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内侍客用正按着小皇上的脑袋

牐犝庑┦保尽管京城官场里头,为胡椒苏木折俸的事斗得驴嘶马喘,各方人物都铆足了劲儿蓄势待发。可是大内紫禁城中,依旧平静如常。小皇上每日上午,在母亲李太后等人陪同下听冯保念各府州县衙门呈上的条陈奏折,下午温书习字。这天上午辰时刚过,冯保反剪着手一步一摇地走进了乾清宫院门,遥遥看见宫前长廊上,小内侍客用正按着小皇上的脑袋,踮着脚瞧他的耳朵,孙海则嘻嘻笑着站在一旁凑热闹。冯保觉得这两个小内侍太放肆,顿时人脸放下去,狗脸捡起来,快步奔过去,断喝一声:

牐牎按蟮ǎ 

牐犃礁鲂∧谑桃欢哙拢扭头一看是冯保,客用赶紧松了手,与孙海退到一边,勾头垂手,身子已是筛糠一般。这两个小大人虽贵为皇上身边的侍应,但见了冯保,依然如同老鼠见了猫。由于这一声断喝太突然,不但孙海与客用吓得灵魂出壳,就是小皇上朱翊钧也吓得脊背上直透凉气,不由得惊恐地喊了一声:

牐牎按蟀椋 

牐牱氡8辖舫朱翊钧打了一拱,歉意地说:“皇上,老奴吓着你了。”接着又转向两位小内侍,恶狠狠骂道,“你们两个小畜生,好不晓事,万岁爷的头,是你们摸得的?”

牐牎俺呈裁囱剑俊

牐牶鋈灰桓雠人的声音插进来问,众人抬头一看,却是李太后从乾清宫中走了出来。

牐牎疤后,”冯保忙趋前行礼,说道,“奴才方才进来,见这两个小畜生按着万岁爷的头,便跑过来训斥。”

牐犂钐后“啊”了一声,便款款地走了过来。

牐牱氡S殖两个小内侍喝道:“还不快跪下!”

牐犓锖:涂陀媚母铱陨,一刷儿跪了。

牐犠呓前来的李贵妃,睨着两个小内侍,问道:“你们两个小奴才,为何要按万岁爷的头?”

牐牎笆牵是……”

牐牽陀糜锊怀删洌勾着的头又不敢抬起来。瞧他面如土色,朱翊钧看不过眼,忙站出来说话:

牐牎澳负螅这不怪他们。”

牐牎拔何?”李太后问。

牐犞祚淳答:“是咱的耳朵痒,好像飞了只虫子进去,咱就让客用看看。”

牐牎巴蛩暌,老奴又要斗胆纠正您了,”冯保眯眼儿笑道,“在奴才面前,您不能称咱,要威威严严的,称朕!朕,这才是您的自称。”

牐犂钐后微微颔首:“钧儿,你大伴说得对,你可记住了?”

牐牎凹亲×耍母后,”朱翊钧瞧着跪在地上的两个贴身内侍,又说道,“朕让客用看看,朕的耳朵里钻进虫子没。”

牐牎鞍。是这样。”李太后表情释然。

牐牸李太后有原谅的意思,冯保赶紧奏道:“万岁爷,您的耳朵痒,可以坐下来,让客用跪在凳子上给您瞧,哪能这样站在走廊上,任一个小奴才来扳弄,您是万乘之尊哪!”

牐牼冯保这么一点拨,李太后豁然醒悟,喃喃说道:“是啊,这里头有规矩。”

牐牎肮婢卮笞拍模 狈氡R涣尘肃,藏着玄而又玄的神气,说道,“奴才刚入宫时,就听宫内老人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孝宗万岁爷在御时,好微服私访,为的是洞察人心的向背。有一天夜里,投宿在一间荒村野店里,枕着块石头,睡在草席上。半夜里,有两个人在说话,一个在院子里,一个在隔壁屋中,孝宗万岁爷支着耳朵,听他们说些什么。只听得院子里那个人对屋中人说,‘今夜,皇上老儿又出来了,咱看星象,当在民间中,头上枕着石头,睡在草席上。’屋中人笑道,‘你没看错吧?’孝宗万岁爷听了觉得稀奇,便头脚易位颠倒来睡。不一会儿,听得屋中人也来到院子里头,看了一会天,说道,‘你老兄果然错了,皇上老儿哪是头枕石头,明明是脚踹着一块石头嘛。’孝宗万岁爷听了,不觉浑身冒汗。第二天回宫,命人前去访求那两个人,竟始终找不到。由此孝宗万岁爷深信,身为九五至尊的人主之极,一举一动,都有神灵窥伺。哪怕细微末节的小事,也丝毫马虎不得。须知万岁爷一句话就是圣旨,一个举动就是万世楷模。今日里,让客用这个奴才按着万岁爷的头,设若民间的高人看了星象,说不定就是天狗吃日头的大事。”

