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萍浮

门人问曰:“闻汉末之世, 灵献之时, 品藻乖滥, 英逸穷滞, 饕餮得志,
名不准实, 贾不本物, 以其通者为贤, 寒者为愚。 其故何哉? ”

抱朴子答曰:“夫雷霆车訇磕, 而或不闻焉;七曜经天, 而或不见焉。
岂唯形器有聋瞽哉! 心神所蔽, 亦又如之。 是以闻格言而不识者,
非无耳也;见英异而不知者, 非无目也;由乎聪不经妙, 而明不逮奇也。
夫智大量远者, 盘桓以山峙;器小志近者, 蓬飞而萍浮。 夫唯山峙,
故莫之能动焉;夫唯萍浮, 故流而不滞焉。

方之货也, 则缄连以待贾者, 唯至珍而难售;鸣鼓以徇之者, 虽凡蔽而易尽。
比之材也, 则结根於嵩岱者, 虽竦盖千仞, 垂荫万亩,
而莫之知也;插株途要者, 虽钩曲戾细而速朽, 而犹见用也。
故庙堂有枯杨之瑚簋, 穷谷多不伐之梓橡也。

是以窃华名者, 蝼蜥腾於云霄;失实贾者, 翠虬沦乎九泉。
於是斥鷃凌风以高奋, 灵凤卷翮以幽戢, 铅锋充太阿之宝,
犬羊佻虎狼之资矣。 夫佞者鼓珍赂为劲羽, 则无高而不到矣;乘朋党为舟楫,
则无远而不济矣。

持之以夙兴侧立, 加之以先意承指, 其利口谀辞也似辩, 其道听途说也似学,
其心险貌柔也似仁, 其行污言洁也似廉, 其好说人短也似忠,
其不知忌讳也似直, 故多通焉。 且亦奉望我者, 欲我益之, 不求我者,
我不能爱, 自然之理也。

金沙城中心娱乐网站,“夫贤常少而愚常多, 多则比周而匿瑕, 少则孤弱而无援,
佞人相汲引而柴正路, 俊哲处下位而不见知, 拔茅之义圯, 而负乘之群兴,
亢龙高坠, 泣血涟如。 故子西逐大圣之仲尼, 臧仓毁命世之孟轲。
二生不免斯患, 降兹亦何足言! 斯祸盖与开辟并生, 苦之匪唯一世也。
历览振古, 多同此疾。

至於驽蹇矫首於王周辇, 駥骥委牧乎林坰, 彼己尸禄, 邦国殄瘁, 下凌上替,
实此之由。 或虫流而莫敛, 或逆窜於申亥, 或擢筋於庙梁, 或绝命於望夷,
盖所拔之非真, 而忠能之不用也。

“故明君勤於招贤, 而汲汲於擢奇, 导达凝滞, 而严防壅蔽。 才诚足委,
不拘於屠钓;言审可施, 抽之於戎戍。 或举於牛口之下,
而加之於群僚之上;或拔於桎梏之中, 而任以社稷之重。 故能勋业隆济,
拓境服远, 取威定功, 垂统长世也。

“夫直绳者, 枉木之所憎也;清公者, 奸慝之所雠也。 人主不能运玄鉴以索隐,
而必须当途之所举。 然每观前代专权之徒, 率其所举皆在乎附己者也,
所荐者先乎利己者也。 毁所畏而进所爱, 所畏则至公者也, 所爱则同私者也。
至公用则奸党破, 众私立则主威夺矣;奸党破则升泰之所由也,
主威夺则危亡之端渐矣。 毁所畏则恐辞之不痛, 虽刖劓之, 犹未弇意焉,
故必除之而後快也;彼进所爱则苦谈之不美, 虽位超之, 犹未逞心焉,
故必危彼以安此也。 是故抱枉而死, 无愆而黜者, 有自来矣。

“所以体道合真, 嶷然特立, 才远量逸, 怀霜履冰, 思绵天地, 器兼元凯,
执经衡门, 渊渟岳立。 宁洁身以守滞, 耻胁肩以苟合。 乐饥陋巷,
以励高尚之节;藏器全真, 以待天年之尽。 非时不出, 非礼不动。 结褐嚼蔬,
而不悒悒也;黄发终否, 而不悢悢也。 安肯蹙太山之峻,
以适凿枘之中;敛垂天之羽, 为戒旦之役? 编於仕类, 而抑郁庸儿之下。
舍鸾凤之林, 适枳棘之薮, 竞腐鼠於踞鸱, 而枉尺以直寻哉!

“且大贤之状也至拙, 其为味也甚淡, 萧然自足, 泊尔无知,
知之者稀而不戚, 时不能用而不闷。 虽并日无藜藿之糁,
不以易不义之太牢也;虽缊袍无卒岁之服, 不肯乐无道之狐白也。
独可散发高枕, 守其所有已, 绝不曲躬低眉, 求其所未须也。

德薄位厚, 弗交也;名与实违, 弗亲也;荣华驰逐, 弗务也;豪侠奸权,
弗接也;俗说细辨, 不答也;胁肩所赴, 弗随也。 貌愚而志远, 面垢而行洁。
确乎若嵩岱, 铨衡所不能测也;浩乎若沧海, 斗斛所不能校也。 峻其重仞之高,
隐其百官之富。 观彼佻窃, 若草莽也。 邈世之操,
眇焉冠秋云之表;遗俗之神, 缅焉栖九玄之端。 虽穷贱,
而不可胁以威;虽危苦, 而不可动以利。

“其所业尚, 可闻而不可尽也;其所执守, 可见而不可论也。 故疾之者,
齐声而侧目;爱之者, 寡弱而无益。 亦犹撮壤不能填决河, 升水不能殄原火。
於是鼖鼓戢雷霆之音, 鞉鞞恣喋鼛之响。 芳蕙芟夷, 臭鲍佩御。
玄鬯倾弃而不羞, 醨酪专灌於圆丘。 汗血驱放而垂耳, 跛蹇驰骋於銮轩。
此古人之所以怀沙负石, 赴流鱼葬, 而不堪与之同世也。 已矣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 悲夫威尼斯官网 ,!

“然捐玄黎於洿泞, 非夜光之不真也, 由莫识焉;投彤卢而不弯,
非繁弱之不劲也, 坐莫赏焉。 故琼瑶俟荆和而显连城之价,
乌号须逢门而著陷坚之功, 飞菟待子豫而飚腾, 俊民值知己而宣力。
若夫美玉不出重岫, 良弓不凿百札, 骥騄不服朱轩, 命世不履爵势,
则孰知其能摅符彩之耀晔, 顿云禽於千仞, 骋逸迹以追风, 康庶绩於百揆乎?

夫其不遇, 亦得不杂糅於瓦石, 钧贱於朽木, 列镳於下乘, 等望於凡琐哉!
嗟乎! 弓广棘矢而望高手於渠广, 策疲驽而求继轨於周穆,
放斧斤而欲双巧於班墨, 忽良才而欲彝伦之攸叙, 不亦难乎? 名实虽漏於一世,
德音可邀乎将来。 乐天知命, 何虑何忧? 安时处顺, 何怨何忧哉!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