,是何飞飞。
  “噢,是你,何飞飞,”我笑着说:“你还是个冒失鬼,差点把我撞摔了。”她抹去了满脸的水,微笑的看着我和柯梦南,她的气色不好,眼睛红红肿肿的。柯梦南说:
  “你的眼睛没好,怎么又跑来游泳了?再给海水泡泡,待会儿又要叫疼了。”“谢谢你的关心,”何飞飞笑着说,声音非常特别:“我的眼睛没病,病在这里,”她用手指指胸口,然后对我们嫣然一笑,摆摆手说:“好了,不打扰你们,刚刚水里那一幕太动人了!拜拜!”一头栽进了水里,她搅起无数白色的泡沫,又溅起好多的水珠,像条人鱼般一窜就窜得好远好远。我们目送她游远了,柯梦南望了望我,耸耸肩说:
  “何飞飞是怎么回事?”“她本来就是疯疯癫癫的吗。”
  柯梦南摇了摇头。“不对,”他说:“她有些不对劲。”
  柯梦南的话使我有种不安的感觉,但是,这份不安立即被柯梦南所分散了,他拉住我的手,说:
  “来吧,别管她了,我们游泳吧!”
  我们又重新游了起来,在水中又是追逐,又是嬉笑,玩得好不开心。游累了,我就躺在沙滩上的遮阳伞底下,他坐在我的身边,静静的看着我,用手指在我的皮肤上轻轻的划着,我张开眼睛来,我们深深的注视,痴痴迷迷的相对而笑。
  沙滩上突然有一阵骚动,我们看到人群向同一个方向跑去,我坐起身来,问:“出了什么事?”然后,我看到三剑客从水中走上沙滩来,周围簇拥着一大堆人,小俞手里抱着一团红色。我直跳了起来,喘着气喊:
  “是何飞飞!”柯梦南也跳了起来,我们向那边飞跑而去,一大群人围在那儿,我抓住了彤云,问:
  “怎么了?怎么了?”“我也刚跑来,是何飞飞,不知道怎么了?”
  我钻进人堆里,何飞飞正躺在地下,小俞在搓揉着她的腿,她却好好的,只是蹙着眉,咧着嘴叫哎唷,我问:
  “什么事?怎么了?”“没什么,”小俞笑嘻嘻的说:“她淘气吗,腿又抽筋了!”
  “噢,何飞飞,”彤云用手拍着胸口说:“你真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来了条大鲨鱼,吃掉了你的一只脚呢!”
  “哎唷,哎唷,好难受,”何飞飞一个劲儿的叫着:“你们别站在那儿笑吗,帮我想想办法呀!”
  “去帐篷里躺躺吧,”小俞说:“抽筋没什么好办法,我看你少游一点吧,这次旅行对你来说真不顺利,一会儿眼睛出毛病,一会儿腿又出毛病。”
  “去帐篷吧,”怀冰说:“我的旅行袋里有松节油,擦一擦试试看。”“我们扶着何飞飞走进帐篷,”男孩子们看看没什么事,立即就散开了,我对柯梦南说:
  “我陪陪何飞飞,你去帮我们弄几瓶汽水来好不好?我口干了。”柯梦南走了。我钻进帐篷,人都散光了,只有怀冰在给何飞飞擦松节油,一面揉擦着她的腿,以增加血液的循环。我走过去说:“让我来吧,我游了一个上午,也要休息一下了。”
  “好,”怀冰把松节油和药棉递在我手里:“那就把她交给你吧!我还要去泡泡水。”
  我接过了松节油和药棉,坐在何飞飞身边,帮她揉擦了起来,怀冰钻出了帐篷,回过头来交代了一句:
  “何飞飞,多休息一下,别马上又去游泳,腿抽一次筋就很容易抽第二次,好了,我等会儿再来。”
  她走了,我搓着何飞飞的腿说:
  “你倒真会吓人,远看着小俞把你抱上岸来,我还以为你淹死了呢!”