牐牰朵痒了请人看一看,这在老百姓里头,原是极平常的一件小事,可是经过冯保搬经弄典这么一摆乎,竟成了不可饶恕的欺君之罪。李太后顿时没了主意,问道:“依冯公公看,这两个小奴才该治罪?”

牐牎罢是。”冯保觑了一眼李太后,答道,“若按皇上的家法,客用小畜生怎么讨便宜,也得斫一只手,但今天的事既是万岁爷叫的,惩罚就轻一点,让这两个小畜生跪在院子里的砖地上,晒一上午太阳。”

牐牎叭胀防隙镜模晒晕了么办?”朱翊钧瞧了瞧砖地上白晃晃的阳光,担心地问。

牐牱氡A⒓椿卮穑骸巴蛩暌,天底下生杀予夺大权,都在你手上,一味地慈悲,怎好当皇帝!”“冯公公说得对,就这么办了,走,万岁爷,咱们去东阁。”

牐犂钐后一锤定音,说罢牵着朱翊钧的手,在两名宫女的引导下,挪步向东阁走去,冯保紧随其后。

牐牬耸钡亩阁,早已被值事太监擦拭得窗明几净,镶嵌了几十颗祖母绿的鎏金宣德炉里,也燃起了特制的檀香,异香满室,闻者精神一爽。而在小皇上的御座与李太后落坐的绣椅之间,有一个小巧玲珑的单盆花架,上面放了一个翠青六孔莲瓣花插,那本是南宋龙泉窑的旧物。花插上插了六支猩红欲滴的玫瑰,也分外夺人眼目。主仆坐定,李太后瞄了瞄小皇上几案前先已放好的十几份奏折,问冯保:“冯公公,奏折还未拆封?”

牐牥垂婢兀所有呈给皇上的奏折,先都集中到通政司,再由该衙门转呈大内。奏折寄呈时就已封套缄口,通政司收到后再加盖火印关防。只有呈至御前,皇上下旨才能开拆,此前任何人不得与闻。新皇上登极之初,冯保就把这规矩说给李太后母子听了。这些时来,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今日李太后突然问这么一句,看似无心却是有意,冯保觉得这是李太后故意试探他是否对小皇上竭尽忠恳,便恭谨答道:“没有皇上的旨意,奴才岂敢拆封。”

牐牎鞍。 崩钐后嘴角微微一翘,微微笑道,“那就拆吧,你说呢,钧儿?”

牐牎安稹!

牐犞祚淳的嘴中硬绷绷吐出一个字,他的心思还在那两个罚跪的内侍上头。

牐牱氡G魃砩锨埃把那些奏折逐一拆开并看了一遍题目,李太后问:

金沙城中心娱乐网站 ,牐牎坝形藿粢的?”

牐牱氡4穑骸坝腥封折子,皇上和太后想必愿意听听。”

牐牎澳睦锍世吹模俊

牐牎耙环馐呛幽细新郑县令呈上的密札,备细禀报高拱回籍这两个月的举止动静。”

牐牨纠淬祭恋刈在锦缎绣椅上的李太后,一听这话迅速坐正了身子,急切地问:

牐牎罢饩罄贤纷樱回家后可老实?”

牐牱氡C凶叛郏把那密札读了一遍,大致陈述高拱回籍之后,足不出户,闭门谢客,连当地缙绅前往拜望,也一概谢绝。他刚读完,李太后就微蹙着秀眉问:

牐牎罢飧鱿亓畹幕翱煽柯穑俊

牐牎按笾驴煽浚”冯保觑了一眼李太后,讨好地说,“上次太后嘱咐奴才,要把高拱盯紧一点,奴才就派人去了一趟新郑,传谕县令,高拱回籍闲居,地方官要把他看管紧一点,有关高拱的言行举止,须得定期写密札向皇上奏报。为了万无一失,除了县令那边,奴才还另外派了人监视。”

牐牎扒榭鋈绾危俊

牐牎俺先缦亓钏奏,高拱表面上的确足不出户,但他总还有个传声筒在外活动。”

牐牎八?”

牐牎八的管家高福。”

牐牎鞍。可有越轨之举?”

牐牎罢飧吒T绫桓吖暗鹘坛隼矗滑得像条泥鳅。他三天两头离开高家庄,一忽儿到庙里烧香,一忽儿到县城采东购西,看起来忙的都是高家的杂务,其实,他还是见了不少的人。前两天,有高福会见过的两个人跑到了京城,还在庙右街的薰风阁酒楼上,会见了魏学曾和王希烈两个。”

牐牎罢獠皇歉吖暗暮吖二将吗?”

牐牎罢是,因此奴才捉摸着,这里头兴许有阴谋。”

牐牎澳橇礁鋈耸歉缮兜模俊

牐牎敖湖玩杂耍的,是爷儿俩,爹叫胡狲,儿叫胡狲子。”

牐牎白プ×耍俊

牐牎罢饬郊一镂湟崭咔浚抓着又跑了。”李太后秀眉一挑,埋怨道:“这办的是啥事!”

牐牱氡8辖艄鱿碌首樱伏在地上连连自责:“奴才该死,是奴才办事不力。”

牐牽醋欧氡R桓本恐的样子,李太后摇头叹了一口气,吩咐冯保坐起来回话,问道:

牐牎胺牍公,你上次说唐朝有个姓李的,住在衡山上,却把握着京城的朝政,这个人叫什么?”“回太后,叫李泌。”

牐牎昂笕顺扑为山中宰相,是不是?”

牐牎笆堑摹!

牐犂钐后突然从花插上拔出一支玫瑰,一折两断扔在地上,恶狠狠地说:“在咱万历皇帝当政的时候,绝不允许出现一个山中宰相。钧儿,你说呢?”

牐犞祚淳仔细听了这一番谈话,一想到高拱胡须戟张,目光严厉的黑煞星样子,就不免心悸,因此答道:“母后说得对,大伴,那两个人你务必抓住。”

牐牎笆牵奴才遵旨。”冯保欠身回答,又道,“山中宰相,之所以能呼风唤雨,是因为在朝中党羽众多,若一举剪除,则可永保无虞。”

牐犂钐后频频点头,沉吟道:“高胡子自恃先帝信任,总揽朝政几年来,培植了大量党羽,这可是最大的心头之患啊。”

牐牱氡2煅怨凵,适时答道:“张先生提出京察,昨儿皇上例朝时宣读的《戒谕群臣疏》,可谓是清除高拱死党的绝妙良策。”

牐犂钐后一笑莞尔,她的眼前闪过一个衣饰整洁五官端正进退有度的大臣形象,心里头又难免浮起一片躁动,但她很快克制住并收敛了笑意,问冯保:“另外两份要紧的折子,是哪里呈来的?”

牐牎耙环馐呛广道御史黄立阶呈上的,向皇上推荐已经回籍闲居四年的海瑞,说他是朝野闻名的清官,希望朝廷能够重新启用他。”

牐犂钐后问:“这个海瑞,是不是当年抬着棺材向嘉靖皇帝上疏的那个人?”

牐牎罢是,他上疏指责嘉靖皇帝宠信方士迷恋丹药,懈怠朝政,嘉靖皇帝雷霆大怒,把他打入了死牢。”

牐牎跋鹊墼诘氖焙颍不是放了他么。”

牐牎安坏放了,还给他官升两级,当了苏州知府。”

牐牎霸趺从只丶了?”