  她突然长叹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说:
  “淹死倒也罢了!”我愣了愣,说:“这是怎么了?你这两天怎么一直怪里怪气的?”
  她猛的转过身子来面对着我,我从没有看过她这样的神情,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燃烧着炙热的火焰,脸色却苍白得像一张纸,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她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手指是冰冷而颤栗的,她喘着气,胸部剧烈的起伏着,口齿不清的说:“蓝采,你救救我,我真的要死掉了。”
  “这……这……这……”我大惊失色:“你怎么了?何飞飞?这是怎么回事?”她的手紧握住我的手腕,手指都陷进我的肌肉里,接着,她浑身都像发疟疾般颤抖起来。她的大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着我,微仰着头,她像个跋涉于沙漠之中的垂死者,在期待一口水喝那样,哀恳的说:
  “蓝采,你救救我吧,只有你能救我!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要死掉了。我宁可死掉!”
  “慢慢说,好不好?”我急急的说:“只要我能帮你的忙。”
  “我爱上了柯梦南。”“什么?”我惊呼。“你听到了吗?蓝采?”她用手掩住了脸,陡的大哭了起来:“我爱上了你的爱人!爱了好多年了!我为他要发疯要发狂,我用各种方法来逃避,我用一切嬉笑的面孔来掩饰自己,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已经无法自拔,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要为他死掉了!噢!蓝采!蓝采!蓝采!”
  我吓呆了,吓怔了,吓得无法说话了。她跪在地上,用手摇撼着我,神经质的哭喊着说:
  “你听到了吗?蓝采?我爱他!从他在碧潭唱歌的那一天起,我就为他发疯了!我没有办法忘记他,我用了各种方法,各种方法!但是我忘不掉他呀!我不能再对你掩饰了,蓝采,你不知道我对他的那种感情,那种狂热,”她大大的喘着气:“我要死了!蓝采!”她继续抓紧了我,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缩,嘴里喃喃的说着一些自己也不了解的话:
  “你吓住了我……何飞飞,你吓住了我……你……你……别开玩笑吧!”“开玩笑?我开玩笑?”她大叫了起来,脸色更加苍白了,她瞪着我的眼睛里喷着火,然后,她的牙齿紧咬住了嘴唇,她的头转向了一边,她咬得那么重,我看到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嘴唇上滴了下来。放开了我,她背转身子去,用一种我从没有听过的那么凄楚的声音说:“为什么我每次说出心中的话,别人都要当作我是开玩笑?”
  我缩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还没有从那份惊吓中苏醒过来,帐篷中有了一阵短时间的岑寂,然后,她重重的摔了一下头,把头发摔向脑后,她的嘴唇还在流血,她的眼睛里闪耀着一种狂热的光采,使她整个脸庞上都充满了某种疯狂的、野性的美丽。“毫无用处的,是吗?”她对我说,声音显得无力而柔弱。“你无法救我的,是吗?”
  我沉默了片刻,我的嘴唇干燥,喉咙枯涩。
  “何飞飞,”我困难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能怎样帮助你呢?何飞飞?你——你明白,爱情——
  并不是礼物,你——你懂吗?”
  她对我缓慢的点了点头。
  “我想,我懂,”她轻声的说:“我懂,我早就懂了,没有人能帮助我,没有!”她又咬住了嘴唇,旧的创口滴出了新的血,她转过身子,向帐篷外走。
  “你去哪儿?”我本能的追问。
  “去游泳,我的腿已经好了,海水可以冲掉一切,可以淹没一切!”她回过头来,对我凄凄楚楚的微笑,那微笑那么美,那么动人,那么孤苦,又那么无助,我一生都忘记不了那个微笑!“我去游泳,说不定海水可以浇灭我心头的火焰。忘记我对你说的话吧;我说了好多傻话,是不是?我真滑稽?是不是?”“何飞飞!”我叫。“再见!”她“唿”的一声,掀开帐篷的门,冲出去了。我也追到帐篷外面,这才看到,柯梦南抱着好几瓶汽水,像一根木桩般挺立在那儿,他一定听到了我和何飞飞的全部对白,他的脸色已经表明一切了。蓦然看到他,何飞飞也大吃了一惊,但是,她并没有迟疑一秒钟,就对着大海跑过去了。柯梦南大喊了一声:
  “何飞飞!”接着,他的手一松,汽水瓶全体跌落在地下,汽水涌了出来,在沙子上冒着泡泡。他没有顾虑汽水,放开脚,他对着何飞飞追了过去,一面不停的喊着:
  “何飞飞!何飞飞!何飞飞!”