牐牎疤说这位海大人过于孤介,人品虽好,却不会当官,同僚与当地缙绅对他颇有怨词。”

牐牎鞍。钧儿,你说这折子该如何处置?”李太后问。

牐牎胺⒛诟笃蹦狻!敝祚淳答。

牐牱氡S帜闷鸬谌份奏折,晃了晃说:“这是殷正茂从广西庆远剿匪前线寄来的。”

牐牎耙笳茂,他抓到贼首没有?”李太后淡淡地问。

牐牎懊挥校但他已把叛贼围在深山了。”

牐牱氡=幼庞职涯钦圩佣亮艘槐椤5碧到“臣旬日前已将总督行辕移至荔波县城。叛首黄朝猛、韦银豹已被合围于水山中。目下臣正部署军事,设计出奇制胜之良策,以期冬至之前捣毁匪巢,擒获叛首,使西南妖氛清净。为万历顺世之展开,略献臣之芹心……”这一段话,

牐犂钐后满意地“嗯”了一声,问道:“高拱多拨给他二十万两银子,到底是花了还是没花,怎么不见他的奏词?”

牐牎笆前。”冯保随话搭话,“若是有这二十万两银子支撑危局,张先生也不会如此被动。”

牐牎罢畔壬为何被动?”

牐牎盎共皇俏胡椒苏木折俸的事!”

牐牱氡G擅畹匕鸦疤庖到这上头,原也是煞费苦心的。章大郎失手打死王崧后,张居正只是写了个条陈告知皇上,之后再没有任何折子呈进。这件事究竟影响多大,牵涉面有多广,李太妃和皇上并不知晓,因此也就没有对这件事进行查询与深究,甚至连章大郎何许人也不甚清楚。对这件事,冯保本可作壁上观。但因邱得用三天两头就跑过来求他,冯保也觉得心里头总搁着什么。他原以为张居正会就这件事来找他,探探李太后有何口风。谁知等了十几天,也不曾得到张居正的只言片语。害得这位大内主管,挖着脑壳在想张居正究竟是何心思,有何招数。他这个人的禀性,本像是药铺的甘草,一时作冷,一时作热。日子过得风平浪静,他就感到无聊。思来想去,他决定择机向李太后及小皇上“吐点实情”,既不伤害张居正,又要让这位首辅喝上那么一点点辣汤。

牐犎此道钐后听了冯保的话后,心里头一惊,立即问道:“胡椒苏木折俸,京官们反应很大么?”冯保答:“可谓是一片怨言。”

牐牎八敌┦裁矗俊

牐牎坝械乃嫡馐钦啪诱怀私罔上,借此离间君臣情义。有的说不是太仓银告罄,而是国库陈年积压杂物太多,张居正实物折俸,是酷臣寡义之举。这事儿,在两京各大衙门里,已被吵得沸沸扬扬。”

牐牎罢饷创蟮氖虑椋张先生为何不向皇上禀报,而且,也不见两京官员的奏折。”

牐牎罢攀赘没有禀报,依奴才看,也不是故意隐瞒。”冯保说着咽了一口口水,眼巴巴望着神色严峻的李太后,见李太后抬抬手示意他说下去,便继续说道,“张先生同高胡子不一样,对太后与皇上竭尽忠恳,这一点不用置疑。这么大的事情他之所以不禀奏,据奴才猜度,是因为张先生认为这不是大事。”

牐犂钐后突然提高嗓门说道:“这还不算大事,那究竟什么是大事?”

牐牎霸谡畔壬看来,京察才是大事。”

牐牎鞍。俊崩钐后一愣,停了一会儿,才又蹙着眉头说,“张先生人品好,有能力,大小事情可以放手让他去做。但遇上大事,总不能让咱母子俩蒙在鼓里。”

牐犔话听音,冯保已听出李太后的话风中藏有某种担心,心中得意的同时,又感到不能再挑唆下去,于是又改口说道:

牐牎捌涫担张先生不及时禀报,还另有隐情。”

牐牎笆锹穑俊弊累了的李太后,示意一旁侍候的宫女帮她捶捶背,捏捏腰,问道,“有何隐情?”“就为那个被刑部拘捕的章大郎。”

牐牎罢麓罄桑章大郎是谁?”李太后问。

牐犚恢本蔡对话的朱翊钧,这时插话说道:“就是张先生上次的揭帖中,讲到的失手打死储济仓大使王崧的那个人。”

牐牎熬儿好记性,看看,娘倒忘记了。”李太后朝儿子笑了笑,又问冯保,“这个章大郎,不就是北镇抚司的一名官员么,张先生为何在乎他?”

牐牱氡8沼开口,突然发现小皇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他感到那眼神里藏了一种过去未曾发现的东西,不免心头一惊,答话时就分外谨慎:

牐牎疤后与皇上有所不知,这个章大郎是邱公公的外甥。”

牐牎扒窆公,你说是邱得用?”

牐犂钐后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小皇上也霍地挺直了身子,东阁里顿时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这种反应在冯保预料之中,他继续作戏,连连叹气道:“唉,千想万想都不会想到,邱公公会摊上这么个不争气的外甥。这些时,邱公公心都怄肿了。”

牐牎翱墒牵邱公公却一直不曾提起过。”李太后喃喃说道。

牐牎敖枋个豹子胆给他,他也不敢提呀,”冯保振振有词,“邱公公服侍太后多年,太后也觉得邱公公是难得的好奴才,如今升任乾清宫管事牌子才一个多月,就出了这等丑事。他那一张脸,往哪儿搁呀。”

牐牎罢獾挂彩恰…”

牐犂钐后说了个半截子话就打住了,冯保听不出下文来,又道:“处理胡椒苏木折俸的风波,章大郎是关键。”

牐牎八邓悼础!崩钐后道。

牐牱氡=幼潘担骸八凳祷埃两京各大衙门的官员,之所以敢有怨言,就看着章大郎受不着惩罚,如果把章大郎明正典刑,官员们便都会像秋后的知了,一下子全哑了。”

牐牎澳钦畔壬为何不这样做呢?”朱翊钧问。

牐牎巴妒蠹善靼。 狈氡E才采碜樱从窗棂里射进来的阳光,正好迷着他的眼睛,他用手揉揉眼皮子,才又说道,“张先生是有心人,他上次呈上的揭帖,说章大郎是失误致死人命,就这一个‘误’字,就说明他有保全章大郎性命之意。”

牐牎熬烤故遣皇俏笊四兀俊崩钐后追问。

牐牎罢飧觥…这个,老奴也说不清楚。”

牐牎罢飧稣畔壬,胸中倒藏得住千山万水,”停了半晌,李太后才缓缓说道,“钧儿,你要好好跟着张先生学一学。”

牐犞祚淳瞥了一眼地上被折成两截的玫瑰花枝,又伸手理了理摆在面前几案上的那些奏折,答道:“母后,儿正有事要请教张先生。”

牐牎澳牵你就传旨接见他。”

牐牎澳呢,母后,您陪儿一同接见。”朱翊钧说此话时,几乎是在撒娇。

牐牎罢狻…好吗?”

牐犂钐后侧身望了望南墙一垂到地的丝幔,端庄秀丽的面颊上,忽然泛起了好看的红潮。

牐牳展未时,张居正走进会极门,沿着东边甬道穿过会极中极建极三大殿。节令虽已过了处暑,可是大日头底下依然暑气蒸人。所以,张居正走完甬道来到云台门口时,额头上已是渗了

牐犚徊阆杆榈暮怪椤3盟揩汗时,领路的牙牌太监低声说道:

牐牎扒胝畔壬稍稍留步,奴才先进去禀告一声。”

牐牴苁屡谱痈战去,须臾间就有一个银铃样的声音传出来,这是小皇上朱翊钧亲口说话:

牐牎扒胝畔壬进来。”

牐犝啪诱先习惯地整了整官袍,抚了抚本来就很熨贴的长须,然后才提起袍角抬脚进门。一进屋子,他就发觉李太后与冯保都在里头。三人所坐位置与上次会见时大略相同。他立即跪下行君臣之礼,朗声说道:

牐牎俺颊啪诱叩见皇上,叩见李太后。”

牐犘』噬洗穑骸跋壬请起,坐下说话。”

牐犚幻小内侍给张居正搬来了凳子,张居正刚坐定,朱翊钧就开口说话了:“朕要见先生,是有事要请教。”

牐犝啪诱答:“臣不敢当请教二字,皇上有何事垂询,请明示。”

牐犞祚淳看看冯保,冯保指指袖子,朱翊钧会意,便从袖口里掏出几张小字条,那都是他今日要请教的问题。这是冯保给他出的主意,怕他小孩子临时紧张,把要问的问题丢三落四给忘了,故先都在纸条上一一写好。朱翊钧把手上的几张纸条翻了翻,捡起一张来问:

牐牎扒胛收畔壬,通政司每日送来很多奏本要朕审阅,这些公文事体浩繁,形式各异,应该怎样区别对待?”