  一种锋利的、异样的感觉,尖锐的刺痛了我,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严厉的喊:“柯梦南!站住!”他站住了,茫然的回过头来,瞪视着我。
  “你要做什么?”我问。
  “我——我——”他错愕的说:“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追她?”我问,喉咙更干了。“你听到她对我说的话了?”他点点头。“追到她以后,你要对她说什么?”我问,那尖锐的刺痛越来越厉害。“我——我不知道。”他显得困惑而迷茫。“我只觉得应该去追她。”我心里像烧着一盆火,有两股发热而潮湿的东西冲进我的眼眶里了,我望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个使多少女孩子魂牵梦萦的男人!我是个幸运者,不是吗?
  “我为什么会和你恋爱?为什么?”我啜泣着说:“我背着多大的重负!先有彤云,又有水孩儿,现在又是何飞飞,我——我为什么要爱上你?”
  “哦,蓝采,”他的声音显得轻飘飘的。“你别哭,蓝采。”
  我真的哭了起来,因为那声音,那声音突然对我显得陌生了起来。某种直觉告诉我,何飞飞要得到他了。他不再是我的柯梦南了,他虽然站在我的身边,但是他的心已经不在这儿了。“别哭,别哭,蓝采!”他重复的说着,他的手拍抚着我的肩,但是,他的眼睛正搜索着海面。
  “你爱上她了。”我说。
  “别傻!蓝采!”“说不定你早就爱上她了,而你自己不知道。”
  “别说傻话吧!蓝采!”他有些烦躁的跺了一下脚:“我应该追她去!”“是的,你应该!”我尖刻的说:“去吧!你去吧!”
  “蓝采!”他停了下来,用手捧住我的脸,他深深的注视我,然后,他叹息了一声。“好吧,蓝采,我那儿都不去,陪你在这儿坐坐,好不好?”他拉着我坐在帐篷的阴影里。“别哭了,好吗?擦擦眼泪吧,好吗?最起码,这并不是我的过失,是不是?”我擦干了眼泪,我们坐在那儿,有好半天都没有说话,我心中有种模糊的恐惧,悄悄的注视着他,我觉得他跟我之间的距离越变越远了。他的手无意识的掬着沙子,他的眼睛仍然迷茫的投向海面。我们不知道这样坐了多久,然后,我听到三剑客在大声呼叫,我听到许许多多的人声,看到所有的人群在往海边跑,我本能的站起身来,但是,我的腿在发抖,这种颤抖又立即由我的腿蔓延到我的四肢,我想跑出去,却无法移动我的脚,我看到柯梦南抓住了飞跑过来的无事忙。
  “出了什么事?”是柯梦南紧张的声音。“何飞飞,她的腿又抽筋了,我们来不及救她!我要找一点酒精!”“她怎样了?”柯梦南大声吼叫着问。
  “在那边沙滩上,救生员和三剑客在给她施人工呼吸!”
  柯梦南拉着我向那边奔过去,我跌倒,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就这样跌跌冲冲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跑到海边的。一大群人包围在那儿,却是死一般的寂静,我听到柯梦南在尖声的问:“她怎样?”“死了!”不知是谁的回答。
  我听到一声可怕的尖叫,划破了寂静的空气,冲破了汹涌的潮声,最后,才知道那声音竟发自我的口中。我用手蒙住了脸,狂叫着说:“不!不!不!不!不!不要!不要!不要!……”
  有人扶住了我,我的头左右转侧着,不停的,疯狂的哭喊着说:“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何飞飞,求你,求你,求你!……”接着,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