牐犚惶这问题,张居正心里头一阵高兴,小皇帝已经有心练习政事,熟悉掌故了,这实在是一件好事。便应声答道:

牐牎盎噬纤问之事,乃宫府间移文方式,冯公公在司礼监多年,是再也熟悉不过了。”

牐犝啪诱的话意是要小皇上就近请教冯公公,这是在表示友好。冯保一听就明,两眼一眯笑着答道:“老奴虽在司礼监呆了多年,办的却都是具体事情。哪道折子该怎么批,外头有内阁的票拟,上头有皇上的旨意,司礼监只是看样批ǎ都是些省心事。昨日皇上问起,奴才也说不全,只记起上次张先生回答‘龙生九子’之事,平常处就见先生的学问深厚,便建议皇上亲自请教先生。”说罢一缩脖子一挤眼,越发像个没骨头的面团。

牐牨绕鹗几天前的第一次会见,朱翊钧胆子壮得多了,接着冯保的话头,朱翊钧说道:“方才朕提的问题,还请先生快快回答。”

牐犝啪诱一直正襟肃坐,此时“嗯”了一声,略一思忖,答道:“皇上在各类章奏上的批复或者御制文章,虽总称圣旨,但因体裁不同,大略可分十类:一曰诏、二曰诰、三曰制、四曰、五曰册文、六曰谕、七曰书、八曰符、九曰令、十曰檄……至于政府各衙门所上奏本,体制亦分十类:一曰题、二曰奏启、三曰表笺、四曰讲章、五曰书状、六曰文册、七曰揭帖、八曰会议、九曰露布、十曰译……”

牐牻酉吕矗张居正就自上而下以及自下而上的各十种文体作了详细的介绍说明,每种文体的法式、对象及作用都引经据典由浅及深剖析明白,朱翊钧听得很认真,没有听懂或心存疑惑之处便及时提问,这样言来语往,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个时辰。两人话头刚落,冯保连忙插进来说:

牐牎巴蛩暌,该歇会儿了。”

牐牎鞍。是的,先生累了。”朱翊钧望了望透过西窗白色的柔幔照射到缠龙楹柱上的阳光,看看李太后,又朝张居正歉意地一笑,生涩地吩咐道,“看茶。”

牐犃⒖叹陀屑肝恍∧谑烫Я怂淖啦璧闵侠矗君臣四人一人一桌。张居正面前的小桌上,摆了三五种饮品和十几种茶点,他只喝了一小碗冰镇银耳汤,吃了一小块点心,便漱了口。

牐牼驮谡啪诱慢慢品尝茶点的时候,细心的李贵妃一直从旁暗暗观察,她发现张居正特别细心,吃的时候,一只手始终按着下巴上的三络长须,这是为防止沾上碎屑。而且,他咀嚼时也不发出任何声响,只是慢吞细咽,一派斯文。这样一些细节,难免让她联想到自己的夫君,已经冥驾的隆庆皇帝,每次用膳,胡须上都难免沾上食物的碎末和汤水,而且碰上合口胃的饭菜,吃起来声音很大,样子难看。两相比较,她更欣赏张居正的温文尔雅。凭女人的直觉,她感到这种男人做任何事都会三思而行,见张居正不吃了,她便劝道:

牐牎跋壬多吃些。”

牐牎靶惶后,臣用好了。”

牐犂钐后指了指自己食桌上的一碟点心说:“这是先帝在世时最喜欢吃的蜜制罗汉果,张先生不妨品尝几颗。”

牐犝啪诱点点头,伸手拿起一颗,正欲送进嘴中,忽然又放回到碟子里。

牐牎霸趺戳耍俊崩钐后问。

牐犝啪诱长叹一声,说道:“先帝与下臣,有千古不移的君臣之谊。他既龙驾大行,吃不成他平生最爱吃的罗汉果,下臣又哪里吞咽得下。”

牐犝啪诱说着就喉头发哽,敛眉唏嘘。李太后大为感动,晶莹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她假装阳光炫迷了眼睛,拿出丝绢拭了拭,指着食桌,对候在门口的太监说:

牐牎俺废拢